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神医贵女:邪皇,勾勾缠

第六十六章 白雪心醒来

神医贵女:邪皇,勾勾缠 夏日粉末 6002 2017-09-13 21:50:00

  白雪心在醒来以后,就感受到自己左边脸颊上面那一阵阵炙热的火烧的疼痛感。她不由得想起了自己昏迷以前发生的事情,随即她马上伸出手,就抚上自己的脸上,却发现自己的脸上似乎缠上了厚厚的纱布。

  “啊——”一声惨叫声响起。

  听到这样的声音以后,房间里面的其他人全部都为了上来。

  “公主,你醒了。”来到床边的童心,连忙扶着白雪心半靠在床上了,“真的是太好了。”

  白雪心并没有理会童心,她直接用力抓住童心的手,就开始逼问道,“我的脸,我的脸现在怎么样了?”

  听到白雪心的话以后,童心的脸上浮现了一丝为难之色,因为她也不知道自己该不该把实际的情况说出来。而且,之前的时候,大皇子也吩咐过,谁也不准向公主透露一句。可是,现在看公主的模样,好像也是瞒不住的了。

  看到童心迟迟不回答自己的问题,白雪心心中不详的预感就更加强烈了,她直接一把推开童心,就大声开口吩咐道,“现在马上把镜子给我拿过来。”

  她一定要看一下,自己现在究竟变成什么样子了。她记得在昏迷以前,慕容倾颜就用一团火在她的脸上炙烧了。即使是已经过去了的事情,可是她现在似乎都还可以记住那一阵钻心的疼痛。

  而且,现在她的左边的脸颊上,依旧是有着一股股剧痛,就好像被火在炙烧着一样。

  白雪心这样疯狂的模样,让房间里面的侍女都吓了一跳。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可是就是没有一个人敢去那镜子给白雪心的。她们真的很怕,当公主看到自己此刻的面貌的时候,不会知道还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公主,你还是先休息一下吧!”童心连忙上前,开口劝说道,“你现在才刚刚醒来,最需要做的事情是好好休息。只有这样,你身上的伤,才能够好的快啊!”

  “不要在这里给我说一些冠冕堂皇的话。”白雪心根本不为所动,她的眼底几乎都要冒火了,那神情显得格外狰狞,“我已经说过了,把精致拿过来给我。你们一个两个都是聋了吗?没有听到我的吩咐吗?”

  一时间,众人面面相觑,没有一个人是敢随便乱动的,当然,也就没有谁敢上前去把镜子拿给白雪心了。

  看到这样的情形,白雪心的眼底露出满满的杀气,“我的话,你们没有人听到,是吗?既然这样,那你们的耳朵留着也没有用了。即使我现在手上了,可是对你们的惩罚,我还是有权力的。”

  听到白雪心的话以后,不少人的脸上浮现出一丝挣扎,她们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才好。

  “来人,现在就把她们拖出去,然后把她们的耳朵给我割下来。”看到还是没有一个人动,白雪心直接就朝着门外的那些护卫大喊道了。

  “公主,不要啊!公主饶命。”所有的侍女都跪下来,开口求饶了。

  “现在马上把镜子给我拿过来。”白雪心的脸上包着纱布,眼底闪烁着森然的寒意,那副模样看起来让人感到一阵不寒而栗。

  那些侍女实在是撑不住了,在童心的示意下,一个小侍女拿着一面镜子,递给了白雪心。

  在把镜子递出去以后,那侍女的脸上依旧是一片战战兢兢的,低着头,就连看都不敢看白雪心一眼。

  白雪心在接过了镜子以后,也没有心思再管其他的人了。她一拿到镜子就照了起来,当看到镜子里面那个缠着纱布的面容的时候,她毫不犹豫地放下了镜子,然后开始拆了脸上的纱布。

  察觉到白雪心的动作,一旁的童心连忙上前阻止,“公主,你脸上的纱布不能拆啊!这才刚刚敷了药的,要是拆开了,对于你伤口的愈合很不利的。”

  “你给我让开。”白雪心直接伸出手,就把童心给甩到了一边去,“本公主的事情,还轮不到你来插嘴。”

  童心被甩在地上,额角更好碰到凳子,顿时额头上面就出现了一片的青紫色。

  看到童心这样的下场,其他的侍女,即使想要去拦,也没有这样的胆子了。

  “啊——”再一次尖叫声传出来,不过,这一次的尖叫声,比起之前的时候,更加凄厉,更是疯狂。

  “这不是我,这不是我!”

