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与子为邻

第27章 怒火情仇

与子为邻 诺亚水滴 2775 2013-08-08 10:43:17

  韩继拾掇了章玲,未见有大事儿发生。五里岗上似乎也并未发生过强奸案。韩继的胆子就越发壮了。

韩继瞅了个日子去看了好朋友的妈妈。那天傅仕桐的妈妈正好去邮局取钱。钱是儿子寄回的。韩继接过汇款单一看,汇出方地址怎么是一个城区的刑警大队?韩继像怕烫手似的赶紧把汇款单递给仕桐的妈妈。老人的情绪一直非常低沉。她从前可不是这样儿的,叶叶没死时,她对任何人都是很柔情,对韩继跟对儿子桐桐一样好。因此韩继长期以来对傅仕桐的妈妈也比较尊敬。

这天和仕桐的妈妈分手后,一件必做的事儿就被韩继纳入了今后的活动日程。韩继要做的事儿是为傅仕桐的姐姐傅叶叶报仇。

韩继和傅仕桐朋友一场,这是其一。还有一个更重要因素:傅叶叶曾经是韩继的至爱。叶叶的死可是他心中的隐痛。他爱叶叶多少年,对傅叶叶爱得连说出来的勇气都没有。可是在他还没有机会对叶叶说出心里话之前,傅叶叶自杀了。这意味着他最最宝贵的东西被剥夺,是谁造成的这种结果?我韩继岂能轻易放过?

两天前,韩继偶然从一帮与金猛子有嫌隙的混混那儿,证实傅叶叶临死之前确实被金猛子叫去过。

傅叶叶平常看不起金猛子这类人,也从不和他来往,就像她从不和韩继来往一样。但是,傅叶叶那天晚上为什么要跟金猛子走?这却是个问题。据那帮混混说,猛子和他的两个朋友一块儿玩了叶叶,这事儿还是猛子的朋友后来无意中说出来的。韩继揪着那混混的前襟逼他再说一遍。混混怕了,死活再不肯说其他的了。混混当然也不肯出来作证人了。不过这混混的话证实了傅仕桐那天的推想无误。

这几年金猛子的爸爸官是越当越大,猛子在外面就闹得愈来愈凶。金猛子现在正在玩第六个对象,这是众所周知的。还听说猛子所有的对象都和猛子睡过。韩继明白,其实猛子根本不是在处对象,真正用意在玩女人。被金猛子睡过的女孩都是带着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离开他的。

韩继倒不觉得那些被玩过的女孩有什么值得同情。只是觉得太他妈不公平。我韩继除了家庭穷点以外,哪点儿比猛子这个一脸酒刺的家伙差?凭什么这小子可以明目张胆地玩女人,而老子却只能偷偷摸摸地用强?

韩继决意收拾金猛子了。对韩继而言,收拾猛子有两层意义,一是为傅叶叶报仇,这是主要的。二是关乎内心的不平衡——金猛子的家庭背景并不能成为他永远压过我韩继的理由。

猛子的父亲金鹏程在这个镇里当了四年镇长四年党委书记。两个月前金鹏程进了县,调任县人事局长。最近有确切消息说,金猛子一家可能在近期都要迁到县城去。

?

韩城文化站在几年前办了一个歌吧,也就是内地早期流行的卡拉OK。文化站长是个脑子比较活便的人,他知道要在这个非常封闭的山镇办卡拉OK,非得得到镇上书记的支持不可。书记是个对人非常严厉的人,动不动就把下属训斥一通。文化站长是被训怕了的人,开办卡拉OK的动议,在山区又是开一代先河的事儿,于是文化站长就找到了猛子。猛子在父亲那儿连哄带横,帮助站长弄到了批文,又亲自带站长到县工商管理部门和文化市场监察部门运作,文化站的卡拉OK得以顺利开张。从此猛子俨然是文化站卡拉OK歌吧的半个主人。

韩继已摸清金猛子最近的生活规律。猛子和他都有夜晚活动的习惯。

金猛子每天晚上必在歌吧唱歌。他能从早期的《归心似箭》和《小花》插曲,唱到最新版的费翔情歌《你就像那冬天里的一把火》。唱得行云流水,有板有眼。

金猛子一般情况下在夜里十二点左右离开歌吧,离开歌吧时身边总有个女孩子。

金猛子在镇经管站有自己的单人房。他每天在父母处吃饭,然后回自己在经管站的单人房休息。而夜晚在歌吧活动后,猛子通常要带身边的姑娘一同去他的房间。但大多数时候姑娘会在经管站大门前离开。今天那个姑娘没有离去,有点儿不大情愿地跟着金猛子来到他的宿舍。

