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我那挣扎的青春

打架

我那挣扎的青春 白衣凌 2187 2014-02-27 19:03:02

  操场的枯草上钻出了丝丝嫩绿,春的气息渐近,连风都不再冷了。操场上,几个同学在跑步,夕阳的余晖洒在大地上,洒在杂草与嫩绿上,洒在跑步的同学身上,洒在柯仕杰的身上,洒在我的身上。

我把记事本递给他,说:“谢谢你给我看这些,”顿了一下,我问,“他知道吗?”

“他不知道。”他说。

“这样好吗?”我问。

“这是我欠他的。”他很快的说。“不!也许他厌恶我这样做。”我没忘记何群的记事本中记着他讨厌柯仕杰的自以为是,那让他难堪极了。

“所以我更应该这样。”他看着我,问:“你呢?你到底怎么想的?”

“什么?”我装傻,事实上,我并不想回答这个问题。

“你根本没必要这样。我知道你喜欢啊群,我确信,你喜欢他。我只想问你,你到底是个什么意思?”停了一下,他又说,“我希望我的努力没有白费。”

我移开视线,望着远方,望着某一次虚空。许久之后,我轻轻的说:“结局一样。”

“为什么?我不明白!到底有什么在阻碍着你?”他有点激动的说。

“没有,没有阻碍。”我的目光依然注视着远方,我想起我之前写下的不能早恋的理由,说道:“只是不想。”

过了一会儿,他的声音传来,“你该好好想想先,你知道的,他也喜欢你。既然没有阻碍,你们又相互喜欢,为什么不能在一起?我实在想不明白。”

我收回目光,望着他说:“不用,根本不用想,也没有原因。你没必要再浪费时间与精力了,没有用的。”

“疯子!都是一群疯子!”说着,他甩袖走了。

望着他的背影,我有一瞬间的恍惚。我知道,他是因为觉得对何群感到愧疚才这样做,但若没有那个错误,也许我根本不会喜欢上何群,因此结局还会是一样,只是过程有所曲折而已。

一切,也许没有变,也许一切都变了。

他走上石阶,夕阳为他的背影镀上了一层金边,像电影里的特写镜头。可是突然这镜头破碎了,因为有个黑影急冲冲的向他走去,一把夺走了他手上的记事本丢在地上,紧接着一记拳头狠狠的挥到他的脸上。我迎着阳光看不清黑影的脸,只听见一声熟悉的怒吼传来,“柯仕杰!你他妈个混蛋!老子的事轮不到你来管!”

是何群!他一定气极了!从来没见过他如此粗暴过,此时的他就像一头暴怒的野兽,充满了阴沉,充满了狂怒,充满了暴力,他的拳头毫不留情的一下下砸向柯仕杰。

我慌忙的跑过去,使尽了吃奶的力气把何群拉开,大喊着:“何群,你疯了!你这样会打死人的!不管怎么生气你都不能这样打人呀。”说着我回头看了看柯仕杰,死死的抵着何群,对着柯仕杰喊:“你也疯了是不是?你都不会躲吗?你就这么不怕死的被打呀!”

柯仕杰用手背胡乱的抹了抹鼻子,鼻血沾满了他的手背,然后他抬起头望着何群,裂开嘴笑了。我看到他满嘴的血,胆战心惊。

我感到何群激烈的喘息,回头看他。他绷着脸,挣脱我去捡地上的记事本,狠狠的撕碎那几页纸,又冷冷地扫了我一眼,勾起嘴角冷酷的说:“很可笑对不对?”可我分明看到了他眼中的落寂,心中一疼,急忙的说:“没有,我……”我还来不及说完,他又看着我笑了笑,毫不留恋的转身走了。

我看着散了一地的纸片,好像那就是我的心,碎了一地,再也拼凑不齐。

许久之后,我恍惚地捡起了地上的记事本,走到柯仕杰身边,却被他的伤势吓坏了。他的鼻子流血了,嘴里也流血了,脸上满是伤痕,一块一块的,红的紫的,吓人极了。我刚才竟然没发现!我急急忙忙的拉他去处理伤口。因为是打架的伤口,我们没有去校医那里,而是去了学校附近的一间诊所。

我们回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一路上柯仕杰痛得不停的龇牙咧嘴,我受不了的骂他干嘛不会躲,骂他假英雄瞎逞能,然后我就听到路过的同学交头接耳的说“看来是这个小子赢了,这顿打挨值了。”另一个接着话说,“那也不一定,换了谁都会先跟受伤的走。要我说呀那个叫何群的家伙胜算更大些,哪个女生不喜欢长得帅气成绩又好的男生啊。”“也对,再说了,那个叫何群的还……”他们渐渐走远了,我便再也听不清了。

我和柯仕杰困惑的看着对方,直觉告诉我们一定发生了什么事。后来我才知道,原来是下午何群打柯仕杰的时候,有同学看见了,又好奇的去捡了何群洒了满地的碎纸片。于是各种各样的流言就这么莫名其妙地传开了——什么两个男生为了爱情干架,什么横刀夺爱呀什么的故事都出来了。

不久后我们就分开了。我一进入教室,就强烈的感受到来自四面八方的好奇的、戏谑的、鄙视的、看好戏的等等各种各样的眼光。我莫名其妙的回到座位上,林楠劈头就问我:“怎么回事?”他看着我的眼神充满了责备与不信任。“什么怎么回事?”我依然不清楚他的责备、他的不信任从何而来,又将往何处去。

“何群跟柯仕杰打架了,你知道吧?”他明知故问。“嗯。”“难道你没有什么要说的吗?他们怎么打架了?”他不死心的追问。“没什么好说的。”我不喜欢这样的林楠,这样咄咄逼人的林楠。

“你……”他大概生气了,甩了甩袖子,重重的坐了下来。

我把手支在桌子上,把脸埋在手掌心里,想要理清今天一整天的烦乱。林楠许久都不再出声,只是听见他重重的吐息声。于是我说,“如果你担心何群的话,我可以告诉你,他一点事都没有,受伤的只是柯仕杰。”我想我有必要告诉他这一点,我没忘记他跟何群是亲戚。

“你是这样想的吗?”他的声音轻轻的、幽幽的、沉沉的传过来。

“嗯。”难道不是吗?不应该是吗?今天发生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太烦了,太杂太乱了!我已经不想去想更多,一切就先这样吧。

他静默了。教室变得很安静,安静总是会使人变得很敏感。我感觉到整个教室是为我们而安静的,感觉到大家的目光似有似无的投注在我们之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