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惊梦 III素年不相迟

谁是聪明人

豪门惊梦 III素年不相迟 殷寻 2013 2013-07-14 09:00:00

      

  年柏彦是一个很喜欢安静的人,这是素叶从上次跟他用餐习惯和环境得出的结论。他进出的餐厅大多数是优雅恬静的,餐厅为他预留的座位也是肃静的;他用餐的时候很少说话,举手投足也是有条不紊,真正应了食不言这句话;他习惯错开时间用餐,例如晚餐,又例如午餐,可能是讨厌人多。

  但今天中午除外,许是因为突发事件,好在餐厅远离闹区,大多数人用餐都很安静,只有悠扬的小提琴在缓缓流淌。素叶倒是喜欢听小提琴的声音,因为每每听到这种乐器,总能让她联想到上流社会的高雅晚宴,充塞眼球的是西装革履的高富帅与衣香鬓影的白富美。

  只可惜,素叶此时此刻的动作却有点大煞风景,她不管不顾地揉着胳膊,时不时面部肌肉还扭曲一下,看得对面的年柏彦都担心她那条蚂蚱般的小胳膊是不是已经断了。

  “素医生,你还有多少面是我不知道的?”话说,能单只胳膊就击倒壮汉的女人他是没接触过,也不知道她是情急之下的自我防卫还是瞎猫碰上死耗子,没想到她还有如此强悍的一面。

  “年先生,原本你对我也不了解啊。”素叶低头瞧着自己有点发红的胳膊,心里嘀咕着那个壮汉的脖子可真硬,对于年柏彦的好奇也懒得多做正面回答。

  年柏彦但笑不语,半晌后见她还在揉胳膊无奈摇头,伸手将她的胳膊拉了过来。素叶愣了一下,“干嘛?”说着要回抽胳膊。

  他却加了点手劲,有些强势得令她动弹不得,垂眼看着她的胳膊,意外地,粗粝的拇指轻轻摩挲了红肿的胳膊,剑眉轻蹙,“很疼吗?”

  不疼。

  他的掌心厚实温暖,修长的手指却有那么一丝的凉,与她的肌肤接触时,那丝凉迅速蔓延,心口不经意慌乱了一下。

  “没事儿。”压下耳根意外窜起的热,她强行将手腕抽了回来。

  年柏彦倒也没再强迫,淡声落下,“还好,没伤筋动骨。”

  素叶努力地挤出一丝笑,没再说什么。

  很快,丰富的午餐逐一端了上来,从前餐到主食、汤羹再到甜品一应俱全,素叶向来对甜食无招架之力,待她终于吃了个盘底光后才发现,对面坐着的年柏彦在一言不发地看着她,像是对她的吃相很感兴趣似的。

  他的眸深邃沉谧,让她联想到了平静宽广的海域。

  “不好意思,甜品都被我给吃光了。”她敛眸,多少有点不好意思。

  “没关系,就是为你点的。”

  素叶微微一笑,将手中的餐具放在旁边,然后冲着他一伸手,年柏彦微微挑起剑眉。

  “钱。”她好心提醒了句。

  年柏彦这才恍然,眼角眉梢藏了浅浅的笑意,看着她又有点无奈,“你还挺直接的。”她倒是不同于其他女人,虽是世故却很可爱。

  “我要自己的薪水还用得着藏着掖着的吗?”她像是听到了最好笑的笑话似的,一双美眸微微瞪大,大有一副理直气壮之态。

  年柏彦但笑不语,从西装怀兜拿出了一张支票推到她眼前。素叶先一愣随即拿过来看了一眼,唇下意识张大,看了看支票上的金额又抬眼看了看年柏彦,再重新将目光落回支票上时一脸的喜悦,笑嘻嘻地将支票收好后看着他,语气倒是带了点没骨气的谄媚,“我就说嘛,年先生你是堂堂上市公司的总经理,哪会拖我这点钱呢,谢谢了啊。”

  “金额满意吗?”年柏彦不动声色地轻抿了一口红酒。

  “满意,太满意了。”素叶眼角的喜悦怎么看怎么都像是偷吃了香油的老鼠,“其实吧今天中午我也是随手救了你,年先生你不用为此多付我费用的,不过——”见他似乎要开口她又马上补上了句,“我的手臂到现在还疼,多出那部分钱就当做医疗费了哈。”

  年柏彦轻轻晃动着手中的酒杯,没说话,只是看着她。素叶被他这眼神瞅得全身不自在,又见他一言不发,异样的静谧在他们两人之间滋生盘旋,这种感觉令她不舒服。

  “那个……我吃也吃饱了,喝也喝足了,年先生,谢谢你今天中午的盛情款待。我下午还有个案,就先撤了啊。”

  钱都拿到手了,脚底抹油走为上计。

  话说她也不是个势利的姑娘,但对面的男人总用一种审视的目光来打量她,他的沉默他的平静像是一张巨大的网,无声地落在她的头上,慢慢地,将她整个人都死死困住。这种男人,就算是安静无言的时候亦能带给对方说不出的压力,她不喜欢无所遁形的状态。

  “素医生。”年柏彦盯着她的背影,不疾不徐开口。

  素叶开溜的脚步正好顿住,转身,勾起自认为耐心十足的笑容。

  “难道你不觉得你的医疗费有点高吗?”医疗费?她倒挺会想象。

  “啊?高吗?”素叶转了转眼珠子,很快计从心来,“不会啊,现在物价水平都在上涨,医生们也要涨工资的。”

  年柏彦将身子倚靠在椅背上,整个人说不出的优雅和胜券在握,“你是个很聪明的女孩儿。”话说一半留了一半,话尾意味深长。

  素叶是很聪明,所以她完全能够猜得出他留下的话尾含义,言下之意就是:所以,别让我跟你废话。

  深吸了一口气,叹出时又止于唇边,她只好将包放在一边,重新在他对面坐下,语气和神情也开始转为不耐烦,“你想让我做什么?”

  支票上的数额远远要比规定的多出很多来,这也是她刚才将支票拿到手时心底暗惊的原因,正是这个原因才促使她想溜之大吉。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更何况是这么一大笔多出来的金额,她知道他有所求,可,她不想再跟他接触。

  然而,她聪明,他更精明,似乎早就想好了招数来拆穿她的小小心思。钱,是无罪的,所以她只好继续跟这个男人周.旋。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