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星神天下

对簿公堂(二)

星神天下 古郯 2072 2013-10-22 15:14:59

  片刻的骚乱之后,大殿在次安静了下来,黑衣人看着齐天,又看了看圣皇,脸上带着笑意。

“一个小星徒而已,何劳二位大人出手。这不,刑法司的贺华大人正审着呢!很快就会的结果。”

此话听在齐天耳中却是心中暗骂————平常看起来的还像个人的圣皇,此时也不过是条狗罢了!

“齐天!二位大人的话你可听到,快快将东西献给二位大人!”圣皇直接开口说道,让齐天一阵厌恶,在一次将圣皇骂了一顿。

齐天可不知道圣皇的心思,只在心中骂一骂算是解了气,面上却不敢表现出来。

转头看了菲比老院长一眼,暗中却体会些许不同,心思一转,齐天说道:“我不认识他们,也没有他们要的东西!”

“你那星戒可否让我一观?”黑衣人对此事念念不忘,心中坚信齐天星戒内定有他们所要的东西。

从钧天城来时,他们二人可亲自搜过花特和裂天的灵魂,虽然只得些许信息,矛头却直指齐天。

过往云烟,随风而散,能存在灵魂中的也只是最近一些时间的信息。所能,黑白二人并没有得到齐天祭炼‘天星’的信息,若是他们知道那几件星器是出自齐天之后,定会不顾一切的将齐天带回星域。

“不可能!”齐天牙关一咬,坚定的说道。

“我知道你对我二人有着戒心,不如让圣皇和菲比两人看看,这总可以吧?”

缓缓吸收着冰蓝传来道道星力,齐天看着菲比老院长,见老院长点头,递过一个这姒的眼神来,齐天仔细思考着其中的利害关系,说道:“我可以让菲比爷爷和圣皇陛下探查星戒,但有个条件,我要知道父亲的下落!”

齐天也不是莽撞之人,虽然信不过圣皇,却很信任他的菲比爷爷。星戒中除了尘白浪所留下的祭兵材料外,并没什么见不得光的东西。从石室中得到的兵图早已印在齐天有灵魂这中,但尘白浪所留的祭兵材料却也不是凡品,还是不能轻易见人。

“好,我同意了!”黑衣人并没犹豫,欣然答应下来。

黑衣人答应如此痛快,齐天心里心疑,想必父亲被困之地不简单!

身体带伤,不能四下走动,齐天将手上星戒摘下,挂在冰蓝的利爪之上。只见冰蓝一个闪身,穿梭术用出,出现在菲比老院长面前。

看到冰蓝的动作,黑白二人脸色顿时大变,黑衣人有些激动的说道:“是这样!就是这样……”

“快说,这玄冰兽与那几件星器是什么关系?”白衣人身形一闪,出现在齐天面前,一道星力挥出将冰蓝定在原地,大手掐在齐天脖子之上,寒声问道。

“轰!”

空中一道星力凝成剑形白光,一斩而下,黑白二人同时一惊,强大的威压顿时外放。盯着殿外看去,却并无发现,黑衣人冲天说道:“何方高人,还请显身一见!”

齐天脱离白衣人掌控,落在地上并没有受伤,两股星力的硬撞虽然强大,却被完全限制大一个小范围内,并没影响百官。只是四散的而去轰鸣声证明那一场碰撞的存在。

“我卡隆帝国之人的命运,还不是你二人可以掌控的!”声音随风而散,渐渐远去,出手之人显然已经远去。

黑白二人互看一眼,面色凝重,出手之人的修为远在他们之上,看来此次之行有些麻烦了。

“二位大人,这星戒……”圣皇一句话将二人从失神中拉回。

“定要找到那向把星器……”黑衣人将要找星器的样式说了出来,虽然知道此行可能有麻烦,却不甚甘心。

灵魂之力探入,菲比老院长看完,脸色无惊将星戒递向圣皇。看着星戒内千奇百怪的材料,圣皇的面色微微一变,心中响起一个声音来:这小子哪里找到如此多的稀有材料,我看着都感到眼红!

星戒内空间不大,以圣皇的灵魂之呼吸之间便已将星戒内看了遍,圣皇的异样被黑白二人看在眼中,黑衣人急切的开口问道:“可有发现?”

“三级耀之兵是有几件,可与二位大人所说并不相同……”

“让我看看……”说着话,黑衣人飞向圣皇。

齐天的反应何其敏锐,灵魂之力一动,星戒在次被灵魂印记封锁,想要打开却是千难万难。

星戒之手,黑衣人眉头微皱,看向齐天却不敢强行出手。星戒回到圣皇手中,黑衣人说道:“我想看看那和件三级耀之兵!”

星戒为齐天之物,有菲比老院长坐在身边,圣皇也只能征求齐天的意见。看到齐天点头,圣皇才从星戒内取六把盘龙棍来,握在手中,如同攥了六根银针。

“可是这几件星器?”

圣皇将手一摊,黑衣人缓缓摇头,说道:“不是!那玄冰兽与那件星器同出一源,我想请齐天为我二人解惑,不知齐天可愿意?”

“二位可是忘记了一件事?”齐天声音不大,坚决之间却不可阻挡。

父亲齐名是他唯一的牵挂,错过了今日怕是很难在得到父亲的信息,齐天不能错过。

“你父齐句也算是一个英雄,近六年了仍还在坚持着,单是这份毅力就不是般人能做的到的。齐天现如今被因在‘伤天谷’!”

什么?

听到‘伤天谷’,齐天嘴唇圆张惊呼出口。

“伤天谷”,“汗血山脉”还有那极北冰原的“冰死山”并称为龙武大陆三个绝地,有进无出,尤其是伤天谷,更是无人敢进。

龙武大陆之上一直有着传言,三地本为远古主神生前居所,后来弃之不用,才有了今天的三处绝地。

无数人推测,时至今日,这三处绝地仍有着主神存在。

伤天谷……伤天谷!齐天念叨不停,冷眼盯着黑白二人,恨不得这二人斩杀于此。看着齐天眼中的恨意,黑衣人一声轻叹,说道:“你父被因伤天谷,并不是我等所为……”

在完美的解释也无法解除齐天对他们恨意,声音轻颤,齐天问道:“我想知道父亲现在的情况!”

“你刚才要知道的好像是你父亲的下落!”黑衣人缓缓说道,显然是想用此换取齐天下面的回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