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从来未热恋,原来已深情

姑姑的盘问(4)

从来未热恋,原来已深情 殷寻 1227 2012-09-03 13:23:54

    

  姑姑被姑父说得不乐意,怏怏地拿起了筷子。

  

  江漠远则点头微笑,拿起筷子用餐,举手投足尽是优雅。庄暖晨在旁边吃得无滋无味的,心一直提着,生怕姑姑又扔了什么炸弹过来。

  

  “小江,来,陪我干一杯。”姑父端起酒杯,满满的茅台溢着馥郁酒香。

  

  “姑父,这么一大杯?你们还是随意吧。”庄暖晨一听他说要干了,吓了一大跳,姑父的酒量很好她知道,但这个江漠远她可从没怎么见过他喝白酒。

  

  “这第一杯酒怎么能随意呢?”姑父笑呵呵道,“这男人能喝多少酒就代表着能办多少事,明白吗?”

  

  庄暖晨不由汗颜,这是什么歪理邪说?

  

  江漠远却不动声色地伸手轻揽了一下她的肩膀,笑说道,“这杯的确应该干了,姑父亲自下厨辛苦了,来,姑父,这杯我敬您。”说着,举杯轻轻在姑父的杯子下方碰了一下,仰头一饮而尽。

  

  他的爽快令姑父连连赞叹,自己也一口干了下去。两人又连连喝了几杯酒后,姑父打开了话匣子。

  

  “小江啊,别看我现在退休了,可是福楼那边一天三次地来请我,嗨,我就偏不回去,好不容易退休了,我去受那个罪?”姑父夹了一口菜吃进嘴里,“不过话回来,在福楼那几年啊还真是学到了不少国外餐厅的管理技巧,那叫一个严格啊,我也学会了不少法语呢,小江,你懂法语吗?”

  

  庄暖晨下意识看向江漠远。

  

  江漠远轻轻放下筷子,态度始终保持着温雅有礼,“只是略懂皮毛而已,法语的确很难学。”

  

  她微微挑眉,没说什么,却发现他有个习惯,每次姑父问话的时候,他都会将手中的筷子放下,这种礼节习惯并不是一朝一夕形成的,说明他有很好的家教。

  

  “是呀,当时我就学了很久,不过还是让我学会了几句,我还会背诗呢,那个……哦,叫做‘我们’。”姑父说着就开始了自卖自夸,摇头晃脑袋地背起了法语诗歌,背着背着,突然想不起来了,看向庄暖晨,“那句‘我渴望与你一起生活’之后怎么说来着?”

  

  庄暖晨无奈地笑了笑,“姑父,我只是业余地时候去上上法语课,哪会背这个?”

  

  “那就不问你,小江,怎么说来着?”姑父喝得有点hight,倔劲上来了。

  

  “老颜,你喝多了吧?少喝点,别拉着谁都跟你背什么法语诗,这些年轻人能懂什么?”姑姑开口,皱着眉头道。

  

  “那我翻书去,小江,你等着。”姑父说着就要起身,他的倔劲一上来还真是无人能挡,庄暖晨刚要起身搀扶,却见江漠远站了起来,拉住姑父从容笑着,“您坐下吧,别找了,我告诉您。”

  

  姑父一听来了劲,立马坐下。

  

  江漠远也坐了下来,说了句,“J'ai.envie.de.vivre.avec.toi,J'ai.envie.de.rester.avec.toi。Toute.la.vie,de.rester.avec.toi,Toute.la.vie,toute.la.vie,toute.la.vie。”优美的法语从他唇齿间崩落,流畅自然,听得庄暖晨彻底愣住了,他的法语说得如同母语般标准,竟然还只是说自己略懂皮毛?

  

  姑父听了连连拍大腿,一个劲地朝着江漠远竖手指,“厉害,真是厉害!小江啊,真人不露相啊。”

  

  江漠远只是轻声道,“我也只会这些而已。”

  

  “小伙子谦虚,我喜欢!”姑父是性情中人,起身拍了一下江漠远,豪爽说道,“平时还喜欢什么?对古董有研究吗?”

  

  古董?

  

  庄暖晨差点被饮料呛到,这个姑父还真是想一出是一出,他哪会看古董啊?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