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绿色恋歌

58 报复

绿色恋歌 文城城 2036 2013-03-29 10:10:18

  梅淑听见他这样说,笑了笑。

她也觉得,这个男人,应该是一个光明磊落的男人!

即使他已经变成了老男人!

这样的男人依然是极具魅力的!

老板把梅淑的简历表夹在一个天蓝的夹本里。

又从西装口袋里掏出一张名片,亲笔签了字,交给她,笑着说:“好了,你回去等信儿吧,一两天以后再见,目前我正在联系培训老师过来这边,培训老师正在从非洲回国的飞机上。”

梅淑告了辞:“迟董事长,再见。”

出来街上,走了几步,瞧见一个笑口常开蛋糕店。

她喜欢这个名字,笑口常开?于是走进去称了一斤糕点。

掏钱的时候,连名片也一齐掏了出来。

这个董事长,叫迟官堂。

他本人瞧着约摸四十几岁的样子,轻淡的眉毛下头是一双小三角眼睛,脸色是病白色,嘴却是浓红色的厚嘴唇。

像抹了口红似的。

头发黄而细,贴在额头上,偏分的长及眉头。

不知怎么的,印象中似乎是见过这样的眼睛和嘴,一时却也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一天半以后的午后,临近傍晚时分,迟官堂亲自打来电话,通知梅淑两天后去上班。

他要她照着名片上的公司地址找。

又问她住哪里?

告诉她应该坐几路公交车,到哪里换乘哪一路,再走路穿过哪个广场,哪条街。

迟官堂跟她细致的讲了路线图。

于梅淑而言,因为对城市的陌生,还是哪里哪里都没记住。

只记得63路公交倒到102的青年路上。

谁知道挂了电话迟董又发了一条路线短信到梅淑手机上。

最后括弧署名,也写的是迟官堂。

梅淑是从来没见过这样细致,谦卑,温恭的老板。

到了那天,梅淑辗转找到了公司,公司在一个大厦的七层。

再往上是一个律师事务所,往下至三层全部是美容塑身女子会所,一二层是家用电器专卖。

一层的偏侧匀出一间秀气的奶茶店,玻璃门里养着几盆不知道名字的花,红滴滴的大花朵,一朵一朵也伸着脖子往外头照。

也不知花们在等谁归?

奶茶店里鲜有人迹。

一个穿着桃红袄的年纪轻轻的女店主,蹲在花跟前,把枯了的花啊叶啊的摘下来,揉碎,再匀匀的洒回到花土里,做花的肥料。

梅淑忽然想起来,她母亲跟梅瑰也都是喜欢养花的,也是这样的方式去处理枯花残叶的,还常用淘了米的水浇花。

那一团一团红影,倒叫梅淑想起母亲养的秀秀梅和扶桑,跟长姐梅瑰养的君子兰。

七楼的会议室门口站着十来个生疏脸孔,会议室闭着门,有人说公司高层跟培训师正在里头碰面。

梅淑站了一会儿,有人开了门叫所有人进去。

一坐下,迟董事长先给大家简单介绍了一下公司状况,又开始一一介绍公司管理团队成员,跟他的小秘书。

她变换了发型,成了一头爆炸的亚麻黄的短发,衣服是一套黑色职业西装,薄薄的眼皮上刷着深紫色眼影,棕红的口红。

梅淑认识她的,当时她还是钟至善的未婚妻。

迟珊珊把眼睛钉在梅淑身上,对她笑着点了点头。

开完会后,只新人留下来接受培训,过了一会儿以后,迟珊珊又进来单独把梅淑叫了出去。

梅淑跟着迟珊珊来到一间办公室,请她坐下,给她倒了一杯原味的奶茶,微笑着端给她。

那微笑是笑里藏刀的微笑。

梅淑手掴着杯子说:“迟秘书,谢谢。”

迟珊珊自己也倒了一杯,在她身边坐下,说:“也没问你喜不喜欢喝奶茶?咖啡,白开水,橙汁都有。”

梅淑说:“都行。”

迟珊珊把一条腿翘在另一条腿上,抖着说:“怎么,你跟他一块来的,他怎么样,肯定过的很滋润吧?倒是瞧着你脸色不太好,有点发白。”

梅淑说:“他挺好的,我也很好。”

迟珊珊问:“你是不是觉得特别有成就感?”

梅淑说:“什么成就感?不懂你说什么,我还没开始工作,还没有成就。”

迟珊珊愕然笑道:“你说我说的是什么成就感?你不懂吗?当然是成功抢走别人未婚夫啊,这对女人来说不是十分有成就感的事?像我这种人就不行,我是脸皮薄,要脸的。”

梅淑笑问:“你说的是谁的未婚夫?”

迟珊珊说:“我的未婚夫,钟至善呵,你真有意思,还装傻充愣?”

梅淑笑起来,喝了一口奶茶说:“我的未婚夫叫颜鸽飞,不叫钟至善。”

迟珊珊惊讶的盯着她,顿了半晌,方说:“钟至善敢骗我?我就那样不好?他就那么不想要我?厌恶我?好了,你出去吧,我想一个人呆会儿。”

梅淑走到门口,迟珊珊又叫住她,道:“哎?你别以为跟你无干啊,我跟至善我们俩弄成今天这样的结果,都是因为你在他眼前蛊惑他。”

梅淑转过身来望着她说:“我对搅和别人的感情从来都不感兴趣,迟秘书,请问你还有别的事情吗?”

迟珊珊两条腿搭着斜了她一眼说:“公司有一笔一万块的贷款,数额不大,从今年后半年起就没收到过利息,等你们培训完了,我把这差事交给你怎么样?”

梅淑说:“是我工作范围以内的事我会尽力做好的。”

迟珊珊说:“好啊,那这好事我一定给你留着,以后这样的好事我都会第一个想到你的。”

梅淑晚上回到家里,心里竟一点都不惧,她只不过拿工作上的为难为难她。

迟珊珊心里有气,说到底,最苦的还是她自己。

女人,总是要为感情受苦,她把气出在另一个女人身上,仿佛觉得可解气些,心里着实还是苦的。

她最想要的,是钟至善能回到她身边。

可他那样绝情的不要她。

他伤了她,她返回来也还要一次次的伤她自己。

像是报复了他?

女人何苦为难自己呢?

爱情这样深的海,总是晴天少,雨天多!

果然,迟珊珊,在公司培训结束的当天下午,就把这个贷款人的信息交给了梅淑。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