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不死贱男

452话:暗杀阿术

不死贱男 雲中龍 3038 2017-08-13 06:30:56

  张君宝拜别耶律齐离开了郭府,心想蒙古军不久就会来到,还是赶快找到李法正是好,否则他来危害襄阳百姓那就不好了。

  张君宝找了一家店铺打扮了一番,刚要出门,衣店的老板连忙叫住张君宝说道:“你还没给钱了。”

  张君宝一摸口袋,掏了些钱:“老板,不好意思啊,我就这么点钱,实在不好意思。”

  老板狠狠地说:“得了,你还是把衣服脱下来吧,我小本经营的,可不做赔本的生意。”

  忽然有人说道:“老板,这位小兄弟的钱我付了。”

  张君宝见那为自己出钱的人,只见他年纪二十五六岁左右,身穿一身的书生装,虽然说是书生,但却是酒气逼人。见他掏了一大锭银子给了老板,并且说道:“还给我拿一顶帽子,不用找了。”

  老板连说谢谢,张君宝上前拜谢:“这位仁兄好意小弟心领了,此恩此德,张君宝来日定当回报。”

  那人说:“原来你叫张君宝,在下李才生,幸会幸会。”

  “李兄,大恩不言谢,恕我有事,不能相陪,告辞。今日之事,日后再报。”

  李才生忙着拦住张君宝:“张兄弟慢着,你我今日相遇有缘,不如先找个地方聊聊,你有什么事,我与你一起给办了,可否?”

  张君宝忙道:“李兄有此言,小弟也不好推辞。”

  李才生和张君宝寻了家酒店,点了些小菜,上了些酒,李才生举杯先喝了一杯:“酒这个东西,我一见到就停不下来,好喝得紧。对了,你方才说有要事,到底是什么事?”

  张君宝说:“此事险要得紧,只怕不告诉李兄的好。”

  张君宝说话间,李才生又连喝了几杯,李才生说:“张君宝,你是不是瞧我不起,我告诉你,我大风大浪可见多了。”

  张君宝见自己说错了话,连忙解释:“我不是瞧不起李兄,实在是这事确实凶险。”

  李才生插嘴:“你就说了吧,我就不信我李才生办不到。”

  张君宝只有说:“其实是这样的,我准备潜入蒙古军营,找那李法正。”

  李才生像泄了气一般:“哦,你找他干什么?”

  张君宝将缘由说了,李才生喝了几杯酒说:“张兄弟,要我说,我还是劝你不去为好,那李法正的武术深不可测,你去了还不是以卵击石。”

  张君宝连忙问道:“怎么,难道你以前找过他?”

  “我是没找过,只是那人的武术确实厉害,想那昆仑派灭门惨案,令人着实震惊,你可知缘由?”

  张君宝摇了摇头:“这却不知了。”

  “昆仑派所有人都被打死,伤口大小、轻重完全一致,连昆仑派掌门长青子也死于他手。”

  张君宝拳头使劲击在茶座上:“如此恶人,如果不除,实在是大害。”

  李才生又说:“这还算了,李法正给蒙古人当帮手,现在便来攻打襄阳,不知道会有多少人死在他的手里?”

  “所以我们现在要赶紧行动了,不然只怕这襄阳也保不住了。”

  李才生笑道:“这襄阳城有郭靖镇守,数年来蒙古人不能侵犯分毫,他们蒙古人有何能耐破了这襄阳城。”

  张君宝刚出山不久,不懂得国家大事,只有点头称是,张君宝说:“这等国家中事,小弟所知有限,以后还要多多请教李兄了。”

  李才生:“好说。”

  两人交谈甚是相合,谈到了晚间,两人便在客店睡下了。李才生酒喝得太多早就睡着了,张君宝心里却一直想着白天和李才生所谈之事,所以睡不着。便出了门,在外面散了下心,散步到了城门口,城门本已经紧闭,可却有不少人在门外大敲门,城内士兵也不去理他们。

  却听见城上守城官大叫着:“你们还不离开,便要放箭了。”

  张君宝只听见城外百姓大声呼叫,城上守城官叫道:“前方有报,你们之中藏有奸细,我们不得放你们进城,再不走我们可真要放箭了。”

  张君宝心想:“这里连连战乱,我可不想卷进这个是非之地,还是尽早离开的好。”

