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寻仙斗妖记

第五章 叹失宝剑

寻仙斗妖记 李之亚 3044 2016-06-20 07:41:21

  话说周继来看到后,自不会坐视不理、袖手旁观,随机便也加入了战斗中去了,当开始占据上风时,浑身上下自是有无穷的力量,出手砸人之快,自疾雷不及掩耳,迅电不及瞑目也。但当看到郭子成他们招架不住,逃到岸上后,自己这方不仅没有占到便宜不说,而且还接连中砸时,心顿时便凉了半截,垂头泄气中,当看到赵正春他们纷纷为郭子成寻找运送弹药时,自是怒恼生气也,刹时,便将不能获胜的原因怪罪到赵正春他们头上,把心中的怨恨和怒气,向赵正春他们几个发泄了过去,一窜半尺多高地叫喊了过去。“赵正春,你们几个不想活了吧,竟然敢公然和我作对。”

  赵正春厉声斥问道:“周继来,你信口胡说些什么,咱们皆一个村子的,我们怎能帮远不帮近的,再说凭你家的财势,借给我们十个胆,我们也不敢和您作对的。”

  周继来气势汹汹、张牙舞爪道:“赵正春,你不要避重就轻、故装迷瞪,你说你没帮他,那你们东寻西找,为你运送土坷垃,是干什么,难道不是和我作对嘛,?”

  赵正春笑道:“周继来,你要说我们这也算帮助他的话,那你们不分青红皂白砸我们,那又怎么说呐,假如要不是你们先砸我们的话,我们又怎么可能为他寻找土坷垃呐,这一切皆怪你们,我们没有亲自还击你们,已经是够客气了。”

  周继来咬牙道:“是嘛,赵正春,即然你这样讲了,看在咱们一个村子的份的,先前之事,我就不说了,不过,现在你们必须给我回到这边来,不然,那就别怪我翻脸不认人了。”

  “这……”赵正春深知其说道做到,但心中又想帮助郭子成,面对其恃强凌弱之情,一时间,自让他有些犹豫难决也。

  周继来厉声斥喝道:“赵正春,你们还不快过来,还优柔寡断什么,难道你们真想让我带人到你们家去嘛?”

  赵正春趁机提条件道:“周继来,想让我们过去也行,但你必须得先停止下来,不然,你们凶神恶煞般乱砸着,我们怎么过去呀?”

  “这个,我可以答应你们,刘黑,刘白你们都停下来吧,等他们过来后,咱们再砸也不迟的。”周继来为了孤立郭子成,随机便下令让刘黑、刘白等停了下来。

  刘黑、刘白等人早已累得气喘吁吁,闻声后,随机便停住了手脚,躺倒在地休息去。

  赵正春眼见周继来他们已经停了下来,深知如果在不过去的话,周继来对他们家决不会面慈心软,不闻不问的,刹时,无可奈何道:“子成兄弟,对不着了,我们得过去了,不然,这小子就会像恶狗似的,到我们家乱咬乱打的。”

  郭子成道:“正春兄,我明白你们处境,你们过去吧,不用管我了,我不会他们砸着,也不会让他们抓住我的。你们过去后,不过也要当心机灵点,万一周继来这小子言而无信,不守信用的话,你们就吃大亏了。”

  赵正春自信道:“放心吧,我们和他乡里乡亲的,他不看僧面还要看佛面的,不敢当面撕破脸皮,公然我们叫板的,我们过去了。”

  “行,谢谢你们的帮助了,你们多保重啊!”郭子成自是有些不舍也。

  赵正春见之,禁不住安慰道:“子成兄弟,你放心,眼下,我们虽然迫不得已离开了你,这也只是暂时的,今后,如果你有什么困难,需要我们帮助的话,只要言一声,我们九个人定扑汤蹈火、在所不辞的。”

  郭子成闻言,自是非常感动,“谢谢你们了。”

  “子成兄弟,什么话也不说了,我们过去了。”赵正春劝说着便率先走入水中去,文杰仁等八人见之,随机便也依次走下水,向对岸游了过去。

  周继来看赵正春九人上岸后,随机便走上前向赵正春询问过去,“赵正春,刚才我看你和那小子说了那么长时间的话,对岸那小子叫什么名字?”