  白雪心把镜子摔在了地上,然后抱着自己的脑袋,不断地摇头否认。她怎么样也不敢相信,那个出现在镜子里面的恐怖的面容,会是她的。

  刚刚的时候,当看到镜子里面那一张狰狞的面容的时候,她根本就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那坑坑洼洼的面容,上面再涂上褐色的药膏,看起来格外恶心。那样一张脸庞,怎么会是她的呢?她是妖界的第一美人,她怎么能变成现在这样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呢?

  看到白雪心的模样,那些侍女都感到害怕,她们马上就跪在了地上,“公主息怒。”

  “是你们,是你们在骗我,对不对?”白雪心一边摇头,一边挣扎着下床,“这镜子是你们动过手脚的,对不对?你们都想要害我的。”

  说话间,白雪心拿起刚刚丢在床上的镜子,就朝着那些侍女扔了过去。

  那些侍女没有哪一个是敢躲开的。有两个比较倒霉的,正好跪在白雪心扔过来的方向,然后她们的额头都被镜子给砸破了,此时鲜血直流。

  看到这样的情形,其他人更是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了。

  “给我镜子,我说了,给我镜子。”白雪心冲着那些跪在地上的侍女,就大声吼道,“要是这一次你们还给我拿来动了手脚的镜子,那我就杀了你们。”

  “公主饶命啊!”其中一个侍女壮着胆子开口道,“奴婢们就是有再大的胆子,也不敢在镜子上面动手脚,来欺骗你啊!”

  “公主,你先消消气,”童心此时就跪在距离白雪心最近的位置,“你脸上的伤,肯定是会好的。你现在这样动怒,对于伤口的愈合,是没有任何好处的。药师已经说过了。你现在最需要做的事情就是静养啊!”

  “本公主的事情,不需要你来管!”说话间,白雪心的手上已经凝聚了一道玄力,然后朝着童心就挥了过去,“不过是一个贱婢,也敢来管本公主的事情。”

  童心完全没有料到白雪心会这样动手的,所以根本就没有任何的防备,就这样被白雪心挥出来的玄力打中,然后吐血倒地了。

  虽然白雪心身受重伤,可是经过了这两天在昏迷中休养以后,她的伤势已经开始好转了。而且,此时处于狂暴状态的她,根本就没有任何的顾忌,在打向童心的时候,根本就没有任何的犹豫。

  因此,童心这一次是受伤不轻,生孩子已经昏迷了过去。

  看到这样的情形,其他的侍女就更加害怕了。就连平常的时候,最得公主欢心的童心,都被这样对待了,她们这些在公主面前没有任何地位的就更加不用说了。

  如果可以,她们也想逃。可是她们的心里清楚。如果这个时候她们逃了,那他们面临的就会是公主更加残忍的报复了。

  白皓天在还没有进入白雪心的寝殿的时候,就忍不住皱起了眉头。因为还没有走近,他就已经听到了一阵阵的哀嚎声和惨叫声,中间还掺杂这白雪心那尖锐的声音。虽然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可是他知道,肯定是白雪心又在闹事了。

  一想到这里,白皓天的脸色就不由得沉了下来。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没想到,白雪心到现在为止,都还没有学乖。一醒来,就又在这里闹事了,还真的是让人感到心烦。

  那个在前面领路的侍女,在听到里面传出来的声音以后,不由得一阵阵头皮发麻。

  刚刚在公主醒过来以后,她就悄悄跑出来,去了大皇子那边报信了。现在她的心里不由得开始感到庆幸了,要是刚刚的时候,她没有跑出去报信,那现在在里面受苦的人,就有她了。

  白皓天脸色难看的走了进去。

  一进门,他就看到,在那地上横七竖八地倒了不少的侍女。那些侍女的身上都已经沾染上了鲜血,可以看得出是已经受伤了。甚至有一些连呼吸都变得很微弱了,也不知道是不是还活着。

  看到这样的情形,白皓天胸口的怒火再也忍不住了,“白雪心,你到底闹够了没有啊?你究竟知不知道这里是哪里啊?你居然还敢这样去闹?”

