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惊梦 III素年不相迟

叫我素医生

豪门惊梦 III素年不相迟 殷寻 2848 2013-06-14 09:00:00

    

  素叶的眸光渐渐掺出一点凉,这般凉意足以击退阳春三月的温暖,凉意也从她的头发丝快速蔓延开来,最后,她甚至感觉到整个人都是凉的。

  

  “想什么呢?傻站在这儿都石化了吧。”一道清澈嗓音连同一只手一并落在素叶的肩头上。

  

  寒意,倏然被驱散,那明艳的光又重回素叶的眸底深处,在对上那张忍襟不止的笑靥时,眸底深处的光亮如同在夜空中炸开的蓝色烟火。“想你能不能过来接驾。”素叶说完这话后下意识又看了一眼大屏幕,已转为某品牌的洗发水广告,心底不知名的烦躁也一扫而空,她一向认为林要要就是自己的福星。

  

  “这年头也就是你能指使动我吧。”林要要冲着她嘻嘻笑着,“我知道了,你是良心发现打算请我在度假村住一晚是吧?”

  

  林要要,跟素叶同一所大学不同专业的同窗兼死党,素叶读的是心理专业,林要要考上的是中文专业,新生入校的第一天她和林要要坐的计程车在同一时间停在了大学校园门口,紧跟着那些所谓“热心”的学长们争先恐后地替她们两个拿行李,结果将她们两人的行李送错了寝室,最后行李调回来了,两人也就一见如故了。

  

  素叶很美,上天几乎赋予了一切美好在她身上,高挑白皙、完美的S线条和一张冷艳到惑人的脸,林要要也是很美,属于又精又灵型,快人快语。素叶性子冷、理性,林要要性子热,感性,一冷一热倒是绝好的朋友搭子。再后来素叶到国外留学直到拿下博士学位,林要要读研的时候改了专业,一心扑在珠宝鉴定上,用林要要的话说就是:鉴定师的手要比戴珠宝的手贵气多了。

  

  素叶挑眉看着她,慢悠悠地打破了她的“宏愿”,“林姑娘你想多了,我的车子抛锚了。”

  

  “啊?”林要要先是一愣,等反应过来后就快疯了,双手差点掐在素叶的脖子上,“你一通电话把我从市里叫到青龙峡,不会是让我接你回家吧?”【注:青龙峡,北京怀柔青龙峡风景区】

  

  素叶淡淡笑着搂住林要要的肩膀,“亲爱的,你不会是腿儿着来的吧?”

  

  “能别装了嘛,你也知道我是骑摩托来的,跑得两个轮子都快飞了,还以为能顺便蹭你的车回市里呢。你倒好,还得要我的小摩托来接驾。”林要要故意瞪了她一眼。

  

  “给你个将功补过的机会而已。”素叶笑着说完夺过她手里的机车钥匙。

  

  “什么叫将功补过?你把话说明白了再走,素叶——”林要要一路跟着素叶的后面,边跑边嚷嚷。

  

  空气中有香甜的味道,是花香,更像是恋爱的感觉,天空泛起湛蓝色的光,与大片迎春花形成强烈的视觉冲击。

  

  林要要的摩托车停靠在一棵玉兰树下,轮子旁及后座铺上了几片零落的白色花瓣。她的这辆摩托车属于小绵羊型,粉红色可爱俏皮,素叶骑上之后倒添了率直的美。

  

  “前晚是你把我给撇了?”素叶看了看油量后将盔帽戴在了头上,又将另一只盔帽递给林要要,风情云淡地说了句。

  

  林要要接过盔帽夸张地比量了一下,“你倒先发制人了。前天你回国,说好晚上咱们一同庆祝的,你倒好,趁着酒劲跟一帅哥特黏糊,结果我去洗手间的功夫你就跟他走了。小树叶子,你这是赤.裸裸地重色轻友。”小树叶子是林要要没事儿的时候琢磨出来的昵称。

  

  素叶的柳叶眉几乎快拧成麻花了,果然是她主动勾搭的?她从未干过这事儿啊。

  

  “那男的谁啊?成熟稳重的皮囊令女人心动啊。你就跟刹不住闸似的冲人怀里了,他看上去素养挺高的,一直扶着你怕你倒了。虽说他挺沉默寡言的吧,但十分绅士地帮咱们把酒钱给付了。”林要要这下子抓住了八卦的尾巴,双眼都亮晶晶的,冲着素叶暧昧地笑。

  

  素叶一点都笑不出来,只觉得冷汗像是虫子似的在后背上爬,良久后冷静地回了句,“我不认识他。”

  

