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绿色恋歌

35 揭穿谎言

绿色恋歌 文城城 2058 2013-03-19 08:47:30

  白钰一边苦笑地躺下窝进被子里,从鼻子里冷咝咝的绝望的嗤笑了一声。

高班长说:“你俩早点睡觉,我回部队睡,明天早上过来接你们出院,回部队招待所。”

白钰背对着高班长说:“不用,你不用出来了,我明天回老家,家里打电话说高高从台阶上闪下去,碰破膝盖了,碰破了点皮流了点血,骨头没什么事。”

隔了一会,又说:“你觉得,我们生活在一起,还有意思吗,广博?真的,我是真的很希望你能同意我们俩离婚,我每一天都过得好别扭,好痛苦,觉得好浪费我们彼此的生命跟感情,不如离婚的好。”

病房里静默地,楼道里值夜班的护士们的脚步声特别清晰,先脚后跟落地,再脚掌,一步一步地从病房门口轻轻地经过去。

高广博翻了个身,又想起刚从集训地赶回来的时候的担惊紧张。

部队在城的最西面,仁者心医院在城的最东面。

高班长蹬着从家属招待所借来的自行车,一路走一路思踱,迎着凛冽剔骨的西风。

高班长出来的心急,军大衣也没来得及披上,里面只穿着保暖衣和绿羊毛背心,外面一身单凌凌的迷彩服。

从集训地回来,就借了一辆自行车飞车来到白钰所在的医院。

白钰在睡着,高广博拉着韩纯找到主治的陈医生,陈医生说白钰是胃癌晚期,手术治愈的希望极小,治疗的费用也相对昂贵,他们医院又没有这方面的专家。再加上,病人的情绪波动消沉,致使病情恶化,白钰又抵死不肯配合。其实,一个好的心态最重要,奇迹大多发生在病人豁达乐观积极的人生态度上,奇迹发生也不是不可能的,社会上这方面的例子也不是没有,你作为她的丈夫,应当尽这份心力,多陪伴多开导。

高班长心急火燎找到陈医生时,陈医生是这么悲悯宽慰地说的,当时高班长很是痛心懊悔。

谁知,原来陈医生是白钰悄悄给了大红包的,专门咨询和叮嘱过的,要说得上了哪种病,病的程度如何,病人的状况如何糟糕,要怎样对高广博说。

可是陈医生下夜班的时候,未与白钰说一声,也未与值夜班的李医生交代交代来龙去脉。

高班长心想,现在他和白钰的性格是棱角尖锐的石子,在繁琐平淡的生活的河床里相互硌着硌出了血。

他们现在就像个两个世界里的人!

高高用家里的座机给他打来电话,说:“爸爸,爸爸,我跟你说一个悄悄话,我不跟爷爷奶奶说的,只跟你说。”

又压低声音轻轻地说:“我想我妈妈了,妈妈什么时候回来呀?我也想你啊,爸爸。可是妈妈说路上冷,不叫我跟她一块去看你,还说你工作忙,你快点休假啊爸爸,跟妈妈一块回家来。再告诉你一件事,爸爸,我跟爷爷学会泡茶了,你回来我给你泡喝,妈妈说你爱喝茶,妈妈还专门给你藏着一盒好茶呢,都不给客人喝,也不给爷爷喝。”

高高半个字不提他碰破膝盖那件事。

他的成长爸爸很少在身边,他自小便养成了独立坚强的性格,跟爷爷奶奶妈妈也极少撒娇,倒是常跟爸爸这样子撒一下。

和儿子高高通完电话,高班长的眼睛就潮湿了,胸膛里起伏不定。

他矛盾极了,心里盘根错节的。

但他知道的,他要他的这个家,他爱它,他爱他的妻子和儿子。

可他对部队的这一份情愫,就像银杏树和它脚低下的土地一样,他骨子里是当它作生命的一部分的。

这一份情结是深种在心田里的了。

却又是,铁打的硬盘流水的兵,第二期期满以后,高班长打定主意是作别自己的军旅生涯了。

高班长捏捏胳膊和肩,前几日在集训队上单杠练得次数多,歇一歇就又酸又麻的。翻了身,才合上眼,白钰就刁蛮无状地闯进了他的梦里——

白钰邀请他参加她跟另一个男人的喜宴,喜宴上他怎么都找不到高高,接着他破门奔出去呼叫着高高的名字,白钰也夺门追赶他而来,哭着告诉他是那个男人绑架了高高。白钰哭着哀求他,不论如何,要让一家人团团圆圆的,不能少了一个人。他拉着白钰的手跑到崖顶,亲眼看到那个男人把儿子抛了下去,狂笑着,露出狰狞的面目。白钰这时竟站在那个凶手的身后抱着他妩媚的笑着。高班长立刻回头一瞧,他一直牵着的这个女人,竟是白钰的干妹妹,韩纯。高班长吓得出了一头汗。

睁开眼看到夜光初晓,浑浑的映明了排房的窗。

四下里看看,战友们还在睡梦中。

指导员昨晚是批了他今天外出的假的,穿好预备的便装,拿出枕头低下的手机,看到白钰发来的一条短信。

短信说:“我们已走,呆在你的部队,用不着出来送行。离婚的事,请你仔细考虑,尽快给我一个答复。”

高班长关掉手机,把手机锁进柜子里。再换上迷彩服,跑步去操练场。一个人从单杠上下来,又从双杠上上去,沿着操练场蛙跳,面如冷铁,一跳溅一把汗珠星子。

远远晃见颜鸽飞从排房下来,穿着常服的军大衣,胳膊上还挂着一件迷彩棉大衣。

颜鸽飞知道高班长心情不好,从排房前面绕了个弯朝操练场跑去。

高班长眉目愁结地说:“我在想,夫妻不一心了,是不是还是离婚的好?”

颜鸽飞问:“嫂子那里,没有回心转意的余地了吗?”

又拍拍高班长肩膀说:“慢慢来,不要心急,给嫂子一点时间,该低下架子的时候就低下架子。”

高班长叹道:“你不知道,副连长,我现在已经没架子了,照我以前的脾气,早暴脾气发作了,你说离婚?好,离就离,谁尿谁?可年龄大了,越犹犹豫豫,磨磨唧唧的。兄弟,你嫂子她这回是用得了绝症这种手段骗我回来的,还跟连长也编了谎,我这心里头,堵得慌。你嫂子她以前哪还这样过?她是打心眼里不想跟我过日子了。”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