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从来未热恋,原来已深情

一通电话

从来未热恋,原来已深情 殷寻 2086 2012-08-23 09:00:00

    姑姑很早就在这座城市里扎根,嫁的姑父是当地人,所以姑姑自然学的一嘴子京片儿味儿,姑姑这个人一向喜欢夸张,再加上自己儿子已是成功人士,自然在众多亲戚面前喜欢指手画脚,也包括对她。

  庄暖晨连跳车的心都有了,赶忙将手机移到另一只耳朵上,不自然地说了句,“姑姑,我现在不方面讲电话,一会儿我给你打过去——”

  “你别跟我打马虎眼,今天不从你嘴里套出点实话,以后还不定你怎么找补呢?暖晨你可老大不小了,26了,老姑娘了,要不是看在亲戚的面儿上我哪有那么多闲工夫管你?我可听你表哥说了,那人不错,年轻有为,有车有房的,就差个北京户口,不过人家那么有出息,还差户口钱吗?你还是——”

  “姑姑,替我谢谢表哥,我跟那个人真的不合适。”庄暖晨见姑姑越说越来劲,赶忙彻底打断她的念头。

  “什么叫不合适?”电话另一端彻底急了,嗓门几乎要穿透电波,“那你想要什么样儿的?你知道你表哥花了多大力气才搭上线的吗?昨儿你爸还电话来操心你的事儿呢,我还跟他们拍着胸脯说这次一准儿成,你现在说不合适让我怎么跟你父母交代?”

  庄暖晨被震得耳膜生疼,微微偏头,将手机离耳朵远一点,没曾想眼角扫过江漠远的神情,他似乎想笑却也没笑出来,只是薄唇微微勾着。

  里子面子全都丢光了!尴尬地缩到一边,又重新将手机贴在耳朵上,叹了口气道,“姑姑,你听我说——”

  “是你听我说才是!”姑姑是个厉害角色,一般人都吵不过她,“你都26了,再不嫁人的话就只能找个二婚的,你想跟人当后妈呀?你怎么就不掂掂自己的分量呢,你说你,一个外地人,没北京户口,没房没车,工作又不是铁饭碗,你想攀高枝也攀不上啊,趁着还年轻赶紧找,要不然过了这个村儿就没这个店儿了,明不明白?暖晨,我可是答应你爸一定要给你找到为止,你在哪儿?实在不行再跟那个小伙子见一面。”

  庄暖晨一个头两个大,一则是姑姑的声音太大,二则是姑姑的话令人震惊,闻言后她下意识地脱口而出,“不不,我不见了,姑姑,那个……我已经交男朋友了。”话刚出口就后悔了,因为她知道依照姑妈的脾气一定不会善罢甘休。

  果不其然,电话另一端立刻变得兴奋,“什么?你已经交了?交了就好,这样吧,这个周五晚上你带过来让我瞧瞧,我给你把把关,要是比得上前晚那个小伙子姑姑也就没什么意见,要是比不上可不行,你还得继续给我相亲。”

  “周五晚上?姑姑,我加班——”

  “加什么班?人生大事重要!就这么说定了,不来可不行,我会第一时间通知你爸妈。”那边说着就挂断了电话,丝毫不给她任何的喘息机会。

  庄暖晨欲哭无泪地看着手机,良久后才缓缓放进包里,周五晚上,短短这几天让她上哪找男朋友去?下意识叹了口气,自己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遇上麻烦事了?”身边男人开口,淡若清风。

  庄暖晨这才意识到身边还有个男人,刚刚那通电话想必他也听得很清楚,也只好无奈说了句,“你也听到了,相亲。”

  这是她第一次在他面前提及私事,一直以来,她和他在宴会之外都近乎陌生,就算有单独相处的机会也是淡淡的,很疏离。

  江漠远抬手微微松了松领带,眼梢闪过一丝笑意,却不是讥讽神态,“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很平常的事。”

  “你觉得一对陌生男女抱着结婚为目的而相亲很正常?”她反问,身子微微朝他倾斜,眉梢泛着疑惑。

  江漠远看向她的眼神中多了一丝探究,轻声道,“不然呢?”

  庄暖晨一时语塞,是啊,不然呢?相亲不就是为了结婚吗?

  江漠远见她不说话了,也就不再继续这个话题,坐正后似有似无地说了句,“相比艳色的礼裙,裸色更适合你。”

  一句话点醒了庄暖晨,脸微微一红,赶忙从包里掏出各类报销凭据,一张张交到他手里,“呐,这是礼裙钱、这个是美容院的、这个是鞋子钱、这个是……”

  “直接告诉我多少钱就行了。”江漠远倒是看也没看,直接说了句。

  “等等啊,我算一下。”庄暖晨赶忙查看账单,一张张看得仔细,她一向跟江漠远算得清楚,他是雇主嘛,自然要找他报销了。

  待算出个数字后,她刚要开口一下子想起了昨晚,脸色泛起无奈,又将这些单子统统装回包里。

  江漠远看着奇怪,不由问了句,“怎么了?”

  庄暖晨叹了口气,十分真诚地看着他,“我知道昨晚上的租金有多贵,当然不可能再让你报销什么费用,这样吧江先生,以后我可以免费做你的陪同,直到赔完昨晚的租金为止。”她一向不是个喜欢占便宜的人。

  “你要用这种方式来赔租金?”江漠远许是没见过这类交换模式,黑眸泛起一丝笑意。

  庄暖晨用力点头,“不瞒你说,我只是个打工的,平时也攒不下什么钱,让我一下子拿出那么多钱还不如要了我的命。”说到这儿,她赶忙补上了一句,“不过事先说好,我只拿一半儿的租金。”

  “为什么?”江漠远的兴趣倒是被她提起来了,微微侧身看着她。

  她抬手指了指他的衬衫,“你没换衬衫,昨晚住四合院你也有份,租金当然要一人一半儿。”

  江漠远似乎被她的话逗笑,薄唇微微勾起,但也没多表示什么,只是轻轻点头,“随便你吧。”

  “那就好。”庄暖晨无力地转身看着车窗外,突然之间感到天塌地陷的,她只是想赚个外快而已,没想到却背上了五十万的外债,老天爷,虽说她是讲义气不假,但也不要这么玩她吧,事到如今只能通过自己的努力来偿还了。

  不过……

  脑中灵光一闪,庄暖晨忽的冒出个主意来,赶忙又转身看着身边的江漠远,“江先生,我可不可以从你身上攥点钱?”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