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与子为邻

第56章 城市之夜

与子为邻 诺亚水滴 3982 2013-08-08 10:43:17

  徐婷陪傅仕桐走出公司大院,一阵寒风袭来,两人都打了个寒战。

徐婷裹了一下衣服说:“真是不可思议!”

“为什么这样说?你指的是什么?”

“看不出你有什么特别啊?当初一个北方来的落拓小子……为什么我们一家三口都成了你的手下?”

“这样你不满意吗?”

“只是觉得我们很没面子耶!”徐婷嘴里这样说,其实心里挺满意的。

“你一定要揭揭我的老底才愉快?”

“绝不是有意的啊!对不起!是有感而发,偶然地想到这茬儿。”

“你是小心眼在作怪,内心不平衡哩。你有没有想过,公司照这样发展下去,将来虽分你我,同时又不分你我。也就是说,我们都在这个公司有一分子,从这个意义上讲我们又都是公司的所有者,这是按所持股份决定的。而我们个人在公司中的地位只是分工的不同……”

“也许你说得对。我是个女人,见识不如你……看来我也得用心学点经营什么的……”

“将来公司发展了,我们每一个领导者都必须懂管理,不断接受新理念,不然就不能适应发展的需要,意识不到这一点,我们都得被淘汰掉……你看我外表没咋的,其实内心无时无刻不在担忧呀。没得说的,到了现在,开弓便没回头箭了,只能永不停滞地向前冲,见招折招吧……我跟你说吧,我每天再忙碌,晚上也要看两个小时的书,还要活学活用,对照我们自己的问题,揣摩解决的办法。就拿贷款这件事来说吧,其实利用贷款解决企业经费不足的做法书中早已说过,只是过去我没加在意,这两天我着意在研究这方面的搞法,相信已找到了解决问题的钥匙……这就是学的习的好处。”

“嗨!又上了一堂课……”

“徐主任,明天你安排一下,买台电视机回来。让大家空闲时间能看上电视节目,每人再配发一个像样儿点的笔记本,都是二十郎当岁的小青年,业余时间得给他们营造点娱乐环境创造成点学习条件……不然容易出别的岔子。过段日子经费宽余了再买一批资料书籍,让他们业余时间搞搞学习。”

“想得可够仔细的,倒像个多大岁数的领导,你还不是个小青年?”徐婷在他背上掐了一下。

“徐主任,你严肃点哈!我在说正经事哩!现在库存材料不多,跟你爸商量一下,是不是再收拾一间库房,弄点椅子,搞个零时活动场所。”

徐婷道:“明天我来安排就是。今晚你有事吗?如果没有,我们找个地方坐一坐,或者再去看一场电影?”

“好哇!有什么好电影吗?”

“到影剧院门前看看吧。”

他们一起走上大街,徐婷轻声问:“咱们看不看电影?”

仕桐笑笑说:“听你的,我的业余生活偶尔也可以由主任安排。”

徐婷斜了他一眼:“说得好听。那我们就不去看电影了,电影院太吵。”

“我可是从没听说你嫌电影院吵,这是第一回。”

徐婷叹道:“听了你的话后,我的兴趣也在转变,觉得现在看书也蛮有意思。”

“在看什么书?”

“这不是你安排的么?财会嘛!我也不想当领导,只专心专意把你的财务工作搞稳当就行了……我发现里面学问挺深的。小老板,你看我这个年龄学财会,报考个财会专业什么的不晚吧?”

“学习这事儿有什么晚不晚的?你今年才二十七岁,年轻着呢!”

“是吗?你觉得我还年轻吗?”

“当然!”傅仕桐侧脸看看她:“让我研究一下你这张脸……唔!现在已经没有当初那股忧伤了,脸儿虽然比不上赵静,却也差不了多少。”

傅仕桐曾经说过徐婷容貌有点像明星赵静,徐婷想,他能把我与那个大美人放一起比较,说明他心中还是比较看重我的。想到这儿,顺手就挽住了傅仕桐的胳膊。

傅仕桐半真半假地说:“大姐,你这样挽住我,人家会把我们俩当成两口子的!”

