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绿色恋歌

66 夜幕下的哨兵

绿色恋歌 文城城 2065 2013-04-01 18:41:05

  小战士小猫爽朗地笑着说:“咱当兵的哪那么矫情啊副连长,没事儿,恁先进去暖暖,把咱俩的站岗情况写上去,恁字儿写得好,不像我,初中毕业,我那破字写出来还丢人咧。”

颜鸽飞跟他互敬了一个军礼,把自己的手套摘下来交在他手里说:“来,你连我这幅也戴上,我一会儿出来换你。”

颜鸽飞才进岗亭几分钟,看见小战士小猫在哨位上打盹,于是又走了出来。

颜鸽飞走过去问他:“是不是困了?”

小战士小猫说:“有点儿,眼皮子都抬不起来了。”

颜鸽飞说:“这个时候正是睡觉的时候,白天打了一天的靶。我记得去年冬天,有一天晚上我去查岗,我们排有个新兵在哨位上站着站着就睡着了,第二天被罚了一百个俯卧撑,结果第二天晚上又在哨位上睡着了,第二天被罚了两百个俯卧撑,第三天晚上这个战士他自己就想了个办法,他最怕吃酸东西,他在军人服务社买了几颗酸梅糖,一犯困就吃一颗,一犯困就吃一颗,结果第三天晚上,真的就没在哨位上睡着过,更绝的是,他在哨位上睡着的时候,握枪的军姿还是相当的标准的。”

小战士小猫说:“我当新兵的时候,晚上也在哨位上睡着过,早上出早操迟到,被罚站军姿,站着军姿也能睡得特香,抬头挺胸的,身板挺得直直的,最后被我们连长给抓住,罚我在小篮球场蛙跳了五十圈。”

颜鸽飞说:“我上军校那会儿,晚上站岗也睡着过,不过那时候我们是两个战友一起站夜哨,轮着睡,嗬嗬。”

小战士笑了起来。

颜鸽飞的眼睛巡视了一下夜幕中死寂的营区,没发现什么异常。

小猫问:“颜副连长,恁想家想嫂子吗?听说嫂子来部队的第二天,恁就来集训地报到了?”

颜鸽飞说:“是啊,不想是假的,你小子想家了吧?”

安静了一会儿,小猫说:“我这段时间常常梦见家里人,我爸妈就我一个儿子,我今年也到期了,想复员回家了。”

颜鸽飞说:“是啊,哪个子女不想在父母膝下尽孝啊,现在征的兵里面独生子是越来越多,我们连有一半就都是独生子。”

小猫说:“我们连也是,我还经常做一个很奇怪的梦,梦见我结婚了,可是总是找不见新娘子在哪?”

颜鸽飞哈哈大笑道:“新娘子肯定是专门藏起来让你找她的,她总得给你一点难度,考验考验你对她的真心。”

小猫说:“要是咱媳妇,藏哪去那也是咱媳妇,是不是啊颜副连长,躲也躲不掉。”

颜鸽飞又问他:“这会儿还困不困?”

小猫挺了挺背说:“灵醒多了颜副连长,恁这个办法还真是好,记得我以前在我们连站夜哨的时候,我们排长查哨的时候也陪我说一会儿话,我就不困了。”

颜鸽飞又看了看营区大院里与营区门外的荒山,低声说:“总感觉今晚哪里不对劲?”

小猫四下里看了看,说:“没什么不对劲的啊颜副连长,每天晚上都是这么安静,今天晚上这么冷,快下雪了吧?”

颜鸽飞收起警惕的眼神,看着他,问:“冷不冷?”

小猫说:“还行,这个地方冬天还不是最冷的,哈尔滨那里的冬天才叫个冷呢。”

颜鸽飞说:“北方屋子里都烧暖器,烧火炉,起码人在屋子里还暖和点,不像这儿,冬天也不好过,北方人来了咱这儿,一下还适应不了这气候。”

小猫说:“那可不是。”

他见颜鸽飞在想什么想得入神,便问:“颜副连长,恁在想什么呢?颜副连长?”

颜鸽飞说:“没有啊,没想什么。”

小猫又问:“颜副连长今年二十几岁?”

颜鸽飞说:“二十八,过了年,马上二十九岁。”

小猫说:“我二十二岁了。”

颜鸽飞说:“真年轻啊,我这已经是奔三的人了,不能回想,这一回想,时间过去的真快。”

小猫又说:“可不是,恁这最好的年华都撂在部队了,我要是再续上一期士官,等复员的时候也二十五岁了,也把我这大把的好青春年华都撂在部队了。他们都说当兵的傻,颜副连长,恁说,值不值得?”

颜鸽飞低了低头,笑着说:“你觉得呢?你觉得值不值?”

小猫端着沉默无言的枪,好好地整理了一下军姿,腰挺得直挺挺地说:“我觉得?我也不知道,这和平年代的,就算没人站岗也没事,又不会有敌军来夜袭军营。”

颜鸽飞望着远处的居住区,说:“有人站岗,他们就睡得踏实,和平年代也一样,一个国家任何时候都不能没有军队,不能没人站岗,自古,军人的职责就是保家卫国,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嘛,但是军队的存在不是为了挑起战争,而是为了维护和平。”

小猫又说:“那要是战争年代,颜副连长恁会不会来当兵啊,要是我,我还真是害怕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叫鬼子的子弹打穿了脑袋了,或者给一枚榴弹炸成肉酱,在那个年代里,有的战士在战场上战死了,连名儿都留不下,有的连全尸都没有,有谁能记得你做过的牺牲啊?”

颜鸽飞说:“没有那个年代的他们,哪有现在的和平年代啊,他们牺牲的有价值,要放在过去,敌国来侵犯,起了战火,我一样会去当兵,只有国家和平了,咱们的父母亲人才能过上安稳的日子。”

小猫说:“这就是那什么什么皮什么存,毛什么来的道理?”

颜鸽飞说:“皮之不存,毛将附焉;国之不存,何以家为。”

小猫说:“这古人说的话还挺有道理的。”

颜鸽飞说:“人年轻的时候吃点苦,来部队当一回兵,这中间的收获,或多或少总会有的,那些没当过兵的人是体会不到的,所以不要觉得后悔这几年,年轻就这么几年,怎么样都是过,虚度就虚度了,能在部队里度过,一样很值得,或许老了以后才能知道,人生最好的时光,原来就是在部队这几年。”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