  没想到,白雪心现在不仅没有一丝的反思,而且还变本加厉了。现在一醒过来就在这里责罚侍女了。早知道是这样,当时他就不应该给白雪心求情了。

  他挥了挥手,让人先把那些受伤的侍女抬下去找药师看一下。同时也遣散了房间里面的其他人。

  “大皇兄,你来了。”看到白皓天的出现,白雪心就像是看到了什么救命的稻草一样,她连忙下床,上前,就抓住白皓天的衣袖,“大皇兄,你一定要帮帮我,现在只有你能帮我了。你知不知道,她们这些贱婢,居然敢拿那动了手脚的镜子来骗我。我怎么会变成那个样子呢?我绝对不会变成那副鬼样子的。”

  看到白雪心疯狂的模样,白皓天的脸上闪过一丝的不耐,“雪心,你就不要再闹了。你脸上的伤已成事实,是改变不了的了。你现在要做的就是好好养好身上的伤,再过两天,我们就要启程回妖界了。”

  听到了白皓天的话以后,白雪心整个人如遭雷击,她瞪大眼睛,“大皇兄,你是骗我的,对不对?我的脸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呢?那伤口还能够治好的,对不对?”

  她不愿意相信,在以后那无尽的漫长岁月里,她都只能顶着这样的一张丑陋的面容去生活。要是这样,那对于她来说,比死还要难受。

  始终是自己的妹妹,看到白雪心这样大受打击的模样,白皓天还是按捺住了自己内心的不耐,叹了一口气以后,才开口道,“雪心,这一次你能够捡回一条命,已经是很大的幸运了。至于那些表面的东西,你就不要太在乎了。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你都是妖界最尊贵的公主,这一点是不会改变的。”

  “不——”白雪心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我不要变成这个样子。如果要让我顶着这样一张脸,那还不如让我死了算了。”

  听到白雪心的话以后,白皓天也没有继续哄她了,他直接就拿出一把匕首,递给白雪心,“你如果要死,我绝对不会拦住你的。只要你下得了手,我就敢带着你的尸体回去见父皇。”

  看着已经递到了自己面前的匕首,白雪心本来的哀嚎也停住了。她紧紧地盯着那一把匕首,可是却始终没有办法鼓起勇气去拿起那一把匕首。

  虽然嘴上是这样说,可是她的心里根本就没有寻死的勇气。她的嘴唇哆嗦着,后背也已经全部都是冷汗了。

  看到白雪心的模样,白皓天把匕首给收了起来,“我已经决定了,再过两天,我们就回妖界。这两天的时间里面,你就好好留在房间里面静养,不要再去闹出什么幺蛾子来了。”

  “大皇兄,难道你就这样放过那慕容倾颜吗?”白雪心愤愤不平地开口怒吼道,“她这样对待我,你这个作为兄长的,难道不应该为我讨回一个公道吗?”

  “公道?”听到白雪心的话以后,白皓天就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一样,他冷笑几声,开口道,“白雪心,这一次的事情,究竟是怎么回事,你自己心里清楚。你自己挑起来的矛盾,你现在还想要去找别人算账?”

  “不是这样的。”白雪心的脸上全是恨意,让她本来狰狞的脸庞显得更加吓人了,“要不是她之前的时候那样羞辱我,我也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她不过就是魔帝身边一个玩物而已,我为什么要受她的气啊?”

  听到白雪心这样口口声声一个玩物一个玩物地叫,白皓天的眉头不禁皱得更紧了,“白雪心,你到现在还没有清醒吗?那慕容倾颜根本就不是什么玩物,她是魔界的魔后?你这样去挑衅她,不就是在挑衅整个魔界吗?”

  他还真的是搞不定白雪心的脑袋里面究竟装的是什么,事情都到了今天这样的地步,她难道还搞不清楚,她自己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吗?居然还想着要去找慕容倾颜报仇,简直就是在做白日梦。

  “魔后,她怎么会是魔后呢?”白雪心摇头,绝对不愿意承认这个事实,“魔帝根本就还没有大婚,哪里来的魔后啊?她不过就是魔帝身边的一个姬妾,一个玩物而已。我堂堂的妖界的公主,难道还要受她的欺负吗?”

  “雪心,她是不是魔后,你是你我说了算的。”白皓天瞪了白雪心一眼,“那是魔界的事情。只要魔帝承认她的身份,那她就是魔界的魔后。你难道要我们因为你,让妖界和魔界对上吗?”