“美的你!人家定然会说,哪家的老姐牵着她的小弟出来玩儿呢!”

傅仕桐叹口气,“管他呢,在没有女孩子陪的情况下,有个大姐做伴,总比孤身一人强。”

徐婷又在他腰上重重掐了一下。

他们沿着大道走到尽头,拐进南去的河岸。河岸上种着成排的垂,杨柳叶儿已经落尽,在腊月的傍晚萧条出一派苍凉。天倒不很冷,岸上游人却不多,算上他们才三对恋人。

徐婷拉拉傅仕桐的手说:“仕桐,你谈过恋爱么?”

“我来这儿时才十六七岁。那之前在老家过苦日子,穷得连日保三餐都成问题,跟谁谈恋爱?”

“你老家很穷么?”

“其实穷地方也不光是我们那地方。内地大都如此。”

“这次回家有什么变化吗?”

“还是老样子。细看有些变化,总之经济收入有限,各种收费高得很,负担特别重,所以贫困……”

“我以为你这要回把大娘接过来了。究竟怎么回事?大娘不想来吗?”

“嗯。她舍不得那个穷地方,临走的前一天变卦了……”

“抽个时间带我回去看看她。”

“以我媳妇的名义?那感情好,我妈就希望我早点带个媳妇回去!”

徐婷掐了一下他的胳膊说:“可惜,我只能做你老姐了……仕桐,你这人除了有点油嘴滑舌的,倒是个不错的男人。爱学习,有事业心,小小年纪已事业有成……这还在其次,重要的是,你还有一种大多数男人不多见的长处。”

傅仕桐饶有兴趣地望着徐婷,“什么长处?说来听听。”

“重情重义,”徐婷说,“我常听我爸和王叔他们说,你来时只在钣金厂干了很短时间。你那时来打工,其实只和我爸他们一起打杂,他们也并没收你为徒。你后来一直将他们几位老人当师傅对待,不知道让他们有多感动!他们总在一起说这事。好像世上好男儿就你一个人似的。你真的这么重情重义么?你是怎么想的?仕桐你自己知不知道你到底是怎样一个人?”

傅仕桐道:“没深想过,只知道欠了别人的恩就要报。我初来中城时人生地不熟,那时,只要有人多给我说一句话,我都觉得是一种恩德,何况几位师傅在我最困难的时候没有抛弃我。”

“是你没抛弃他们,”徐婷说,“在他们的感觉里,工厂没了,他们就像被人遗弃了。到了顾云龙的厂子给私人干活又被他耍了。他们那时的心情就像被人抛弃,而你却让他们的晚年过得辉煌起来,所以他们感激你,总把你说得一朵花似的,我听着都有了香味。”

“做诗啊!”

“真的,你这人不错,会有好女孩爱你的……”

“大姐,你这样看重我,让我有了信心。”

“又来了……仕桐你心中有没有一个标准?比如说,想找个北方老家的或者南方的,你明说,我给你物色,我可是认识几个北方女孩子,都挺不错的。”

“想当媒婆吗?那先给你自己物色一个吧,大姐!”

“我这辈子不找了,我发过誓的!”

他们就像一对情侣那样在河堤上走了很远。有点累了,就坐下来回头看城市的灯火,发了一会儿奇想和感慨。

两人开始往回走。回到城里打公司门前路过,见公司里早已黑灯瞎火,断定储建阳他们已经休息了。由于前一阵子有小偷光顾公司办公室,虽然没有偷走什么东西,但这不是好兆头。这几天傅仕桐就安排湖北大哥晚上在公司里休息。

傅仕桐要送徐婷回家。徐婷点点头,两人快到徐婷家时,傅仕桐说:“快回去吧,太晚了,你爸妈会担心的。”

徐婷迟疑了一会儿:“跟你在一起他们担心什么?才不会呢,我送送你吧!”

仕桐说:“我不用你送,去那儿是大道,一会儿就回去了。”

徐婷瞪起眼睛说:“就那么怕我跟你在一起么?是不是中途想溜弯,搞什么名堂?”

