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绿色恋歌

48 有她不觉军衣单

绿色恋歌 文城城 2197 2013-03-26 09:05:15

  梅淑说:“我得找个房子住,再找个工作做着,这儿毕竟是部队招待所。”

周嫂把饭盒往桌上一放说:“来,先吃饭,上头一层是米饭和菜,下头一层是青菜豆腐鸡蛋汤,多吃点,不要他集训比武回来,你瘦成这青菜了,女人呀,一个人的时候就得自己照顾自己吃好喝好睡好,你这以后一个人的日子还不会少。”

梅淑一面坐下吃起来,一面问:“嫂子吃了吗?”

周嫂说:“我是吃了才来的,快趁热吃,驱驱寒,暖暖身子。”

梅淑说:“谢谢嫂子。”

周嫂说:“可不要跟我这样客气,我在家自己做的饭菜,也不知道合不合你的口味。”

梅淑吃着说:“很好吃,正合我口味呢嫂子,我跟他都不很会做饭。”

周嫂说:“我刚结婚的时候也是什么饭都不会做,可是以后的日子长呢,慢慢做着做着就什么都会做了。对了,那房子我给你又问了一家,上一回我跟你说的那间阁楼已经租出去了,现在问的这房子也是同一个单元楼的二楼,那一家一下买下了二楼的二零一和二零二,对门,现在他们一家住在二零二,二零一是留给儿子以后结婚时候用的,以后也是给儿子儿媳住,他儿子才念高一。”

梅淑问:“租金多少?”

周嫂说:“一年三千四,价钱我还能跟他再说说,我跟他们一家人是老早就认识的,他们在商场有两个店,他们家房子空着也是空着,现在开出一间阳面卧室来出租,配上一厨一卫一厅。那间卧室连着阳台。其实他们家不缺那三千来块钱,他们家本来是不打算外租的,怕损房子,是我跟他们说起来这情况,他们才开出一间来。”

歇了口气又说:“他们问我租房子的是我什么人,我说可是我妹,那个,你瞅时间先去看看房子行不行,然后咱们再跟他细谈。”

梅淑说:“谢谢嫂子,嫂子帮忙问的我肯定是放心得过的,租金差不多就可以。”

午饭后梅淑跟随周嫂去看了那房子,说好次日搬进去的。

大约五点多的时候,颜鸽飞打了电话来,说集训地收了手机,又问她是不是等了一天他的电话?

梅淑从手机里听见他那边有呼啸的山风不休不止的吹着,听不清他说话的声音。

梅淑大声问他:“你那集训地风真大,手握着电话冷不冷?”

颜鸽飞吸了一下鼻子大声说:“不冷,我手上戴了一副皮手套,你中午睡觉的时候记得要把被子盖上,晚上睡觉盖一条压一条,屋里冷别冻坏了,我那柜子里还有一床新被子,我告小文书给你送去的,送去了吗?”

梅淑说:“不知道小文书他们出去火车站执行什么任务,还没回来呢,我有这件军大衣压,也不是太冷,你那地方晚上睡觉冷不冷?”

颜鸽飞说:“不冷,我也压军大衣,周嫂今天给你带饭了吗?有没有饿肚子?”

梅淑说:“带了呢,周嫂顿顿带饭来,今天早上一楼的柏丽琴嫂子还给我送了一碗包子,小文书跟一个叫王冰的小战士打来了四暖壶热水,大家待我这么好,我心里挺过意不去的,我又没有为大家做什么。”

颜鸽飞笑说:“他们对家属都这么好的,等回去有机会请他们到家里吃饭,我亲自下厨,你亲自贴厨。”

梅淑又说:“还有,我今天下午还和周嫂去看了看房子,准备明天搬过去。房子也是周嫂帮忙找的,房主跟周嫂是熟人,租金一月才一百五,这在市里已经算低的了。”

颜鸽飞说:“我不在,你自己一个人照顾好自己。”

梅淑说:“恩,我会的。”颜鸽飞说:“你才来了,我就集训走了,也没好好陪陪你,人生地不熟的,把你一个人扔在部队招待所,我……”

梅淑笑着说:“你是军令如山,不过只有一个月零三天,周嫂小文书柏丽琴嫂子还有那么多你的战友们都很关照我,你那边训练紧不紧?累不累?”

颜鸽飞说:“还好,我知道有人在家等着我,我这训练起来就浑身都是劲,背文化知识也背得特别快,不觉得累了,可是中间总有一些别的心思跑出来,简直不由我自己控制,这一想你心里就热腾腾的。”

梅淑笑着大声问道:“你这样不专心,比武还能比出好成绩呀?”

颜鸽飞说:“我现在就觉得我浑身有使不完的劲,有你,我就是有家的人了,梅,我想好了,等我比武回去,我们就在部队招待所办一个婚礼,你说好不好?”

梅淑问:“在部队办?”

颜鸽飞又问:“嫁给我这个一无所有的穷当兵的,后悔不后悔?”

梅淑拨转着指头上的戒指笑着大声说:“可以后悔吗?后悔还来得及吗?”

梅淑顿了顿,又说:“我不后悔,有的东西是无价的。”

颜鸽飞说:“等我比武回去,我找时间去炊事班学几个你的家乡菜,以后,我做给你吃,我记得你爱吃拌疙瘩汤,尖椒炒土豆丝,你爱吃什么我就学什么,好不好?”

梅淑笑说:“恩,好。”

颜鸽飞说:“搬过去一个人住多注意安全,家里缺什么东西自己再上街买点。”

梅淑说:“被子枕头床垫锅碗瓢盆都得买,我先简单置办点家用,发现缺什么了,慢慢添置。你安心训练,不要老是担心我,要是打电话不方便,训练又紧张,三两天打一次,实在不行,一周也行。我先搬过去安顿好,就出去找事做,免得一个人老待在家里闲出毛病来。”

颜鸽飞说:“我看情况,只要没有特殊情况,我还是一天一通电话,你买一个电视放家里,热闹些,要不然一个人回去待着孤闷,明日拿我工资卡去取点钱出来,你卡里的钱先不要动,先存着,你也得让我为我们的家出点力啊,现在我出不上力,就出点钱吧。”

说到这里,集训地那边的集合哨吹响了。

颜鸽飞说:“我们集合了,点名,吃饭,我得回去了,你先挂电话。”

梅淑大声说:“那我挂了,你自己注意身体。”

她记起来刚才颜鸽飞好几次提到“家”这个字。

家,她现在是他的家。

有她不觉军衣单。

而他也是她的家。

军人的家是什么?是军嫂。

军嫂的家是什么?是想念。

心有归属,便是这样一种落地的感觉。

她想着,不禁幸福地笑了起来。

梅淑一直犹豫着,要不要给凌慧打一个电话?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