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与子为邻

第28章 崭露头角

与子为邻 诺亚水滴 2477 2013-08-08 10:43:17

  傅仕桐没曾想到跟赵东平干的这场活儿历时一年多。

完工下来时,已满二十岁的傅仕桐一下子就成了有人民币五十五万的小老板了。

还在傅仕桐租下那间车库后不久,隔壁两间车库的主人也把车库租给了一个做建材生意的四川人。四川人效法傅仕桐在车库后墙开了门,搞起了建材销售门市部。门市部刚开不到两年,四川人家里出了人命官司,又急着将两间门面转手。

四川老板叫丁维轲,丁维轲愁眉苦脸地对傅仕桐说;“兄弟,你为人实在,我的这些材料你看看能不能用上,可以的话五折卖给你得了。”

傅仕桐正有意扩大门面,又觉得那些积压的材料虽然有部分已不入时,但如果在工程设计中动动脑子,那些材料基本都能用得上。当下不动声色地说:“丁哥你即要回四川,那门面怎么办?”

“再说吧,先把材料处理后再说。”

傅仕桐说:“你知道,我是搞建筑装潢的,这一行我比你更清楚,说实话你那些材料中可是有不少已快被淘汰,再不处理掉就都成废品了。”

“是啊,我正愁呢,如果我这一走,那些材料……”丁维轲愁眉紧锁,烟一根接一根地抽。

傅仕桐有意打住话题,进屋倒了一杯茶,喝了几口又走出来,不紧不慢地说:“如果我把你的门面都盘下来,你肯不肯再优惠一点儿?”

丁维轲一听眼睛就亮了,“兄弟,我都想了一圈了,怎么就没想到把门面盘给你呢!如果你肯盘下来,那最好不过……”丁维轲当下开出价码。丁维轲开出的价码确实已是很低了。傅仕桐知道,老丁如果不是真有难处了,这种赔血本的买卖他如何肯干?

“要固然是想要的,只是我现在还没这么多本钱,可能要再欠你一部分,半年后给你结清怎么样?”

丁维轲想了想说:“这样好了,反正我对你也了解,全部的门面盘给你按六折,你现在能给多少?傅仕桐想到自己手头有可流动资金四十五万,如果下一个工程顺利的话,有三十万元做铺底就成。好在丁维轲的建材大都是一流货,觉得这种好事确是难得一碰,自然不再犹豫。

“先给你二十万元,剩下的十万元,半年后你来时全部结清,你看怎样。我有一笔工程马上就要动工,得先有铺底的。”

“行!半年后我也许还回来,再接着干,我真舍不得这两间门面,不过,你这人不错,给你就给你吧。”

丁维轲拿着二十万元走了。

扩展了门面的傅仕桐,觉得有三件事需马上做:一是找一个人来住办公室管账和后勤;二是注册公司;三是再去寻找那位湖北大哥。

找湖北大哥是傅仕桐念念不忘的一件事。

人得记恩。这是打小母亲就叮嘱过的。由于工作起来就忙得要命,傅仕桐有两次到过那家“兴隆旅社”,见到的还是那位胖墩墩的女老板,但女老板怎么也想不起来有这么一个湖北人。这也难怪,到她那儿暂住的打工仔多得去了,南来北往的一茬接一茬,如何能把每一个来人都记清楚?去了两趟都没找到,就再也没功夫去了。现在,傅仕桐想再去碰一次,如果还找不到他也就罢了。如有机缘让他们再见到呢,那也未可知。

晚饭前,傅仕桐提了两瓶白酒来到徐师傅家。

徐春亮说:“来吃饭就得了,干吗老是带酒来,我这儿还缺酒你喝吗?真是!”

徐春亮说归说,心里非常清楚:这小子从不占人小便宜。

“不能老是蹭师傅的酒喝不是?偶尔提点来,不是可以借机多来几次嘛!”

“说话有点你赵师兄的味儿了,学得可真快!”

一会儿菜就端上桌了。徐春亮的妻子铁玉兰是个壮实的大个子,身材微胖,手脚却是麻利得很。

师徒俩落座以后,铁玉兰说:“仕桐你跟师傅先喝酒。我到街头去看婷婷到了没有,说是要回来吃晚饭的,都到这时候了连个人影儿也没有……”

徐春亮说:“她骑的是摩托车,要回来还不快?肯定是有事儿耽搁了,你去外面看有什么用!”

“我这几天眼皮老跳,就是不放心么。”妻子瞪了他一眼,扭动肥大的臀部去了。铁玉兰五十多岁,脸儿面团似的白,又天生一个肥臀,徐婷在这一点上很随她妈妈。

傅仕桐打开白酒给师傅和自己各倒了一杯。

师徒俩对饮了一口。傅仕桐夹了一块干鱼啃起来。“师母做的糍粑鱼,比馆子里味儿都好,真是吃不够。”

“想吃,你就来好了,家里干鱼还有十多条,每条都有七八斤,婷婷他哥从外地弄回的,他们一家离这儿远,回来的少,我们三个一时半会儿也吃不完。”

“徐枫大哥又回广州了么?”

“说是单位要他回来接任一个什么职务,是主任吧?我也没有详问。”

“大哥可真是个能干人,听他说话就觉得他满肚子都是学问。”

“他读的是硕士,只是性情太孤傲,社会知识还不及你哩。在单位干了许多年,职位都没动一动,压抑着哩,他不说我也知道。别看他跟你闲侃是一套一套的,关键时怎么就不行呢?所以说这人呀,还是要实际一点,别把自个看得太高才对。”

傅仕桐喝了一口酒,“大哥就是有学问嘛!”

“学历高,就是学问吗?狗屁!这要看什么场合。像我们原来厂里那些搞技术的工程师,那不一样!他一个行政单位,学的又是什么经济管理,你想想那也叫有用的学问?……”

“搞行政,那是政府官员,懂得经济管理其实也挺重要。”

“重要个屁!当领导的有几个懂经济?连徐枫都知道,官职升得快的,并不一定都是懂经济管理的人,那些掌了权的人,他们最不喜欢的也是学过点经济管理又夸夸其谈的人……”

“大哥是说过,官场自有官场上的一套,大哥他不是不知道,他是不屑于随波逐流。”

“我说的就是这个。”徐春亮夹了一筷豆芽菜放进嘴里,边嚼边说:“他总认为自己了不起,还有个不注意场合跟领导抬杠的毛病……算了,不说他了,反正他的事也很少跟我说,他能折腾个么样儿他就折腾去。仕桐你今天来有什么事儿吧?”

“师傅您猜对了,正有两个事儿想跟您商量。”

“你说吧。”

“可记得我跟您说过,我刚来中城时遇到一个姓储的湖北大哥?”

“你是说起过他来着,想找他来?”

“正有这个想法,其实我已去找过几回,可是没有找到……”

“你这人重情,这样做没什么不好,你是老板,想做就去做好了。他还是个木匠吧?来了也是用得着的,再说人品好又有技术……再去找找看,要不要我陪你去?”

“这事儿师傅支持就可以了,找他的事还是我自己去吧。还有另一件事。公司注册以后,就要规范起来,可是没有一个会计是不行的。还有办公室里业务少不了迎来送往,想物色一个能干的人挑起来。”

“想法有道理,搞公司就得正儿八经地搞。可是你到哪儿去物色这样的人呢?”

“人倒是有一个。”

“谁?说来听听。”

“徐婷姐!”

徐春亮听罢,一下子睁大了眼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