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失忆逃妻(完本)

第四十四章 初见真相

失忆逃妻(完本) 杳小小 2487 2009-12-29 15:07:25

  天气一天比一天冷了。

微亮的月光能让人模糊的看到房里的景象,依旧没有开灯,沐浴完的廖旭尧穿着浴袍,他已经面对着窗口沉思好久了。室内并没有开暖气,暖气对体格比较健壮,常年习武接受训练的廖旭尧来说是可有可无的一种设备,他一年四季都是洗冷水澡。

现在他关心的只是一个问题:黑衣人为什么没有再来了呢?

那晚黑衣人把药粉撒到水杯后,第二天廖旭尧就隐蔽的拿去化验了。那是一种很少有的珍贵药粉,只需一次下足够的量,就可以让习武之人7日之内没了武功。担心组织里会有奸细,所以这些日子他都只是在房里练习,第二天他装置的针孔摄像头,也从安装之日起就从未显示黑衣人到来过。难道……黑衣人不想知道药粉是否发挥作用吗?

不过除了……除了雪儿和丹丹知道自己仍有武功!

前两天丹丹来到魔门另一个训练区看望练习鞭法的雪儿,然后姐妹两就一起找到他这个大哥。为了看谁的练习进步大,雪儿还和廖旭尧比了几招。但是……她们不可能会是奸细呀……

突然,廖旭尧又有点不太确定了……不是他怀疑自己的亲妹妹,但他对丹丹总是感到有一种奇怪的感觉,那是好几年前在岛上的时候就开始有的感觉了,说不出是什么感觉,好像是丹丹的眼神……不太像以前了,但难道是丹丹十岁的时候突然跌下山谷失忆造成的吗?

不想再自寻烦恼,依旧想不明白的廖旭尧选择让时间来解释一切,该来的,都会来的吧!

走到床边睡下,廖旭尧慢慢的进入了睡眠状态。

过了很久。

门又被打开了……廖旭尧几乎是同一时刻醒了过来,他感觉到了一股入侵的气息。

来人合上了门站在门边,但是仍未走动,廖旭尧知道来人正在观察着他。而廖旭尧动也不动的还是作出刚才醒前的睡觉状态。

不一会儿,在来人终于走到床边静静地站着的时候,廖旭尧突然出手袭往来人,但来人却十分机警的后退了。

睁开闭着的双眼,面对着廖旭尧的来人背对着撒进房里的月光,在没有看清来人之前,妖艳的一张红唇向廖旭尧的眼睛喷出了一阵淡淡的白烟。

在廖旭尧双目迎接黑暗之前,他模糊的看到了那一身紧裹的黑衣下的大概身形。

那是……一个相较一般女子偏高的女子身形……

眼睛什么都看不到了,廖旭尧知道,他的眼睛失明了,但是是暂时性失明或是永久性失明,尚未得知。

刚想再次出手的廖旭尧发现此刻竟然已经全身无力了,肯定是刚才那吹像他眼睛的白烟造成的!

当廖旭尧再想使劲发力的时候,他发现自己竟然被紧紧抱住了,接着,就感觉到了唇上的湿意。

他……竟然被吻了。

一双芊芊细手力道十足的把廖旭尧拉躺在床上,接着他听到了来人脱衣服的声音。

“只要你不阻碍我们,我们就会好好对待你的,事情完了之后我们就可以远走高飞了。”声音再次传来。

“不要碰我!”廖旭尧用了全力才说出了一句话,他已经越来越没有力气了。

——————

很久之后,女子才颤抖着走进浴室,之后又帮着廖旭尧洗澡,替他穿上了浴袍,她的动作,就像一个妇女给她的丈夫穿衣一般。接着,还细心的替他擦掉了额上的汗珠,动作十分轻柔,眼中满泄的是廖旭尧看不到的温情。

“十个小时后,药效对眼睛部分会失效,但是你只能进行一般人的活动,因为没有我们的解药,你是恢复不了功力的”顿了一下,女子继续说“假如你愿意当我们在皇甫家的卧底,事成之后你就能拿到解药。如果你不愿意,明晚的这个时候就会有另外的人来把你带走,带你去地狱一样的地方。”

“你好好想想,这是唯一的机会。”

“明晚给我答复。”女子说完,就走出了门。

廖旭尧听得出,女子这步伐,没有刚进门时那么轻巧了,大概是很疼的吧……

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女子的所作所为究竟为何?