  他就不明白了,白雪心为什么就一直坚持那慕容倾颜不是魔后呢?退一万步来说,那慕容倾颜即使不是魔后,要是魔帝此时的心头宝啊!她偏偏要去挑衅人家,甚至还率先动手。不管是从哪一个方面来说,都是理亏的一方。

  白雪心根本就不愿意承认这个事实,“不可能的,那圣女明明就说——”

  说到这里的时候,白雪心突然就停住了,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该说出来。

  “圣女?”虽然白雪心中途就停住了,可是白皓天还是听得很清楚的,他的眼底闪过一丝锐利的光芒,随后看向白雪心,厉声开口道,“你说的圣女,是不是就是神界的圣女——倪云雅?她究竟和你说了什么?”

  他记得,之前的时候,他就曾经警告过白雪心,让白雪心不要再去闹事的了。后来,在知道了那慕容倾颜的身份以后,白雪心也是一直安分守己的。他本来以为,白雪心这一次和那慕容倾颜对上,是因为一时冲动,所以才会忘记了他的告诫的。可是现在看来,这其中似乎还有他不知道的事情。

  听到了白皓天一句句的逼问以后,白雪心感到有些害怕了,她呐呐地开口道“没有,她什么都没有说。”

  “白雪心,我现在警告你,你最好老实告诉我,她究竟和你说过什么?”白皓天的眼神里面充满了威慑力,“否则,等回到了妖界以后,我会让父皇亲自来审问你。”

  听到白皓天提起妖王,白雪心真的是有些害怕了,她也不敢有任何的隐瞒,就把之前倪云雅告诉她的那些话,全部说了出来,末了,她才理直气壮地开口道,“就连她都不认为那慕容倾颜就是魔界的女主人了,那我为什么还要这样去受那慕容倾颜的侮辱啊?”

  此刻的白皓天真的是想要直接就是杀了白雪心这个蠢货,“你这个白痴,你就因为那倪云雅的几句话,就直接去这样和慕容倾颜对上了,你究竟有没有想过,那倪云雅很有可能是在说谎啊?”

  “不可能。”白雪心下意识的开口反驳道,“无缘无故的,她为什么要说谎来骗我呢?”

  “是啊!”白皓天瞪了白雪心一眼,“无缘无故的,她为什么要和你这些话呢?而且,她肯定是早就已经知道你和慕容倾颜之间曾经闹过的那些矛盾了。她还是在你的面前说了这些话,你说她到底想要做什么呢?”

  当初白雪心和慕容倾颜之间的事情,是在神殿的花园里面发生的。可以说,这件事情,几乎是闹得人尽皆知的。就好像这一次的事情一样,即使是想瞒,也是瞒不住的。

  倪云雅明明就知道白雪心因为那一次的事情,对于慕容倾颜是恨之入骨的了,可是却还是在白雪心的面前说那些话,究竟是有何居心呢!

  想到这里,白皓天的脸色不禁变得更加阴沉了。他的眼底闪过一丝的寒光,同时也有了隐隐约约的猜测。

  他不知道倪云雅和慕容倾颜之间是不是有什么恩怨,可是却很清楚,这一次白雪心应该是被人给利用了。

  倪云雅显然是想要借着白雪心的手,去对付慕容倾颜。

  那倪云雅实在是太过分了,难道真的是当他们妖界是可以任由她玩弄的存在吗?

  在之前白雪心和慕容倾颜的事情上,因为是白雪心先犯的错,所以他才会愿意这样低声下气的。没错,魔界的确是比妖界强大,可是如果一开始的时候,是魔界那边的错,他也不可能这样轻易让步的。

  现在倪云雅居然做出这样的事情,那他们妖界也不会这样轻易算了的。虽然不会在明面上做些什么,可是他们也不可能让倪云雅一直这样得意的。

  “大皇兄,你这是怎么了?”

  看到白皓天越加阴沉的脸色,白雪心的心里也有些害怕了。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说错了什么,会让大皇兄有这样的变化。

  “没事。”白皓天挥了挥手,随后看向白雪心,一脸严肃地开口道警告道,“雪心,我警告你,这两天的时间里面,你给我好好待在这房间里面,不准踏出一步。至于找魔界报仇的事情,你就更是想都不用想了。”

  听到白皓天的话以后,白雪心就想要发火,可是看到白皓天那难看的脸色时候,她顿时就偃旗息鼓了。

  “你听话。”白皓天耐着性子开口道,“等回到了妖界以后,父皇他们一定会想办法治好你脸上的伤的。”

  虽然知道白雪心脸上的伤是不可能好的了,可是为了安抚白雪心,他也只能撒谎了。否则在剩下的两天时间里,要是白雪心再闹出什么事情来,那到时候肯定会更加糟糕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6时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