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寻仙斗妖记

第二章 路遇不平

寻仙斗妖记 李之亚 2780 2016-06-17 08:52:49

  且说那青年不是别人,乃这望城镇庄主周胜发的独生儿子周继来也,这周继来,字奋发,生得眉清目秀,面目清晰,虽然看上去体态斯文,文文静静,但却自小不学无术,专爱旁门左道,并仗其家中有钱有势,自是欺男霸女、胡作非为,鱼肉乡里也。常言贫不与富斗,民不与官争,由于其父是这一方有名的土豪财主,家中不仅广有钱粮,而且还养有十多个教习,自轰轰烈烈,声势惊人,因而无人敢顶撞得罪也,即便偶有人得罪与他,其自也不轻饶,先着教习,不论男女痛打一顿,而后,在到其家中,打砸一番,不拘细软尽皆捶烂,凶狠歹毒之极、自无法比喻也,闹得这一方乡民自是皆惧怕其也。

  却说周继来到达瓜摊前后,一边用扇子拍打着的西瓜,一边肆无忌惮、旁若无人地问询道:“卖瓜的,你这西瓜怎么样,熟不熟啊?”

  且说那卖瓜的也是当地之人,姓赵名一航,对于周继来自是认识,眼见其前来问价,心里虽然不欢迎,但和气生财、来者便是客,还是笑脸相迎了过去,“周少爷,您放心,保证个个都如切开的这个一样,即熟又甜的。”

  周继来问道:“是嘛?卖瓜的,那我们可以尝尝嘛?”

  赵一航大方道:“当然可以品尝啦,周少爷,我保证个个西瓜都甜如蜜的。”

  周继来道:“吹什么,爷尝尝才知好坏的。”

  “是、是、是,周少爷,您尝吧,保证甜如蜜的,”那赵一航说着拿起自己事先切好的,小块西瓜便递了过去。

  “去、去、去,爷不是要饭的,少用这寒碜我。”周继来不可一世地抬扇便敲掉了送递过来的西瓜,而后,旁若无人地吩咐道:“小的们,破了两个西瓜,让爷尝尝?”

  “好的,少爷,”随着一声应答,离其最近的一个体瘦如柴的小子,伸手抓起一个西瓜,‘啪’一下,便将其一分为二,掰为两半,送了过去。

  周继来接瓜在手,又将其一分为二,随着如恶狗啃骨头般,大口大口地品吃起西瓜来。

  众教习旁边眼瞅着,自是垂涎欲滴,禁不住问道:“少爷,怎么样,甜不甜呀?”

  周继来正吃得欢,闻声后,气无好气,言无好言地斥喝道:“甜不甜,你们自己不会尝尝嘛,问我做什么,我又没说不让你们尝,再说卖瓜的又不是不让你们尝。”

  众教习闻言,立时蜂拥而上,不用分说,抓起贷摊上的西瓜,便掰的掰,拳的拳,啪的啪,砸打起各自手中的西瓜,便旁若无人似的大口大口地吃啃起西瓜来。

  且说赵一航正为周继来平白无故的大吃特吃心疼着,猛然见之,顿时气火攻心,怒火中烧,立刻便歇斯底里地向周继来大声叫喊了过去,“周继来,你、你、你不要气人太甚,我这是卖的,不是你们如此这样祸害的,今日里你不说个子丑寅卯来,你、你、你是走不掉的。”

  那周继来正在大口大口地猛吃着,猛然闻声,‘啪的’一下,便将手中西瓜摔在了地上,抬头厉声斥喝道:“卖西瓜的,我们吃你个西瓜怎么啦,那是爷我看得起你,不然,让你周爷我吃,我都不会吃的,你不要狗坐轿子,不识抬举。最好赶快给我闭嘴,站到一边去,不然,惹火了爷,连摊子都给你砸了。”

  赵一航怒吼道:“周继来呀,周继来,你不要以为家有万贯、富甲一方,就可以财大气粗,就可以任性胡为,今日里我赵一航就是拼着一死,也要向你讨要公道的。”

  周继来自没有想到来人竟然横竖不吃,自是气恼,立时便下达了命令,“好你个赵一航,即然给脸你不要,那就怪不得我了,来呀,把他的摊子给我砸了。”

