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绿色恋歌

5 枷锁

绿色恋歌 文城城 2141 2013-03-01 22:25:19

  凌慧对于赵树森来说,是赵树森的初恋,今生的,唯一的初恋。

凌慧却不这么想,她自己明白自己对赵树森的绝不是爱情,她不清楚是不是怜悯,可她不希望是怜悯,

她只是觉得赵树森需要太多的爱。

她的心始终在为另一个人留着。

在凌慧面前,赵树森总是觉得自己配不上她,所以打定主意一门心思要考上大学。

赵树森的心底里有一辈子都消除不掉的自卑。

凌慧慢腾腾地走在回家的路上,心中不断激起母亲那冷清的声音:你只要别忘干净你爹和养活咱一家三口的那头老母牛是谁害死的……都说牛是树森爹串通偷牛贼偷的,山路上牛失蹄摔死了,因为那天正轮着树森爹放牛,但树森爹有口也从不否认。

可是,树森娘也是因追贼而摔死的。

凌慧娘一直觉得这事必定是事里有事。

颜鸽飞端坐在梅家油墨红的旧木靠椅上,稍微一动靠椅就嘎吱响三响。

颜鸽飞尽量不动,腰背挺直。

“既然小颜这次来就专程为谈结婚这事来的,那我跟二梅她爸就敞明了说了,轻重别见怪,轻重都不是冲你,全是为你俩以后考虑。”梅淑母亲瞥了一眼梅淑,又盯着颜鸽飞叹道:“小颜,你们俩这事我们的态度你是知道的,我们全家都不同意,你知道为什么不同意吗?”

颜鸽飞摇摇头。

梅淑母亲继续说:“那是因为天下父母的心都是一样的,我们家就俩闺女,我跟她爸岁数大了,都不希望把她们嫁得太远,出省就更是不可能了,现在各家各户都儿女少,一两个,不比过去。姊妹俩将来还能相互照应着点。”

再对梅淑说:“二梅,你是家里最小小,从小你爸就把你惯坏了,咱家虽说经济有点困难,可你念书那会儿比你姐那会儿好活,你姐念书念到中专了还穿着我缝的布鞋,改的衣裳。你到市里头念大学穿的戴的可都是给你买的。惯坏了就不听大人话了?自己想干嘛自己就拿主意了?也不说先跟家里头大人商量一下,听听家里头的意见,你是有父母又不是没有。跟谁商量,眼睛里有你大人?”

缓一口气接着说下去:“二梅呀,你还是太小,小孩子的思想。一年见一次面,也不想想你对对方完全了解了吗?知根知底吗?对方的家长是什么态度?还有你的营生怎么办?如今这社会找一个体面的营生容易吗?”

梅父抽完一根烟又点上一根,深深吸进去一口气,慢慢吐着说:“小颜,也许你各方面条件都挺不错的,可我们家不愿意让二梅嫁到外省去,太远了,我们老两口想闺女也见不着,去不了,我们心里不踏实。”

梅淑懦懦地说:“爸,现在交通这么发达,坐飞机很快就能到的。”

接下来是对母亲,望进去母亲的眼睛,说:“妈,这件事我们现在就是来征得你跟我爸同意的,营生到了那边以后还可以再找,我们都还年轻。”

母亲的眼睛是狠狠的坚厚的盾牌,刀枪不入。

梅母不理睬梅淑,直接问颜鸽飞:“那我现在来问你,你娶他过去以后你让她住哪?”

“阿姨,我们打算先两地,梅淑还在这边上班,或者,在驻地附近租个房子住,我现在还不到家属随军的级别。”颜鸽飞回答。

“你家里同意你在这么远找对象吗?你父母知道梅淑吗?”又问。

“我爸妈知道我过来,他们知道梅淑的,他们也同意我们结婚,我妈的工作我也已经做通了。”

“哦,这么说,你妈原先是不同意的了。”

“我妈一开始不同意,她的理由就是怕你们不同意,其实我爸妈挺喜欢梅淑的,尤其是我妈。”

“那她到你那边以后做什么营生?”

“工作过去以后再看,我平时在部队,对当地情况也不是很了解。”

“好,这个问题你解决不了,那我再问问你,你们将来打算在哪安家呢?就是在哪买房子?”

“阿姨,这个我现在还说不好,要看我工作将来调动,调到相对稳定的地方就在哪里安家,到了级别,我们就能跟部队上申请住房。”

“那,部队上分的房子也是部队的咓,工作能找到像现在这么稳定这么体面的?万一还不到随军你就转业了呢?叫我看,你家那边的建议就挺好的,你也在当地找一个收入稳定的家庭条件好的,能省去多少麻烦,要我是你父母也不同意你在外地找。这不是添麻烦嘛。在老家找一个,她还能帮你家买个新楼房,一结婚她就和你父母住进去,给你守着点家,照顾着家里头老人。”

颜鸽飞又说:“阿姨,家里的建议是家里的建议,我就是想和梅淑建立一个家庭,想和梅淑过一辈子。”

“别净跟我们说这好听的话,都是上有父母的,婚姻大事应该听听家长的意见,不听将来后悔莫及。你家是娶媳妇儿,家里多一口人,不明白我们出嫁闺女的老人的心。”梅母亲呛着他说,她说这句话也使自己心里十分地难过。

“小颜,你阿姨的意思你也听明白了,我们也希望你能理解理解我们啊,我们岁数大了,说话可能让年轻人觉得噜苏点,你见谅。你要能理解啊,也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梅父亲语调缓和地轻轻地讲道,为梅母亲的坚硬的态度和以上一堆话做了个补充。

补充这一切的一个最终的结论。该怎么做,就是痴傻也心知肚明了。

梅淑像个听大人教训的孩子似的低垂着头只乖乖听着,遮住半边脸颊的头发上的余香清淡淡地飘进鼻子里去,她觉得此时是单靠着这一片清新的空气在呼吸。还有更多的愧疚被关在心门里面,门上拷着一把森严的沉重的大铁锁,是完全不透气的。

但她又是矛盾的,因此她觉得自己的心是孤单的,孤单的有点悲伤了。

也失去了诉说的和说服的热情。

心就那么冷漠下去,完全沉下去,向着底下的寒潭一直坠一直坠。

梅淑想起小时候有一回,后半夜四点,和父亲去小坡泥底下的那口老井排队打水。

井轱辘嗞哩咕噜拉一满桶井水上来,结果冻僵的手一松劲气,它们一齐嗞哩咕噜又快速往黑暗的井底的深渊坠下去。

坠下去。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