  赵正春不冷不热道:“周继来,我是和他说了一会儿话,但这事我还没有想起问,就被你就叫回来了,这你应该问他去,我不知道的。”

  “行,你不知道算了,赶紧给我穿上衣服给我滚蛋,如果胆敢再让我看见你们,我就不会像这次一样,对你们客气了。”周继来斥喝道:

  “好、好、好,我们走。”赵正春心中自也怕周继来言而无信,闻言,自是高兴,随机带着文杰仁他们八个人,穿上衣服,便回村去。但还没有走多远,自觉周继来他们看不到后,随机便借着林密树大,便于隐蔽,反身折了回去,远远观看双方如何斗法来。

  话说周继来看赵正春他们走远后,随机转身便叫停了刘黑他们的砸打,向郭子成叫喊了过去,“对岸的小子,你看到了吧,在我的地界上,没人敢我作对的,现在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速速乖乖给我束手就擒,我会看在你自动交械的份上,饶你不死的,否则,顽抗到底,你只有死路一条的。”

  郭子成毫不在乎道:“周继来,小爷我虽然没有经历过什大的场面,但也不是吓大,不要用那狠毒的话来吓唬人,要知离地三尺有神灵,会招报应的。”

  周继来耻笑道:“小子,说得那么诡谲,好象你给几级英雄似的,有胆量,你敢报出自己的名字嘛?”

  郭子成自信满满道:“周继来,小爷我虽然不是什么有名的英雄,但你也别在面前充什么刚强的好汉,实话给你讲,我就是说出自己的名字,你也咋不着我的。”

  周继来道:“臭小子,别管我怎么着,有胆量你就讲出来呀?”

  郭子成初生牛犊,不惧虎,立时间,大大咧咧、毫不在乎、直言不讳道:“好啊,即然想要知道,那我就告诉你,周继来,你站稳听好了,我坐不更名,立不改姓,姓郭名子成的,今年一十有五,有本事你来捉我呀?”

  周继来面对郭子成得意之形,自是恼得咬牙切齿、恨之入骨也,刹时间,恶狠狠道:“郭子成,你不要太得意,我早晚会捉住你的。刘黑,咱们继续砸他。”

  刘黑闻言揉着朦胧睡眼,慢慢从地上爬了起来,嘟嘟囔囔抱怨道:“少爷,天,现在已是未时时分了,咱们该吃中午饭了,都砸了半天,那还有力气再砸呀,咱们回去,吃罢饭再来收拾他吧。”

  “这……”这周继来看上去虽然长得眉清目秀,文文绉绉、秀里秀气的,像个人,其实是个花心大草包,心里一点东西都没有,闻言后,左看看右瞧瞧的,自让为难万分也,你说回去吧,又怕郭子成趁机走掉,不走怕,可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里慌,怎么办呐,委实难决也,但禁不住向刘黑问去,“刘黑,咱们回去这合适嘛,万一他郭子成借成逃走的话,那咱们不就前功尽弃、功亏一篑了?”

  “这个,”刘黑左瞧瞧右看看,当看到郭子成一丝不挂,所穿衣服全在自己这方时,刹时,一个决好的鬼主意便闪现出来,立时出谋划策道:“少爷,这个好办,那郭子成的衣服不在这里嘛,咱们把他的衣服拿走,让他没有衣服穿,赤身裸体、寸丝不挂之下他往那里跑。还不是咱们砧板上的猪肉,咱们想怎么剁就怎么剁吗?”

  周继来口头上虽然赞同,但心里还是有些不放心也,“刘黑,你这个主意确实很好,可万一他不顾羞耻的话……”

  刘黑故弄玄虚地分析道:“少爷,万一,万一,世上那有那么多万一,你想过没有,就拿现在的情况来说,如果他要想走的话,早就走了,他之所以没有走,就因为他没有衣服穿,故才没有走,明白。”

  众人自皆想回家吃饭去,闻言后,刹时,便七嘴八舌帮腔道:“是啊,少爷,刘哥,说得非常对,不然,他早就走了。”

  这周继来原本就没有个正主意,眼见众人异口皆赞同,自也不在坚持,刹时,便也点头同意了下来,“刘黑,即然你们皆这样认为,那咱们现就回去吃午饭,等吃罢饭后,咱们再找条船,过河到那我就不信捉不住的。”

  “好、好、好,少爷,我们都听你的,快走吧,我都饿得前心贴后心了。”

  “行,走吧,走吧,走吧。”周继来说着便放出了话去。

  众人闻声,自也不在装疯卖傻,立时便如无王子的蜜蜂似的,大呼小叫着从地上爬起身来,快步回村里去。

  周继来面对着大步流星的众人,不放心地追问道:“刘黑,你千万别忘了,把郭子成的衣服拿上。”

  “放心,少爷,忘不了的。”刘黑说着走到郭子成放衣服的大树下,连同宝剑及衣服,胡乱收拾了一下,一件不留、通通拿走后,随机便快步追赶上队伍,而后,说笑着便回村去了。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