傅仕桐怒道:“你想哪里去了!想送就跟我一起走吧!”

徐婷就笑了起来。

于是两人又由徐家门前改向北去,后来改向东街。

傅仕桐新租的住房就在东街公安分局前面一百多米处。他们打刑警队前路过时,傅仕桐就想起韦砣,说:“不知韦大哥这会儿在干什么?”

徐婷道:“韦砣这人不错,公安线上难的好警察。其实他们的工作挺危险。”

傅仕桐说:“可不!我一到中城,就碰到韦大哥的副手吴克笑被人枪击。当时吴队长正在办一个案子,中途碰到那伙抢劫的……”

“我在想,干警怎么会那么容易遭枪击?”

“好像那时他们公安用枪控制很严的,现在好多了,枪随身带……”

到了家门前,傅仕桐说:“进去坐坐?”

“当然!你就是想赶我走。”

傅仕桐无奈地一笑:“请吧!”

其实,傅仕桐这个家都是徐婷布置的,客厅里一套组合沙发加茶几,一台二十九英寸彩电,一个饮水机,一台大三匹格力空调。家具不多,都是些必需的设施,属实用型,颜色淡雅。只是在买床时她没按傅仕桐的意思办,选了个带软床靠的淡色榉木双人床。

现在徐婷双手叉腰,站在这个大床前,脸儿红红的,不知在想什么。

傅仕桐在客厅里打开了空调,又走过去打开饮水机,把橱柜门拉开,拿出一盒绿茶,往两个白瓷杯里放茶叶,他做这些的时候心中不免忐忑,这时徐婷走出来,就听见徐婷幽幽地叹了口气。

“大姐,叹什么气?”

“没什么!只是觉得一个单身男人的日子冷凄凄的……”

傅仕桐说:“你不提我倒没感觉,仔细想想是有点儿,白天忙忙乎乎倒无所谓,晚上确有点儿寂寞……水得一会儿才开,先看看电视吧?”说着话就打开电视机。

徐婷走过来挨着他坐下。

“碟机用过么?”

“还没有,”傅仕桐说,“我在这儿的时间少,回来的又晚,看看书就想睡觉,还不会摆弄这玩意儿。”

徐婷说:“这东西买回来就是要你消闲一下的,不然要它干吗?说着就来到碟机前,蹲下身来进行调式。

“这一款比较实用。”徐婷说,“比我店里那台先进,效果也好些,别看两个音柱如此小巧,音色却是不错的。”

饮水机开始发出细微的乌乌声,傅仕桐斜坐在沙发上,看着徐婷捣腾碟机。徐婷个子中等,虽经过一次婚姻却没有生育,身体还保持着姑娘的体型,或许比一般姑娘更丰腴些,有个肥臀,腰肢纤细,水蛇似的,蹲在那里臀儿呈现出要挣破裤子的圆滚。

徐婷好像感受到了仕桐的目光,身子颤动着微微扭了一下臀部,后来就弯着腰,有点儿惹火地将那个秀美的臀儿撅起一座小山。

这真是一个不错的女人,傅仕桐心说。那身材真是没得说,看着她的臀部,就觉出她浑身上下都充满着性感。傅仕桐潜伏在体内深处的激情被引燃。

忽然,不知从哪里钻出一阵痛来,像刀子刺似的直达心底。傅仕桐脑子里就出现了一个幻象,是那个寒冷的山中之夜,那个偏僻的乔湾,那个遭到韩继和他欺负的封灵芝……他脑子里又闪出那个被他接去韩城的封秀宗,这个曾经挨过韩继一闷棍的山里人,还委托自己为他寻找女儿,寻找那个已失踪数年的叫封灵芝的女子……那个躺在厨房松毛堆上,下身血淋淋的无助女孩。

傅仕桐捂着胸口,脑子里不时种种过去的画面叠现。那个女孩的眼神就像在水中挣扎的人,乞求一个救命之手……而他当时所能给他的,只是几句无关痛痒的安慰,他什么也没为她做……他脑子里就定格了她的眼神。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