  第二天一大早张君宝便离开襄阳,往北行去。蒙古大军从北方攻来,张君宝也不知自己为什么非要往北行,只发觉往北才能发现自己的归处。

  张君宝离开襄阳,往北行了几日,这一天来到了南阳,南阳市是北方重镇,素来便是蒙古军贮存粮食的重要城镇。郭靖曾派人奇袭南阳,终究因为南阳重兵防守而未能成功。

  张君宝刚一进城,就见到蒙古一队人马护送着一个骑马的将军进城,此人是进攻襄阳的主将,名叫阿术。此人深谙军法布阵,数年来在刘整的辅导下,肃清了襄阳附近诸多重镇。数个月之前,阿术亲自率领大军攻下了襄阳旁的重镇樊城,使得襄阳成为了一座空城。

  南阳百姓较多为大宋子民,有不少百姓为了躲避向蒙古人跪拜,都早早将自己锁在家里。张君宝早就躲在人群后面,阿术骑马刚进城门数丈,人群中忽然闪出无数持刀的百姓拥向阿术。人群大乱之中,却见又一队人挡住城门口的兵士,一队人努力将城门关上,另一队人直接封锁了后路,杀向了阿术。

  蒙古士兵确实是久经沙场,遇到这种事却一点也不慌乱,有一队蒙古兵士将阿术保护起来,其余的努力去拼斗其余的杀手,阿术不停地在指挥他的部将们抵挡敌人。

  忽然间有一个杀手跃了起来挺剑直扑向阿术,阿术虽是蒙古的摔跤高手,但是这名杀手身手矫捷,挺剑所刺部位已经封住了阿术全身所有去路,面对这一个高手,阿术本来是束手就擒,这时一个白衣男子同时跃起,一掌击向那个杀手胸口,杀手早已将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也不回掌去抵挡那人的猛击。白衣人轻笑一声,一掌直击在杀手的胸口,竟在杀手刺到阿术之前将他一掌打翻了出去。

  张君宝见状,跑了出去,将那人接住,刚还落地,那个白衣男子竟然又一掌拍来,张君宝一掌回击过去,两掌相交,又快速分开。白衣男子向后退了两步,在张君宝出掌时已经卸掉了白衣人的三分掌力,以至于没有伤得太重。

  就在这一瞬之间,张君宝便抱起杀手,离开这是非之地。张君宝在武当山之时,便用觉远师父的铁桶挑水练功,张君宝快跑便消失在人群中,哪有人追得上。张君宝抱了这人,迅速寻了一家客店安顿下来,幸得这家客店老板以前是大宋的商人,连忙将店门关了。

  张君宝将那人安放到了床上,张君宝见那人已经晕倒了,忙解开了他的衣衫,只见他胸口青紫一片。张君宝心想:“难道那个人就是李法正,他的武术出奇,确实是难以抵挡,他的一掌差一点就要了我的小命了。”

  张君宝深吸了一口气,觉得自己并没有受伤,但只见那个人昏厥。过了两盏茶的功夫,那个人苏醒了过来,那个人问:“这是什么地方?”

  张君宝上前说道:“这里是一家客店,你便在这里养伤,等伤好了再走。”

  那个人对张君宝说:“多谢壮士相救,只怕这伤没多长时间了。在下陆元奇,不知壮士高姓大名?”

  张君宝说:“我叫张君宝,刚来这里,只是不知道你们为何要杀那个将军?”

  陆元奇说:“我是长青子的师弟,我昆仑派被那将军派人灭了门,掌门师兄力尽而亡,我非得杀了他不可,况且现在他派兵攻打襄阳,大宋难保了。”说完,又咳嗽了几下。

  “你还是多歇歇吧。”

  “多谢恩人关怀,只是我报仇未成,恐难在这世上了。”

  张君宝心想:“那李法正的掌力确实惊人,我和他对了一掌,只觉他掌力异常。”

  张君宝走出了客店,那场战乱早已经结束,不少蒙古兵在不断巡逻,街上人流不多,张君宝胡乱走了一通,没有目标的又回了自己住的客店。刚一进客店,便看到何足道在客店里面和老板谈论着什么?

  张君宝叫道:“何大哥,你怎么来啦?”

  何足道一惊,见到张君宝,问道:“你是谁?我却不认得你。”

  张君宝说:“我是张君宝啊,三年前你在少林寺,我和你对打过。”

  何足道恍然大悟:“原来是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张君宝说:“我无聊乱逛就到了这里,我也不知道我来干什么的。”

  张君宝又说:“何大哥,先去我客房里,我们慢慢聊。”

  张君宝和何足道到了客房,张君宝说:“那位躺在床上的老哥是昆仑派的陆元奇,今日下午,蒙古将军阿术被袭,这个人被打成了重伤,幸得我拼死相救,可惜他受伤不轻,只怕没多少时日了。”

  何足道问:“他是昆仑派的?难道他是被那李法正所打伤的?”

  张君宝点头:“他所受的伤确实是李法正所打的,当时我便跟他对了一掌,我差一点也被那掌力所伤。”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