首页 短篇

想靠近你却不能

第三十二章 听着歌一起泪流满面(下)

想靠近你却不能 刘非 3096 2010-12-02 18:51:20

    距原华她爸开庭的日子只有两天了。我也整整卖了一个星期的糖葫芦,可是她始终没有出现,我还是一如既往的在那里等待,比守株待免那丫还傻B。总希望奇迹出现的那一刹那。

  兄弟,这几天怎么样?

  就那德性呗!我发现你这里不错啊!

  还行,还行。

  兄弟前几天和你在一起那个女的不错,是本地吧?

  我笑了笑说道;我没有那福气,只是一朋友罢了。

  他一边烤串一边说;我觉得那女的对你有意思。身材也不错,要前有前,要后有后。那像我家这个跟一水桶似的。

  他老婆一听便火,理直气壮的说;你也不看看你那副德性,不是老娘心软,你现在还是光棍一条呢!我说你们这些男人,外表真的那么重要吗?脸蛋和身材真有那么大吸引力?说实话脱了衣服还不一样嘛,你们也就是最原始的那点冲动,事后还不是一样。

  嫂子你说的很对,其实人往往都是被眼睛给欺骗了。这也是所有男人的一个通病,谁不喜欢漂亮的女人,带出去也风光。可是谁又有那个能力保证她们不会变心呢?唯有一点是不会变的那就是虚荣!

  兄弟,没看的出来,你还不是一俗人。人就那么一回事,平常心就好。知足便可!

  是啊。如果人人都像你那样的话,这个社会不会是现要这个样子,一切向前钱看!

  兄弟,你那里不忙,过来搭把手,现在忙不过来。

  行,我心想;我卖不是糖葫芦,而是寂寞。

  的确,他说的不错,人很多,也许是双休日的原因吧。有的是清一色的男人,也有是以情侣出现的,还有纯一色的女人。这个世界真的太有意思了。真是人以群分,物以类聚。

  他们是边吃边喝,有说有笑,好不热闹。似乎他们从未想过,有一天和我一样。嘴里叨着一支烟,满嘴的胡蒫,像是被这个世界抛弃了一样。

  他乐呵呵的对我说;兄弟你今天哥请你吃串喝酒,你这人很对我的脾气。

  没事,我闲着也是闲着。话还没有说完,一辆车停在了我面前,我也没有注意他是谁。因为我觉得和我没有多大关系。

  哥,你怎么颓废成这样了?

  我抬头一看是方怡和蟋蟀,欧阳,还有几个不认识的,不过都是女的。

  怎么是光顾我糖葫芦还是肉串啊?

  欧阳搂着一个女的就说;快叫成哥。

  就他,你看他那种样子,我怎么也觉得不像。看起来倒像是个卖串的。

  蟋蟀和方怡几乎笑的快过去了。

  欧阳连连说;成哥,你都听到了吧。不是大伙说你,你昔日的风光那里去了。现在没有记人记的起你了。

  他妈的注扯蛋吧,吃什么啊?快说。

  欧阳说;你请!

  糖葫芦我请,其实的免谈。

  成,这是你兄弟啊?我顺着声音转了过去,向他点了点头。

  今天我请你们,出门在外的认识也不易。

  我急忙说道;他们个个都是大爷,你不用请,只管上就对了。说完我从欧阳的钱包里拿出200元放到他手里。并说道;你都是有家的人了,不能和我们比。

  他们几个附合着说;是啊。快收着吧,以后有的是机会。

  那行,我收了,但是你们放开吃。他让他老婆招呼他们几个坐下了。

  我站在旁边帮着他烤串,其实有时候觉得这样过一辈子也挺好的。

  哥,怎么今天没见童薇陪你啊?

  她去陪原华了。

  哦。

  蟋蟀过来拿串,我将烤好的一大把串递给了蟋蟀。

  成,你不要帮我了过去和他们一起吃吧,反正现在人又不多。

  没事,让我也学学,说不好那天兴趣一为,我也做这行了。

  你就瞎扯吧,看你也不像是做这行的。打你第一天来的时候,我就觉得你这人不简单。

  我递了支烟给他,说道;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他拿起正烤的串,从木炭上点着烟,吸了一口便说道;那有卖糖葫芦的开车过来啊。再说了,前几天那个女的,穿着一身名牌陪你。傻子都能看的出来,再说我也不傻。

  我朝他笑了笑。

  话又说回来,你比你那哥几个还要稳重,你小子有出息。

  他将烤好的串放到了我手里,我拉着他一并坐到蟋蟀他们当中。

  哥几个,我给你们介绍下,这是我最近认识一哥。大家敬一个。

  说完,大家举起了酒杯,只听到碰的一声,一口而尽。

  旁边一女的不解的问道;你有什么能耐做欧阳和蟋蟀的老大?我每次龙头酒吧,只看到有人喊他俩哥,可是从未见过你啊!

