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绿色恋歌

73 酒入愁肠

绿色恋歌 文城城 2098 2013-04-11 17:44:24

  楼道里迎面跑过来一个扎着卷发马尾的女军医,胸牌上别着实习医生的牌子。她的金黄色的头发和白净的脸,像太阳花一样迷人,更迷人的是她脸上夏季甜甜花一般的微笑,她的牙齿略黄,却丝毫不影响她身上散发出来的那种美的味道。

她是个哑巴,听说她父亲是某军区的大司令,她先后修了两个专业,一个是歌剧,一个是外科医生。修歌剧的时候还未失声,而且声音犹如夜莺般动听醉人,人长得美,歌声也美,她的整个人透露出的就是美的气息,这种气息是不会老去的,只会在年华的单程火车上越来越教人赏心悦目。

姚盛飞很喜欢偷偷地看她,他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令她失去了声音的,这里的人似乎没有人知道。

他们部队里的兵们,都认为他是个美丽的哑巴女军医,私底下也议论她的身上哪里哪里是最吸引眼球的。

还有一样,她的心地也很是善良和慈爱的,她待所有的战友病人都一视同仁。

赵安莲和梅淑吃了饭,一头钻进厨房打打闹闹洗碗筷锅碟,弄得头发上身上都是水。

赵安莲在围裙上蹭了一下湿手,帮梅淑将一缕头发别去耳后问:“哎?亲爱的,你家有酒吗?待会我们喝一点呗,有助于睡眠的。”梅淑一面解围裙一面对着她笑道:“上一次他战友们来家里吃饭,还余下一瓶酒,我去给我们家的酒鬼拿来。”

赵安莲把碟啊碗啊的各归其位,扭过脸来笑对着梅淑道:“你得陪我喝,要不就是招待我不周到,我以后再也不来看你了。”又神秘兮兮地凑过嘴来小声问了句:“你俩没情况吧,打算现在要孩子?嗨,反正他不在家,你一个人也没法要,干脆陪我一醉方休。”

梅淑故作怒状道:“我就招待你不周到了,看你敢不来?你要敢不来找我我就去找你算账,嘿嘿。”

赵安莲推着梅淑的肩膀催着她:“快点快点,去拿酒来,酒逢知己千杯少,今日有酒今日醉,下一次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呢,也不知道还没有下一次。”

梅淑别过脸来看着她用质问的口气道:“你胡说八道什么呢?这么不着调?”

赵安莲把额头贴在她的肩上笑道:“口误,是口误,快去拿酒了,磨磨蹭蹭的,舍不得还是怎么着。”

梅淑一面笑一面念道:“何以解忧,唯有杜康,我这就去请杜康出来,解解你的忧愁。”

赵安莲把头抵在她背上的头发上轻声说:“也请他解解你的忧愁,就怕是,酒入愁肠更添愁,我就想狠狠地醉一次,醉得不醒人事。”

梅淑握着她的手贴着脸道:“女人,到了咱们这个年龄段就该好好找个好男人来疼爱自己,为自己的心找一个家。”

赵安莲抬起脸来跳到她前面笑着对她说:“酒在哪里,我自己去找。”

她们笑闹到卧室里,梅淑从窗台底下的墙柜里取出一瓶酒,转过身对着赵安莲晃着酒瓶说:“要是杜康真能解了人的忧愁就好了,来,我们坐这里,但是,说好了啊,适可而止,不能喝得酩酊大醉,伤身体,否则我会心疼的,你舍得我心疼啊?”赵安莲笑道:“我可舍不得。”

两人围着窗底下的淡橘色的小菱形漆桌,在苹果绿的软质小沙发上坐下。梅淑又从墙柜里取出两个透明的高脚杯来,递给赵安莲一个。

赵安莲五跟手指头捻着酒杯的细脖子打趣道:“这小情调不错嘛,谁设计的?你老公?他有那个浪漫细胞吗?还是你?”

梅淑往她杯里倒了三分之一酒,笑道:“这是房东的创意,我们就是借个景致借个情调。”

赵安莲说:“我们可不能辜负了这样的好情致,来,姐们儿,干杯,小小抿一口啊,这样的氛围里,只适合品酒,不适合拼酒。”顿了顿,又低声道:“亲爱的,我问你啊,有没有人会这样说你——哎?梅淑,你怎么会有那样一个女朋友啊,给煤老板养着,也不知道是三儿啊四啊五啊,你怎么会跟一个不正经的肮脏的女人做朋友呢,有一句话叫人以类聚,物以群分。”

梅淑生气地打住她的话道:“你看你看,又来了,心干净的女人才是最干净的,你是什么样的女人,没有人比我更清楚,即使有恶毒难听的流言蜚语,也不必放在心上。”

她握住赵安莲放在桌上的手,含着泪笑着说:“傻丫头,你在我心里永远都是个大学时代那个干净的好女孩,像阳光一样干净,不管过去多少年,你最初的本真都是那个样子,在我眼里,你一直是你,没有变过,谁在生活中都会迷失,最重要的是,要记得回来,爱你的人永远都会在原地等着你。”

赵安莲破涕为笑道:“你作诗呢,还是作口头散文呢?”又把满是泪水的脸埋在臂弯里说:“亲爱的,我丢了一个人,我不知道去哪里找她?我也不知道还能不能找到他?”

梅淑抿了一小口酒,伸过手来摸着安莲的头发。

赵安莲又说:“我走着走着,就把我自己走丢了,我想如果能退回去,或许会好些?可是梅,我回不去,我找不到我自己,我也不知道去哪里能找到我自己,我的事业,我的婚姻,我的人生,我对我的一切,统统都没信心。”她叹息着,拿手支着脸问:“你说这世上怎么就没有人卖后悔药呢?我还能回去我自己吗?我怎么觉得我一直都是没有归属的,从来都没有过那样的感觉,梅,你知道吗?我就想要个归宿,我活累了,太累了,太苦了。”说完,独自举起酒杯喝了一大口酒。

两个人静静地坐了片刻,梅淑说:“我知道你心里苦,安莲,我现在问你,你别瞒我,你跟马四海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

赵安莲嗤笑了一声,伤心地道:“他在幼师学院新认识了一个学生,在市中心给她买了一个小别墅,他在他外省的分公司还养着一个美院毕业的,是个硕士研究生,听说这个研究生已经给他生了一个女孩。”

梅淑又问她:“安莲,那你爱这个男人什么?”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