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绿色恋歌

82 倾慕

绿色恋歌 文城城 2102 2013-05-20 08:43:47

  凌慧走了以后,梅淑正在厨房洗早上的碗,才一下子反应过来她刚才的话里话。她笑了一笑,跑到窗口往下看时,凌慧已经飞奔到小区门口,打了一辆车,钻进了夜色中。

梅淑实在不放心凌慧一个人,又给她打电话过去,凌慧是纯粹不接她电话的,只回复一条短信息过来——请你对爱情自重!!!

梅淑短信回过去:我和甄忆磊磊落落,只是大学同学,仅此而已,倒是你出什么事了?你钱够不够用?一个人路上注意安全千万,到校告诉我一声。

凌慧回复:我这么大的人了,我会独立处理好我自己的事,不用你操心,还是先操心好你自己的破事吧。

梅淑再拨电话过去,凌慧那头,已经设置来电转移了。梅淑只好再写一条短信:在这个城市里,姐这里就是你的家,要是有什么难事别瞒着姐,姐还是你的亲人。

短信息发送失败,原来是她自己的手机欠费停机了。手机一出现什么状况,她就会莫名紧张,她担心颜鸽飞会打不进来电话,他就要比武了,也许是到了最后冲刺关头,忙得团团转,疲惫得很。

她想他了,想念总是这么突如其来。

而她的这份爱情,不得不牵扯到很多人,就表妹凌慧而言,在她眼里慧慧就还只是个情窦初开的少女,她也有过那个懵懂执拗的时候。

那是大一元旦的合唱比赛上,她记得,她做指挥,甄忆做钢琴伴奏的。那个时候,她是倾慕过他的,他干净中透着一股才气,总是幽幽郁郁。却也只是倾慕而已。就好像一个穿着白衬衣蓝短裙的女生站在一尊白玉石的宙斯雕像底下,仰脸望着它的那样一种感觉。她不想和仰望的感觉谈恋爱,她会觉得没有落地感和贴心感。而颜鸽飞于梅淑而言,是爱,是真真实实的相依为命的感觉,不需要仰望,她可以在他面前出尽洋相和丑相,也用不着担心他会嫌弃她。

梅淑打早醒来,先给信贷部主管打电话请了一个小时的假,她去火车站送甄忆。

火车站里灯火通明,人潮拥塞。在1号候车厅里,甄忆于人群中向梅淑招了招手,里头穿着一件格子纯棉衬衫,枣红色的围巾垂在灰棉衣外头。他俊相依旧。

甄忆请梅淑先到2号出口的休息椅上坐,梅淑看了一眼正墙上的电子表,说:“甄班,还有十分钟检票。”

甄忆低着头,笑了笑:“怎么,迫不及待要送我走啊?”梅淑道:“你怎么会这么想?”甄忆嗤地一声笑了出来:“我是跟你开玩笑的,呵呵。”又轻声说:“不过说实话,你就没有一丝丝的舍不得?”

梅淑说:“怎么会没有呢?甄班,我们永远是朋友对不对?从前是,现在是,以后是。”

甄忆摇摇头低声连着问她:“难道你当真对我没有半分的留恋?我还有几分钟就走了,你就真的对我没有一丁点儿的不舍吗?哪怕只有零星半点儿?我就那么不堪?”

梅淑说:“你什么都很好,哦,你当年可是咱们大学的校草,甄班,你永远都是我们的甄班。”甄忆端坐在椅子上,眼睛不知道盯着哪里看好。

他的眼睛扫到一个女孩子的眼睛,她也正远远地朝他看过来。

甄忆又看了那个女孩子一眼,她看看甄忆,看看梅淑,他确认自己对她有一点眼熟。梅淑也看见了她,她对她似曾相识,但一时又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时间到了,梅淑送甄忆走,随着甄忆走了一段,在通道外止住步,说:“甄班,我就送你到这里了,一路顺风。”

甄忆说:“抱一下再走吧?离别的时刻应该有一个拥抱。”他放下手里的行李箱拖杆,浅浅拥抱了一下梅淑。

梅淑说:“甄班,再见面的时候,我希望我们不要因此断了同学情义,我也会默默为你祝福,希望你早日找到合你眼缘的女孩。”

甄忆说:“后会有期,你要过得幸福,要是哪一天改变主意了,打给我,我的手机号码永远为你留着。”

梅淑嗤的一声笑了出来。

甄忆正色道:“我不是开玩笑的。”

梅淑点点头,说:“我知道,甄班,我会打给你的,因为我们不仅是同学还是好朋友,对不对?”

甄忆走进通道,遥遥给梅淑摆摆手。梅淑也微笑着再次跟他挥了挥手。甄忆又看到刚才盯着他看的女孩子,他猛地想起来,原来她是他的一个女学生,叫张纯。

她正是高广博高班长妻子白钰的干妹妹。

梅淑从人山人海的火车站挤出来,在停车场怎么都找不到自己的电动车,已有几个同样遭遇的失主在那里干着急。其中一个中年男人报了警,几分钟后,几个警察赶来查看了现场,笔录下每个失主的情况,联系方式。梅淑在火车站对面的街口垂头走着,一辆部队轿车在她跟前停下,开车的战士正是高广博。

他叫住她:“弟妹,上哪去?”

梅淑抬起头:“高班长?你出来办事啊?”

高广博说:“是啊,刚去火车站送几个机关干部,你在火车站干嘛呢?”

“我来送一个大学同学。”梅淑应道。

“哦,今天风真大,副连长还有两天就回连队了,那你现在去哪?”高广博问。

梅淑说:“我准备回家了。”

高广博说:“正好顺路,那你上车,我捎你回去。”

梅淑的一头黑发给一股西风吹的乱蓬蓬的。

高广博看了一眼副驾驶座上的梅淑问道:“弟妹,你没事吧?”

梅淑说:“刚才在火车站丢了电动车。”高广博说:“火车站最乱了,小偷也最容易趁乱偷窃。”梅淑说:“挨着的几辆都丢了,有人报了警,警察说如果找到车子会给我打电话的,可是我觉得找到的几率,为零。”

高广博说:“一般像这样的情况,应该是什么盗车集团干的,找到的几率有百分之七八十,不用担心,有一次过年的时候,我媳妇来部队探亲,就差点丢了钱包,幸好发现得及时,我一把揪住那个小偷的手,他偷了好几个人的东西,火车票也偷,能倒卖赚钱啊,那个孩子才十七八岁,不走正途。”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