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绿色恋歌

47 想你的时候

绿色恋歌 文城城 2219 2013-03-26 08:59:39

  他又见碗里的饼和包子,又问:“怎么,嫂子,没吃吗?口味不对?”

梅淑忙说:“喝了一杯豆浆,周嫂来时我已经吃了两个包子,也不饿。”

刘魏笑说:“那么小的包子,跟饺子一样秀气,吃两个顶什么用,嫂子在哪里买的?”

梅淑说:“那是一楼的嫂子送上来的,她自己才包的,还是热的呢。”

刘魏笑说:“噢?嫂子她还会做包子啊?头一回见,倒是连长会,嫂子也是越来越会做饭了。”

梅淑说:“味道还不错,很香,你尝一个,吃最底下的,上面的已经冷了。”

一面说一面从最底下翻出一个微热的包子来。

刘魏笑吃了一口,笑道:“恩,嫂子,不用说,还行,像个包子样儿。”又想起什么似的问她:“嫂子,副连长的那个表妹叫什么名字?”

梅淑问:“哪个表妹?”

刘魏笑说:“就是前段时间,那个来部队给副连长捎来东西的,伶牙俐齿的那位。”

梅淑知道说的是凌慧,这事情颜鸽飞跟她说过。

梅淑说:“噢,叫凌慧,是我大姨家的,是我的表妹。”

刘魏笑说:“她不苟言笑?说话还挺厉害的,说是家里头让她捎信儿捎东西,那时候副连长在集训地,我说给她捎给副连长她也不肯,正好部队有车过去,破例拉上她当面去见副连长,回来的时候还见她好像哭过了,眼睛红红的,她说进了沙子,那训练的地方除了男兵多就是沙子多。我跟她搭讪,她也不理我。”

梅淑说:“我跟慧慧从小一起长大的,我拿她当亲妹妹一样看待的。”

刘魏笑问:“是副连长家里出什么事了?那怎么是她来?”

梅淑想了想,不知道该怎么说好,方说:“没有,他家没出事,是我有东西捎给他,他从我家走的时候,把一些证件落在我家了,还有一些私人的东西给他,正好慧慧出来这边办事,就让她一并捎来。”

刘魏笑又问:“她来办什么事?肯定是事情不顺心,情绪那么低落,怎么都不笑。”

梅淑想了一下,看着窗外头的光树说:“可能是给以前的同事结婚吧?”

刘魏笑说:“她现在在哪里上班?家乡那边?”

梅淑说:“在家那边高中复习考大学呢。”

刘魏笑思索道:“肯定是学习压力大,这边结婚的以前的同事偏又是很重要的人,难道是她以前的男朋友结婚?”

梅淑摇摇头,又忽然顿下来说:“这个,也许是,她哭过吗?”

刘魏笑说:“她肯定哭过,嫂子,我在车上见她擦泪呢,她也许不想让人知道她在哭。”

梅淑自言自语讷讷:“她心里肯定很不好受,傻丫头。”

刘魏笑笑着问:“嫂子,你表妹她整二十岁?”

梅淑看出来刘魏笑对凌慧的意思,便说:“对呀,整二十岁。”

刘魏笑开心地说:“我比她大两岁,嫂子能不能给我们介绍认识?”

梅淑说:“你们不是已经认识过了呀?”

刘魏笑说:“她那时候估计光沉浸在她的伤心事里,恐怕现在都已经记不起我这个人了,嫂子不知道,她那时候爱理不理我,不知道是不是我这人话多,招她讨厌了。”

梅淑笑道:“怎么会呢,其实她的性格跟你一样,一张嘴能说会道的,小时候就是机灵精怪的,嗓门又亮又脆,长得又漂亮,小时候亲戚们都说她长大是一块唱歌的材料。”

刘笑说:“嫂子,我小时候啊,都还说我是唱戏的材料呢,谁知道我没唱戏当小生当兵扛枪保家卫国来了,哈哈……那她为什么又回高中复读考大学呢?”顿了顿又说:“等她考上大学那时候,肯定我也已经转业回家了。”

梅淑说:“她想考文凭,在外头打工吃了文凭上的亏,才下定决心回学校复习班复习考大学。”

刘魏笑想了想方说:“嫂子,那她现在肯定不能分心,我不能打扰她复习,影响到她考大学,等她明年高考结束,上了大学,嫂子再帮我介绍行不行?”

梅淑说:“行啊。”

刘魏笑说:“那嫂子给她打电话的时候,先提提我的名字,看她还能记起不,先要她有个印象,不要忘干净。”

梅淑说:“好,今天周六吧?你们连里过星期?”

刘魏笑点头道:“恩嫂子,不过下午有任务。”

这时,手机碰巧响起来,有战友打来电话说连队开会安排下午的任务。

刘魏笑接完电话,站起来对梅淑说:“嫂子,连里开会,我等一下开完会过来给嫂子看个东西,你要是一个人待着闷,等一下我带你出去营区转转。”

刘魏笑走后,房间里又一下子冷清了下来。

梅淑想,颜鸽飞这时候在干什么呢?

他答应的每天给她打一个电话的事情,不知道他忘记了没有。

就是没忘,他们集训地通讯条件好不好,她也不知道,以前有一回他也是这么答应她的,可他那训练的山里竟不通电,过了半个多月后,才打了电话来。

梅淑想不到,这一回他那里训练的地方,电倒是通,手机信号完全屏蔽,又集体没收了手机。

好在集训地的大门口有一个公用电话亭,油漆成一顶迷彩铜军帽模样,整体是一个挺拔的哨兵形象。

整个集训地只有这一处公用电话,不至使颜鸽飞又食言于她。

他是不想食言,可是大多数时候不由他。

她想他了,这是这个离别后的第一天,她想念他的吻,想念他的拥抱,想念他冷峻的脸上温暖的微笑,总之,她想念他的一切,想得心疼,想得透不过气。

她不喜欢这样的离别,没有人喜欢这样生生的离别和疼痛的想念,可,她没有办法,他也没有办法。

那么,唯愿在离别的日子里,彼此珍重吧。

中午的时候,连队营房低下的战士们集合起来唱着军歌去吃饭,部队的广播里也放着嘹亮的军歌。

营院里到处都是他的气息,他的影子。

想念,真是煎熬人的心。

周嫂带着午饭来给梅淑,看见门窗敞开着,也先在门口敲了几下门。一回头见梅淑从楼底下走上来。

梅淑见是周嫂,笑着迎上去说:“周嫂来了,我去服务社称了半斤饼干,刚才拖了地,开着门窗晾一晾,在这里也没处去。”

周嫂笑道:“就是呀,这部队里头到处都是禁地,就是能去的地方也都是男兵,要是他在,他陪着你,其实他不在的时候,他连里的战友也有认识你的,你也出去转转,不要老在房间窝着,又阴又闷的。”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