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绿色恋歌

87 逃兵

绿色恋歌 文城城 1503 2013-05-29 12:42:09

  “来,给我看看,没写寄信人地址,只有收信人地址,哎?背面有,是从新疆寄来的。”另一个女学生抢过信封。

“哦,肯定还是凌慧那个军官男朋友,是不是,凌慧?”

凌慧拉着一张脸抢走信,回到自己的座位,拆开信封,里面只有一个卡片。

她们见状,也都没跟来,远远关注着。自从爱上表姐夫之后,她的心就没有一天真正开心过,总是小心地揣着,现在也快揣不住了。关于母亲的那道伤口每日每近黄昏时分,也会剧烈复发,那是永不可能痊愈的伤,躲是躲不掉的,即使换了城市,换了空气,痛如影随形,像是长在了心里的一个肿瘤。

她端看着卡片,卡片的正面是一片整齐的迷彩营房,营房的顶上是一轮清瘦的黄月亮,卡片的正面用荧光蓝的笔迹写着一首诗:

我爱你,不光因为你的样子,

还因为,和你在一起时,

我的样子。

我爱你,不光因为你为我而做的事,

还因为,为了你,

我能做成的事。

我爱你,因为你能唤出,

我最真的部分。

我爱你,因为你穿越我心灵的旷野,

如同阳光穿越水晶般容易。

我的傻气,我的弱点,

在你的目光里几乎不存在。

而我心里最美丽的地方,

却被你的光芒照得通亮。

别人都不曾费心走那么远,

别人都觉得寻找太麻烦,

所以没人发现过我的美丽,

所以没人到过这里。

这是爱尔兰诗人——罗伊•克里夫特,浪漫的爱情诗,《爱》的原文的一部分。

凌慧心想,没想到赵树森人看起来笨笨的呆呆的,还挺浪漫的,能想到去摘写这么一首浪漫的外国爱情诗。

这是她最喜欢的一首诗。

整个信,都没有署名,可是在新疆的那两个男子,只有赵树森知道她的新地址,时杰睿是不知道的。

自从那个下午之后,她都没有再和时杰睿有过任何的瓜葛和联络。

他的样子,她都快记不清了,她不想记得他,可是也不由她,脑际总是不经意地闪过模糊的画面。

这时,学校门口传达室的王大爷在教室窗底下喊她,说是学校门口有人找,她以为是表姐梅淑呢,没想到,她来到大门口,却见到了赵树森。

赵树森身穿新军装,理着寸头,干净帅气的站在门外看着她。

王大爷放他进来,说:“你要找的人已经来了,你进来吧,别在校园里乱跑。”

赵树森点点头:“嗯,谢谢大爷,我知道了。”

见王大爷回到传达室关上了门,凌慧才对赵树森说:“你在这儿等我,我去跟班主任和教导处请假,我们出去。”

他们走到城西的一个公园,在长长的朱红廊亭里坐下来,凌慧的心情很复杂,她亦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抑或什么都没有想,空白如洗的。

她跟他在一起的时候,她的心是踏实的。

赵树森看了一眼凌慧,问她:“慧慧,你的心情好点了吗?这段日子,你一个人过得好吗?”

凌慧却反驳:“我一个人?怎么会是我一个人?这么多人,来来去去,我本来已经过得很好了,可是看见你就变得不好了,你怎么突然来了,也不事先打个电话!”她任性地信口开河。

赵树森依然自说自话:“发生了这么大的变故,我来看看你,我给你写信你不回,给你打电话你也不接,我联系不上你,又见不到你,不知道你好不好,我实在不放心。”

凌慧傲慢地问他:“你操好你的心就行了,别把心操在我的身上,我们这不咸不淡的关系,我又不是你女朋友,或别的什么,你也不是我男朋友,对了,你寄来的卡片我都收到了,卡片上的风景很土,卡片背面的诗很洋气,你怎么知道我喜欢那首诗的?”

赵树森疑惑地看着她问道:“卡片?什么卡片?我从来没寄过什么卡片给你啊,也不知道你喜欢哪首诗!”

“不是你寄的?”顿了顿,凌慧又在喉间“唔”了一声,转念又问他:“这次来没跟部队请假吧?是不是当逃兵了?没出息!”

赵树森点点头,埋下头去:“你怎么知道?”

凌慧又说:“前几天,你们部队给我来过电话了,说你不见了,你在部队留的是我的手机号码?你为什么留我的手机号码?”

赵树森说:“是,你知道,我家没电话,我爸也没手机,离我最亲近的人,只有你一个了,所以我……”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