还有,为什么他会感觉到女子有点熟悉呢?

但是可以确定的是,他不会妥协。他不会现在就认输,即使去到地狱,他也绝不妥协。因为他既然来魔门接受训练,便不会轻易的放弃,皇甫家的当家夫人是他的小姨,更多的原因是因为,他想要保护那个已经进驻他心灵的女子不受伤害。

能使用那么稀有的药粉,那么刚才的女子定不是泛泛之辈,至少,她的幕后操作者不是。当今比较有能力和皇甫家叫嚣的就只有四大法门,特别是四大法门中的修真门在这10年里羽翼更显丰满,难道会是与皇甫家早年有过杀戮的……修真门的人吗?但是自己又不能轻易的把事情说出来,他还没有把事情弄清楚。而且说了难保不会打草惊蛇。

……

早上,醒来的廖旭尧睁开眼发现已经能重见光明了,体力恢复了一些,但是仍然使不上内力。

坐起身,廖旭尧发现了床垫上的血迹。

廖旭尧沉默着。

……

时间总是过得特别快,晚上又悄悄的来临了。

好在今晚的月光特别的亮,房里像铺洒上了一层银光。廖旭尧就坐在床上,等着女子的到来。

凌晨,没听到开锁的声音,门被快速的打开。看到门锁竟然那么快就被打开,廖旭尧深信,来人并不是一般的人物。

这次进门的,不光是昨晚的女子,还有一个男人。

背对着月光,廖旭尧无法清楚的看清两人的面孔,但是他对这两个人有着一种莫名的熟悉。

“想好了吗?”刚一进来,女子就对着床上的廖旭尧着急地说道。

这次的声音没有经过声音处理器,因为不论廖旭尧答应与否,都没有必要再伪装下去了。

清亮的声音把廖旭尧震得好半晌才说出话。

这个声音,他确定是廖丹的!

“你……你是丹丹?”廖旭尧震惊的说道,虽然他以前就感觉丹丹有点奇怪,但是黑衣人怎么会是丹丹呢?她是自己的亲生妹妹啊!

“我……是的……不!也不是!”女子支支吾吾。

“别废话了,快点解决!”随女子一同进来的男子急道。

那个沙哑的声音……是丹丹的复健医生兼老师……谢坤!

“谢坤,你……”廖旭尧想不到谢坤竟然是奸细!而且竟然和丹丹一起……

“哼!没空跟你废话!”谢坤冷哼道。

“我绝不妥协!”廖旭尧坚定的说。

“你要想清楚啊……那里不是你能忍受的地方……”女子着急的说着。

“别说了,我们把他带回去吧!”谢坤说道。

“师傅,你让我带走他吧,我会好好看着他的……”女子更急了。

听到女子的请求,谢坤的厉眸射向女子,平日在大家面前的温和,完全被如今的凶恶代替。

“师傅,你知道我身上背负的血海深仇,我会完成任务的……”女子还是苦苦求着。

看着依旧无动于衷的师傅,女子猛地跪下了。

“师傅……求你……”此刻女子的脸上挂满了泪痕。

看了跪着的女子一眼,谢坤终于让步。

“记住不要误事!”

说完谢坤就往床上的廖旭尧左肩一砍,女子则赶紧站起来扶住直直倒向床里的、昏迷的廖旭尧。

当廖旭尧再次苏醒的时候,已经是三天后的事情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