姑娘叫蒋晴,是三年前才搬到这个镇上来的。蒋晴的父母在街上新开了一家中药材收购点。

山镇不大,韩继当然认得这家新来的药商。韩继还知道这家药商最近生意上出了问题,主要是镇上公有收购站在找他们麻烦。公有收购站属供销社系统管,国有单位。通常对前来卖草药的药农比较苛刻,百般挑剔,态度也恶劣。蒋家的药材收购点开张后,药农们就不到公有收购站卖草药了。可是今年收购旺季到了不久,县医药监理部门来人查封存了这家私营药材收购点,好像同来的还有卫生,防疫、林业等等单位的人。已收购的药材也不能销出,几家和他们有联系的制药厂三天两头来电话催货。蒋老板整天唉声叹气,掘地无门。

蒋晴是蒋老板膝下独生女,在家孝顺,生得十分有姿色,早被金猛子盯上了。

蒋家生意出了麻烦后,金猛就授意自己的弟兄来给蒋姑娘出主意……

蒋晴不知深浅,果然找到了金猛子。猛子也痛快地答应帮忙,蒋家的收购点三天后就重新开张了。可是蒋晴却再无法儿摆脱金猛子的纠缠……

韩继大约十一时来到经管站。进门时守门老头儿正背朝外喝酒。

守门老头儿知道这时候是金猛子出入的时间。

为了免于挨骂,也为了保住饭碗,老头儿既不能锁门早睡,也不能老拿眼看金猛子拥着人家姑娘进出。老头儿找到了一个折中的办法,就是每到转钟前后两三个小时里,背对着过道喝些便宜谷酒。

守门老头儿的这个习惯,也为韩继提供了便利。韩继人不知鬼不觉地闪身进了院子。

经管站的大院内住有六家职工,但到了此时,大早已睡定。几家职工均知道这个院内住着一位“金衙内”,平日里任他闹得天翻地覆,大都避而远之,到了晚上更是没人出来自找麻烦。

大院内空房也不少,有几间门没有上锁,韩继选了其中一间,藏身其中。

金猛子以手搭着蒋晴的肩膀走进宿舍时,韩继就在门缝儿里看着他们。

韩继没想到金猛子在今晚正好带了蒋晴回来,拿不准是否今晚下手。不过倒也不忙着就走,他心中有股欲望想看看猛子怎样去干蒋晴。

金猛子也真是胆大,门都没关严,伸出胳膊搂住蒋晴便狂吻起来。室内立时弄出暧昧的响动。韩继走过来,从门缝隙朝里观望,室内的场面令韩继胸口狂跳起来。

可是不久韩继就怒火燃烧了。

韩继发现蒋晴并不是真心愿意的,这姑娘在哭泣哩。她的衣物已被金猛子脱光了,蒋晴双臂环抱着缩在床里,金猛子正在脱去自己的衣服。

金猛子脱光了。金猛子一身淫邪的肌肉在蒋晴面前颤动着,一撅一撅地展示着雄性占有者的自豪。

蒋晴凄惨地央求说:“金猛大哥,我真的不能跟您那个……我已经有对象了,过了年就要结婚,现在……以后您让我怎么办?我爸妈知道了非杀了我不可……求求您了,我会一辈子感念您的大恩大德……”

“我要你感念什么大恩大德?那些都是虚的!我也不需要!咱们这可是当初说好了的,你想反悔吗?那好,我也用不着强迫你,你穿上衣服回去,等着你家收购店关门吧!”

蒋晴身子动了一下,并没起来穿衣服,反而勾下头嘤嘤地哭将起来。

韩继看到这儿胸口疼了一下,不知怎么就想起傅叶叶来。傅叶叶死了已四年多了。傅叶叶的容貌仍在韩继脑子里铭记着。当初傅叶叶大概也是这么无助地缩在这张床上吧?她当时也许痛哭过?在傅叶叶无助地痛哭的时候,是这个王八蛋侮辱了她……

蒋晴仰身躺下去了。那白花花的身子已被金猛子压住了……

这时门“咣”地一声被踢开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