  众教习闻言,立刻,丢掉手中正吃的西瓜,上前伸手便将瓜摊掀翻在地,而后,随机便‘噼里啪啦,’对滚落到地上的西瓜乱踩乱跺去。现场之情况自是惨不忍睹也。

  郭子成正在瓜摊前挑选着西瓜,猛然见之,自怕砸伤自己,急忙便躲闪到一边去。

  那赵一航自是气得怒发冲冠,火冒三丈,刹时间,声如洪雷般大叫着,“周继来,你这没有人性的东西,我给你拼了。”抓起身边的一根扁担便不要命似的,向周继来扑打了过去。

  那周继来见之,自不会束手就擒,坐以待毙,一边急忙指挥手下迎战,一边急忙便往旁边躲闪去,自万万没有想到由于太过慌张,连连后退躲闪中,一个不注意,撞到一个人的腿上,便啪一下,摔倒在地了。

  且说那被撞之人,不是别人,乃郭子成也,他本想买个西瓜即解渴又当饭的,万万没有想到会出现这种情况,本就对周继来无理不满与气恼,现在猛然被撞后,摸着有些疼痛的腿,心中的怒气不由得便升腾起来,立时便脸无好脸,言无好言地斥责过去,“你干什么,走路不长眼睛啊,瞎子也不会这样的,别到处乱撞,告诉你,撞坏了那个零件,你都赔不起的。”

  周继来一向自高自大惯了,又那受过别人的斥责,现猛然遭受,又岂肯认输服软,纵身从地上爬起后,立刻便针尖对麦芒,枪头对刀锋,张牙舞爪,呲牙咧嘴,毫不相让地顶了过去,“撞你怎么啦,是你站的不是地方,假如你要不站在这个地方的话,爷会撞着你吗?看到爷过来,你不让不说,反而还怪爷撞你了。”

  郭子成道:“周继来,你是谁爷,说话嘴巴放干净点,不然,我可就不客气了。”

  周继来不可一世道:“不客气怎么着,告诉你,在这望城镇里不是你说了算的。”

  郭子成怒斥道:“周继来,我承认,在这望城镇里,不是我说了,但你要弄清楚,刚才是你先撞的我,而不是我撞的你。”

  周继来自不当回事道:“小子,是我先撞的你,那又怎么样,在这个有钱就是爷的社会,你就得给爷陪礼道歉,不然,爷就让你吃不了兜着走的。”

  郭子成道:“是嘛,如此说你先撞了我,我还得向你赔礼道歉啦。”、

  周继来威吓道:“那是当然,不然,你走走试试,我管打断你的狗腿。”

  “是嘛,如此我这就给你赔礼。”郭子成自是气炸连肝肺,刹时间,趁其不防,攻其无备,猛然飞扑上去,抓住周继来的领脖子,左腿一个横扫,便将其放翻在地,而后抡起手掌照其脸上,便不分三七二十一地狂打了过去。

  周继来猛然遭擒,自不肯坐以待毙,白白挨打,立时便狂喊乱叫着挣扎反抗来。

  郭子成又岂容他抗拒,出手之快,自如暴风骤雨般,即猛又狠,直打得周继来一佛出世,二佛升天,眼花缭乱,目迷五色也。且并边打边怒骂道:“你爷啊爷,还叫啊,叫爷呀。”

  这周继来那曾受过这样的打,立时便哭爹叫娘般连声求饶起来。

  且说那十多个教习正合力围攻追打已经败下阵的赵一航,猛然闻声后,自是大惊失色,立时便分出四、五个人向郭子成围打了过去。

  郭子成一阵痛击,发泄了心头怒恨后,猛见四、五个如狼似虎的教习气势汹汹,杀气腾腾,向自己扑打过来时,面对其人多势众之情况,深知好虎斗不过群狼,人少斗不过人多,刹时,不等其靠近自己,机灵的他拔步便走,并边走边回头指着周继来怒骂道:“周继来,你这作死的东西给我记住了,下次胆敢再犯到我手里,定叫筋断骨折的。”

  那周继来被众教习从地上救起后,满脸是血的他自是恼羞成怒,气极败坏,立时也不在追打赵一航,指挥众教习便狂喊乱叫着,快如飞风般向郭子成逃走的方向追赶去。吓得路上的行人自是纷纷闪躲避让也。

  郭子成眼瞅其追来,自不由自主便加快了步伐,飞身走出村口后,机智的他深知直走是很难逃脱追赶的,刹时,也不在往前行走,随机便借着村外树大林密,草高路多之情况,转身便不慌不忙往东面走了一阵后,寻了个林密草高的地方便躲了起来。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