  我拿起杯子和他们几碰了一下,说道;是啊。我也很不理解。

  方怡笑了笑说道;你是真不知,还是装着不知道?他在咱们学校风光的时候,你估计还没有来报到吧。

  蟋蟀不慌不忙的接了一句;酒吧真正的主,不是我,也不是欧阳。

  那女的停下嘴问道;那是谁?

  就是那个看起来有点邋遢,刚才让你吃串的那个。

  不会吧,我怎么看,怎么觉得不像。和一民工似的。

  话一说完,大家都乐了。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啊!

  成,哥真还没看出来,来。哥敬你一个。

  我急忙拿起酒杯一饮而进。方怡将一串肉放到了我嘴边,我伸口便吃了。

  欧阳急忙说道;你看到了没有,这就是派头。到那里都有美女作陪。

  方怡拿了一串直接伸到了欧阳嘴边,说道;也没有少你的。

  哦,我想起来了,他女朋友就是咱们学校的校花——叶然。

  此话一出,全场除了她和我老乡以外全都惊了。因为他们根本就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他们只是低下头吃,并没有说话。

  我那老乡急忙说道;怎么不说话了,刚才还好好的。

  欧阳急忙对旁边那女的说;你只管吃你的,话怎么那么多啊!

  那女的大声说道;本来就是嘛,我说错了什么。

  欧阳也急了,**的废什么话啊!

  我笑了笑说道;欧阳,不要发火。那女的将剩下的半串扔到了盘子里,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我站起来走到那女的身边;拍了拍她的肩说道;你不介意啊,他就那驴脾气。没事的。你们吃,我再去烤几串。

  成,我去烤吧。你还是坐着吧。

  没事,你们先吃着,一会就好。

  只听到欧阳对旁边那女说;以后说话注点意,不要口无遮拦的,有什么说什么。

  其实,我并在意这些,只是他们觉得在我面前提起好有点不好意罢了。

  手里的串发出吱吱的响声,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出现;给我一串冰糖葫芦?说实话,这几天我以习惯了这个声音,所以我没有理她,因为我知道她是不会出现的。

  蟋蟀喊了一声;自己去拿,不看我们忙着吗?

  方怡猛的一下拍在了蟋蟀的肩上;有你怎么和上帝说话吗!你让成哥怎么做生意啊!

  说着站了起来,当她回头时,所有人都惊了。

  姐,怎么是你啊!

  欧阳急忙说道;谁啊?

  方怡压低语气说道;是叶子姐!

  当我听到这三个字,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我轻轻的抬起头,是的。的确是她,只是没有了那熟悉的笑容。他们几个一致看着我,停下了手中的活,只等着我说话。眼前就是我苦苦等待的那个女孩,可是我却没有勇气说出一句话,我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它还是掉了下来,落到木炭上,发出了吱吱的响声。他们谁都不曾体会到我现在的心情。我放下了手中串,走到了叶子的面前。轻轻的为她拿出了一串糖葫芦,她没有接,只是用手轻轻的抚着我的脸,眼泪顺着脸夹流了下来。

  你为什么要这样对待自己呢?为什么?为什么?

  我轻轻的将她拥入怀中,说道;你明明知道,为什么现在才出来见我?你知道吗?我连死的心都有。

  叶子推开我,双手捂着我的脸;哭泣着说;其实我天天都看着你,一想到你那孤寂的身影,我整夜整夜难以入睡。想到我们一起的那些日子,我忘不了。我真的忘不了。

  那你现在为什么肯出来见我,你不要问了?我出来肯定是有理由的。

  那你还会走吗?看着我,回答我?

  成,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我也不想这样,可是我没有办法。你还记得我和你过的那句话吗?这辈子,我就爱过你一个人,我把什么都给了你。你是第一个,也是唯一的一个。在誓言面前,我从未输过任何一个人。

  我像发了疯似的把旁边的糖葫芦扔的满地都是,并大声吼道;你的出现让我去了一切,我原本可以想像这一切。幻想这一争,可是,现在呢?我什么都没有了。什么都没有了。

  成,你不要这样。不要这样!!

  你还让我怎么样?

  我双手摇着她的肩说道;难道这就是誓言吗?

  你快告诉我?

  叶子哭泣的说;好,好。我告诉你,我被别人玷污了。这下你满意吧。说完哭着跑开了,我傻傻的坐了地上,这就是我要答案。原来爱情是这么的短暂,这么的脆弱。我的大脑一片混乱,只听到有的一遍遍的在喊;叶子姐,叶子姐……

  终于,我还是躺在了地上。耳边不断传来,快叫救护车…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