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绿色恋歌

74 所谓幸福

绿色恋歌 文城城 2170 2013-04-15 09:40:49

  “我不知道我爱他什么。”赵安莲揉着自己的头发说。

梅淑又问:“崇拜他?心灵的伴侣?那么,在他身上能得到安全感?或者像父亲一样被疼爱被宠着的感觉?还是什么呢?”

“梅,我不知道,也许是,他能给我的一切,正好是我所想要的。”赵安莲说完,给梅淑给自己倒上酒,抿了一小口,自顾自的摇摇头。

梅淑也泯了一小口酒,望着她的眼睛说:“他能给你一个家吗?再过一个十年,两个十年,在你老了的时候,你是需要有一个家的,他能给你吗?他会给你吗?即使他愿意给你,他大你那么多岁,他能陪你几年?别人儿孙绕膝的时候,你一个人孤苦伶仃的,不难过吗?我不想让你受那个孤单的冷落,莲,我一直觉得,如果一个男人真的爱这个女人的话,他应该会给她一个完整的家,而不是消耗她的青春和爱。我非常不喜欢马四海,就是因为他占着你的青春和你的心,他明知道他无法给你一个家庭的,他这是害了你一辈子,你也好好想想,是不是可以尝试着去摆脱掉这种生活,或许这样才可以让你真正开心的生活,莲,我不想看到你心里苦着脸上却在笑,我会很心疼,我不想你在那种痛不欲生的生活里度过余生。”

赵安莲低着头,两根藕粉细长的手指来来回回捻着酒杯,半天才抬起头来望着酒杯里的酒自言自语地说:“马金廷从从戒毒所里出来,突然回小城找我,撞到我跟马四海在客厅的沙发上抱在一起看电视,他跟疯了一眼,砸了家里许多东西,玻璃,电视,茶几,烟灰缸,发完疯就走了,当天晚上十一点他打电话给我,说他一定不会放过我们,他说他要杀了我,之后马四海就从没回来过我这里的家,他给我快递了一张两百万的银行卡,多么好笑,一段有价的感情,一个交易,买卖,物品,奢侈品。”

个中的无奈和受伤,她怎么可能不懂得,她只是不想去碰,不想去面对,她也不知道怎么去面对。

“你留在我这里吧,别回去了,换一个环境,找一份新工作,重新开始另一种简单的生活。”梅淑说。

“梅,像我这种女人,你认为还能重新开始吗?我知道,自始至终,陪着我的不嫌弃我不放弃我的人,只有你一个。你知道吗?我都嫌弃我自己,看不起我自己,厌恶我自己,我都放弃我自己了......我最近常常想起贺青来,梅,你还记得贺青吗?我现在越来越怀念他。”赵安莲冷笑了一声,凝着眉望着窗外头的黑夜说。

梅淑回忆道:“贺青?我记得他爱穿黑衬衫,那时候你也爱穿黑衬衫。”

赵安莲笑起来:“如果我当时不回小城,现在是不是我们的女儿或者儿子都两三岁了?”怔了怔,又说:“不知道他现在在哪?我当时要是选择跟他在一起,现在不知道生活会是什么样子的?女人呢,选择一个男人就是选择一种生活,就像你,就像我。”

梅淑说:“每一个选择都有它的烦恼,无论如何,现在都不要多想了,因为你当时没有选他,现在一切只道是枉然了,懊悔也无济于事,白白惹得自己更多一重难过,莲,不要让自己活得那么辛苦,也不要去回想当初,让它过去,要紧的是以后,回忆里的人是给不了你幸福和归宿的,而且物是人非,也是根本回不去当初的,人,坐的是一趟单程车,没有回程的车票。”

“单程车……是啊……单程车,人活着就是这么愁肠百结的事儿,不管表面瞧着是一个多么轻松的人,只能说是面对生活的态度不一样,这句话也是你给我说过的,生活就是’树欲静而风不止’的,想清静也清静不了,你表妹也不让你们清清静静过日子,你们那么难才在一起了,感情是解药,也是毒药,会把一个正常人变得面目狰狞,不择手段,你别不当回事儿。”赵安莲点了点头,抿了一大口酒,半空中晃着空杯子,隔着杯子望着梅淑道。

梅淑也默默地抿了一口酒,拿起酒瓶来一面倒酒一面说道:“我跟凌慧从小一起长大,她说到底是一个心地善良的好姑娘,我觉得她不会做什么恶毒的事情,我相信她,也相信颜鸽飞。”

赵安莲哼笑一声道:“那可说不好,人在社会上会身不由己,在感情中同样也会,别把人都想象成大好人,从前是一个人,在经历过一些事情后,或许就是另一个人,人是会变的,感情也是。”

梅淑只默默笑了笑,举起酒杯来抿了杯子里的一口酒。

“对了,我在来的路上,在街上好像看到甄忆了,他也在这里?你见过他吗?”赵安莲问。

“甄忆?我不知道他在这里啊,毕业以后就没再见过他。”梅淑说。

赵安莲抿完杯里的酒笑道:“我也是,不过有一回碰见于鹏,听他说了点甄忆的近况,他好像念了研究生,现在正读着博士呢,他个人情况于鹏没有说,他当时在大学可是热烈追求过你的,你忘了?”

“都是什么时候的事了,人家现在也早该成家了。”梅淑说。

“那可不一定,说不定人家还想着你,等着你,保持着单身呢,再说你现在又没跟颜鸽飞拉了结婚证,这两个男人,两种完全不同的生活,要是有重新选择的机会,你可得仔细想好了,选择颜鸽飞,你就是一个孤独的辛苦的军嫂,选择甄忆,他可是一个前途无量的高材生。”

梅淑笑了笑,摇摇头道:“人家结不结婚是人家的事,我跟谁结婚是我的事,你别胡说八道了,我在大学的时候就已经做出选择了,而且,我觉得,我的选择让我很幸福。”

“梅,你所谓的幸福是什么?”赵安莲问道。

“幸福?我的幸福就是父母健在,有一个知己,有一个爱人。”梅淑笑答。

“我的幸福,就是看到你幸福,来,我们姐妹干杯。”赵安莲说完,举起杯子与梅淑的酒杯轻轻碰了一下,一饮而尽。

窗外的夜色渐浓,浓的像谁一不留神打翻了墨汁,洒的到处都是。梅淑放下空杯子,望着窗外自言自语地喃喃道:“才一会儿的功夫,不想夜都这么深了,时光飞逝,光阴流水,说得一点都没错。”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