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豪门首席的纸婚新娘(完)

我答应你

豪门首席的纸婚新娘(完) 月下梧桐影 2145 2010-01-29 18:20:18

    看来没有听错,也许这就是轩辕澈的风格?路遗兰愿意相信他,她用力的点头:“行,只要能救养母的命,我......”话到嘴边停住了,她不可能有什么承诺的,现在,她全部的钱加起来有两千多,还是大学最要好的两个同学帮助凑的,这样一个首席律师,需要多少钱啊?



一直想着救养母,她忘记了最根本的问题——请这样一位首席律师打官司需要大笔的钱。



没有钱打官司,养母就会被判死刑的!



不,就是跪下来求这个冰山律师,也要救出那个可怜慈爱的养母!想到这里,她快步走到轩辕澈的桌子前,把怀里抱的牛皮纸袋向外一倒,哗啦一声,一迭案情陈诉纸滑了出来,纸片间是一堆花花绿绿的纸钞。



 一元,五元,十元。。。。百元,这种面值不同的纸币赫然躺在轩辕澈的桌子上。



 纸片与纸钞之间,夹带着很多细碎的面包渣。



 一个月来,面包是路遗兰全部的充饥食品。



 “轩辕律师,这是我同学帮我凑的钱,这些钱都给你,我知道钱太少了,但是求求你,看在养母实在冤枉的份上,就帮帮我吧。”路遗兰紧张的望着轩辕澈,嘴里不停的哀求着,她希望自己的话语能打动这个冰山首席。



 轩辕澈先是愣了一下,他被路遗兰的举动弄晕了。看看桌子上零散的钞票,再看看眼泪都快流出来的路遗兰,明白了眼前发生的事情。



 嘴角勾动一下,轮廓荡漾之处出现一抹嘲讽的微笑!



 可笑的女人,妄想用苦肉计打动他?错了,大错特错!在他轩辕澈的人生字典中,从来没有同情与怜悯!因为在他的观念中,人穷是最可恨的,这样发达开放的时代,各种机会俯首可得,只要勤奋,只要敢拼,没有人会徘徊在穷人的行列的。



 所以,他从来不搞慈善活动,他更不救助穷苦人。



 在他的眼中,钱就是数字,是纸片,即使这样,他也不会把钱扔给那些所谓的穷人,哪怕这些钱用来游戏人生,那也是理所应该,因为他的钱是自己付出努力得来的。



 眼前的女人,哭啼哀求的样子,实在好笑。



 挑了一下眉毛:“我说了,只要你在这张契约上签字,我保证打赢你的官司,我的话,懂?”

“你是说可以帮我打赢官司,条件是我要在这个契约上签字。”路遗兰深吸一口气,她明白了他的意思。



“不错。”轩辕澈把那张纸推到路遗兰的面前:“同意就签字,不同意就走人。”



 纸上写的是什么?怎么有......卖身契的感觉,这样一个奇怪的念头在心中升起,她紧张的抓起那张纸。



 纸婚契约!龙飞凤舞的四个大字映入她的眼睛里,路遗兰感觉晕了一下,她强迫着自己看下去。



 契约大致内容是,用打赢官司做交换,她要在一定的限期内,做他的纸婚新娘,并且按照他的要求做好她应该承担的责任。



 寥寥数语,没有过多的解释,路遗兰有些疑惑。



 她抬头,目光与轩辕澈的目光相对,冰冷的寒意再次袭遍全身,她强压抑住自己情绪,不解的问道:“纸婚新娘?我不明白。”



 轩辕澈皱了一下眉头,嘴角的不屑更浓,冷冷的说:“假结婚,只领取结婚证书,不是真正的夫妻。”



 “可是你为什么要这么做?”路遗兰不明白,如此一个传奇人物,要找一个新娘不是很容易吗?却这么奇怪的弄一个纸婚新娘。

“做我的纸婚新娘不满意,难道你想登堂入室?”目光中充满了不屑,轩辕澈看惯了那些拼命巴结他的女人,成为轩辕家族的少奶奶,可是无数女人的奢想。

“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要做你的新娘的人无数,为什么弄纸婚新娘?”路遗兰皱了一下眉头,心中对这个首席律师有些反感。

 轩辕澈眯起眼睛,他不耐烦了:“同意就签字,不同意就走人,你太多话了。”



 “轩辕律师,抱歉,我不能同意,因为我从来不喜欢这种无俚头的游戏。”路遗兰被他的表情激怒了,一时忘记了自己来这里的目的,她昂起头,果断的拒绝。



 “你确定!”



 “对,我确定,我不会用自己的名誉和婚姻做游戏的,因为那是人的一生最圣洁的东西。”



 路遗兰舔了一下干裂的嘴唇,一字一句的说道。



 “林光,送客!”轩辕澈对着外面叫道,他把自己身体靠在了椅子上,无力的闭上了眼睛。



不知道为什么,从来都冷漠的他,有些不忍心再看眼前这张憔悴的小脸,特别是她表现出来的倔强。



可惜,他的人生字典里没有怜悯,互利互惠,各取所需是他的原则,不成交就走人!



林光走了进来,无奈的冲着路遗兰做了一个抱歉的动作:“小姐,既然首席不接你的官司,那就请吧。”



一句话提醒了路遗兰,她想起了自己来这里的目的,焦急的对轩辕澈说:“轩辕律师,求你救救我的养母,她真的冤枉,你是律师,应该心怀正义,要为百姓伸冤啊。”



轩辕澈睁开眼睛,嘴角又挂上的嘲讽,心怀正义?生意场就是屠宰场,正义心慈的人就会被宰杀。



“林光,立刻把她请出去!”轩辕澈语气更加冰冷,没有丝毫回旋的余地。



“小姐,首席态度很明确了,你不要为难我了,走吧。”林光脸色也变了。



 难道就这样走了吗?脑海里浮现出养母举刀砍向养父的画面,惊恐哀怨,又带着无助。



“妈妈,我一定会救你出来的,一定,你等着我!”这是她对养母的承诺。



脸色更加苍白,眼泪流了下来。



 轩辕澈,他是唯一能救养母的人。



 路遗兰用力的咬住嘴唇,哀伤的看着轩辕澈:“好,我答应你,只要你能救出我的养母。”

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