  “啊?”林要要的这一声将树上的鸟儿都给震飞,“可你看上去跟他很熟啊,我还以为你们在国外谈过恋爱。”

  

  素叶的眼不经意暗了暗,开口时声音有点低哑,“我不会再谈恋爱。”

  

  林要要这才意识到说错了话,马上凑到跟前儿道歉,“亲爱的,对不起啊,我、我刚刚口无遮拦的。”

  

  “傻瓜,我又没怪你。”笑容又浮上了素叶的唇稍,她晃了晃手腕,调整了一下摩托车把手。

  

  林要要抿着唇,半秒后十分巧妙的转移了话题,连同语调也变得愉快,“对了,你决定到联众心理实验机构任职了?”

  

  素叶何尝不知道林要要的用心良苦,也试着将情绪放松,歪头看着她懒洋洋地点点头,又补上了句,“不过我更注重的是这次能回母校任教的机会。”

  

  “那我以后该称你为素医生还是素老师呢?”林要要笑哈哈地骑在了后面,“真是高兴你能留在北京了,你也知道我当时很担心心理领域上,北京不及上海呢。有咱母校担着也不错,但我又怕你的这张小脸和迷死人不偿命的身材会令你的男学生想入.非非,大学生很疯狂的,说不定你会被逼到失业。”

  

  “就算我养不活自己不还有你吗?林姑娘,我可是冲着你才留北京的,等我失业了你要养我终老。”

  

  “放心吧,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虽说我也决定要换公司,不过养你还是绰绰有余的,只要你别每天五六斤牛肉几斤白酒就行。”

  

  素叶挑眉,发动了摩托车,“堂堂的硕士生怎么说得这么可怜,你又换公司了?”

  

  “那你堂堂的女博士呢?还要我个硕士生来养?”林要要故意取笑,又解释了自己的初衷,“我呢是刚刚投了简历,人往高处走而已,对方有我对口的专业,我当然——”

  

  “站住!”急促的嗓音卷着一阵风冲到了她们的摩托车前,也成功地打断了林要要的话。

  

  摩托车猛地刹住闸,林要要也跟着惯性一下子撞在了素叶的后背上,吓得心脏都要跳出来了。素叶看上去很冷静,抬头盯着眼前这个头发像是被春天这把屠龙刀修理过的男人,一字一句落下,“想找死走远点。”

  

  “想走?没门!咱们得把刚刚你那一脚的帐给算了。”男人咬牙切齿,邪魅的脸颊泛着一股子狼狈。

  

  素叶上下打量了他一番,平静道,“能底气十足地找我算账,看来68米对你来说不成问题,下次可以挑战更高难度的。”

  

  “你——”

  

  “等等,发生了什么事?”林要要按捺不住了,探头看着素叶,“你们认识?”

  

  “不认识。”

  

  “啊?”林要要又懵了,这丫头怎么一回国就招桃花运呢?还都是万里挑一的好皮囊。

  

  “我是来跟她相亲的。”男人故意说了句。

  

  呃……林要要瞪大双眼。

  

  “结果连蹦极都不敢玩,要要,你也知道我最擅长什么运动。”素叶冷笑着补上了男人的话。

  

  男人被抢得一句话说不出来。

  

  林要要大抵猜出发生了什么事了,对于素叶的性子她还是很了解的,清了清嗓子目光对上眼前这位“楚楚可怜”的帅哥,“这位先生,你知道一对男女要成为情侣最起码要玩到一起去,她是珠峰登顶的队长,没约你去珠峰上相亲就不错了。”

  

  “珠峰?珠穆朗玛峰……”男人竟结巴了。

  

  素叶淡淡笑了笑没说话,紧跟着又要发动摩托车。

  

  “哎,素小姐——”

  

  “你叫谁小姐呢?”这次是林要要不高兴了。

  

  男人马上改口,“抱歉抱歉,我是想说我真有恐高——”

  

  “从心理学角度来说,恐高只是恐惧症中较为单纯的症状,是你的自我防御机制在作祟。刚刚踹你下去只是用最快的方式呈现出你所害怕的刺激,让你对这种刺激习以为常,这叫做“满灌疗法”。”素叶慢悠悠打断了他的话,拿出一张名片递给他,言简意赅,“你可以叫我素医生,刚才的治疗当是免费送你的,要想痊愈可以找我,我会视情况给你打个九折。”

  

  男人惊讶,下意识接过名片,低头一看:梦境实验心理学医生、精神分析师素叶,下面是一串电话号码。还没等从惊讶中回过神来,耳边是轰隆隆摩托发动的声音,再一抬头,只剩下摩托蹭下的尾烟……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