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与子为邻

第54章 重情男儿

与子为邻 诺亚水滴 3050 2013-08-08 10:43:17

  傅仕桐在家住了二十天。

这期间他去韩继家中看过两次。韩继的父亲还在给人家补皮鞋,韩继的母亲得了很严重的佝偻病,双腿弯曲,腰也直不起来。韩继的父母都不愿说儿子的事。傅仕桐也不好多讲,只道当年与继哥结交一场,受他恩惠很多,悄悄儿给了他家一万块钱,聊表心意。

韩继的母亲佝偻病如此之重,正需要花钱医治,就没有拒绝。

这二十多天里,傅仕桐大部分精力都放在封家的事儿上,好在他出手阔,事情都能在钱的面前一一搞掂。

傅仕桐的所作所为,无疑是在为当年那件过错作补偿,仿佛心灵得到了一次净化治疗,因此有种大病初愈的舒畅。但这免不了让街坊四邻说三道四。

封秀宗的二女儿、三女儿岁数和傅仕桐相差无几。个个出落得如他们大姐一样漂亮。来到韩城后,街上立马有了两道风景。有人就说,傅仕桐八成儿是看中封家女儿中的那一个了,不然怎么会如此卖力地替他们家张罗?

不管怎么说,傅仕桐仍然一副持重无邪的样子,让他的母亲也摸不着头脑。母亲在这件事儿上一句话都没多问。她太了解自己的儿子了,随他的意愿好了。但母亲隐隐有种担忧,担忧什么,自己也不大清楚。

封秀宗一家搬过来的第四天晚上,于萍对丈夫说:“仕桐要走了,有钱没钱……你得在宾馆里请他吃顿饭吧?”

封秀宗道:“我也在想这事。”

“那就快点请吧!”

傅仕桐打算近两天就启程回南方,可是仕桐妈忽然又不想走了。她还是离不开这个家。她几十年的岁月都熬在那三间半边塽里了,摸惯了这里的一切,如此突然舍它们而去,就跟割她身上肉似的难过。傅仕桐搞不懂母亲的心思,却好像又很明了。

母亲的态度很坚决,任儿子怎么劝都无济于事。

傅仕桐没办法,只能尊重母亲的选择。心里就打算请封家人帮助照顾一下母亲。

傅仕桐去找封秀宗时,两人正好在镇街上碰到一起。

封秀宗提出要请傅仕桐吃饭。傅仕桐说:“封叔,您就不用请了,这顿客还是我请吧!我正有事求您帮助。”

两人就近进了一家小餐馆。封秀宗很不好意思地说了他和老婆商量的意见。他说他们是真心实意想请傅仕桐吃饭,以表谢意。

傅仕桐说:“这话见外,别再提。我找您是这么回事儿。”

封秀宗问:“有什么事?尽管分咐好了!”

傅仕桐说:“我原想将妈接到南方去住,可事到临头,她又不愿走了。我想她不愿意离开韩城也可以理解——那儿她住惯了。但她快七十岁了,一个人孤单,我实在放心不下。所以找封叔商量……我走后,请你们从旁照顾一下。”

封秀宗说:“仕桐,你对我们家有大恩大德,照顾你母亲,那是分内的事。不用说了,我明白你的意思,你放一百二十个心。家里的事都交给我了……我也有一事想拜托你,这件事儿我一直没来得及和你说。前不久我去了趟淖阳,是为我家大姑娘封灵芝的事儿。那一年她突然从家里去了淖阳她小姨那儿,本来在那儿有份工作干得好好的,可后来不知什么原因,又辞职去了南方。说是在中城打工。那儿有她姨父的一个战友叫高正宇,在新亚机械设备厂工作。我们以为她去了高正宇那儿,可是灵芝却没有去。都好几年了,失去了音讯……唉!这是我家门不幸……”封秀宗还想说什么又打住了,改口道:“仕桐你不是也在中城工作么?广东有几个中城?”

“中城就一个吧。这么巧?我们在同一个城里?”

封秀宗就叹了口气说:“只是不知我那灵芝现在在中城什么地方?拜托你,去了以后帮忙打听打听,我们灵芝的事儿一天没着落,我和她妈一天都安不下心……”

“封叔,我明白!我会尽力去找的,您放心好了。”

两人把一斤酒喝干了,傅仕桐让老板再拿一瓶来。

封秀宗说:“不行了,不能再喝啦。”

封秀宗说话时舌头已有点不打弯儿。由于多年没尝过酒的缘故,二杯宋河粮液落肚,说话就开始颠三倒四的。一会儿把傅仕桐称兄弟,一会又把他称侄儿。总之,话匣子打开来就封不住了。说是不喝了,手还在端杯子往口里倒。

封秀宗反复念叨的事儿,无非这些年他为这个家所吃的苦,间或夹一点在外流浪时的所见所闻,不一而足。这样两个人喝喝谈谈,直到封灵香到来。

封秀宗就拉住二女儿的手说:“灵香,给你仕桐叔敬酒……不…不,是给仕桐哥哥敬酒,他是咱家的恩人哪!”封灵香只比仕桐小两个月,封秀宗还记得这茬儿。

封灵香见父亲说话时误时对,知道他已醉了。就对傅仕桐说:“我还是叫你仕桐吧!我爹是醉了,他这么多年就没尝过酒的。您看你们两个都喝了一斤酒了!他挺不住的。这些年,爹为我们姐妹,吃了太多的苦,身体也是大不如从前了……我代我爹敬您一杯酒吧。”

傅仕桐有酒壮胆,就抬起头来看了看灵香。眼前真是活脱脱又一个美人。傅仕桐这几天虽然在帮助运作封家的事儿,却总是羞羞嗒嗒,从不敢直面封家的女儿们。现在封家的二女儿站在对面了,真所谓美人举杯别有风情,顷刻之间,诸般滋味儿都来到傅仕桐心头。

傅仕桐忙端起杯子喝了一杯,说:“灵香,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人人都有自己的苦处呀!……不过一切都会好起来,这是肯定的。我相信以你们姊妹都是聪明的,日后只要动动脑筋,日子肯定过得比山里强!”

封灵香说:“可惜我没上过学,一字不识的。要不也能跟你们一样出外打工……我姐就不一样。”

“你也想出去打工?”

“当然想了!我姐走后,我几次都想去找她……可惜后来不知她又到了哪儿?再是因为我不识字,怕走远了迷了方向……”灵香说完就不好意思地低下头去。

傅仕桐同情地望着她说:“灵香,说个掏心窝子的话吧,其实什么时候学习文化都不晚,国外吧,八十岁的老太太还在上大学哩,你才多大?给你提个建议,现在把妹妹弟弟送去上学,他们的课本你在家里也可以学。先从小学课本开始,以你现在的智力,一年就把一到三年级的课本啃下来应该不成问题。那时就有办法了。你担心的不是没道理,在外面没点文化还真是不行!就我现在吧,还在自修,一直没停止过。想去打工不急,早晚都行。”

封秀宗忽然抬头说:“灵香,听仕桐的没错儿。过去是爹对不起你们,没办法让你们上学。现在咱们要好好过,有时间你就按仕桐说的自…自学。我相信我的女儿都是聪明人……”

傅仕桐又说了些鼓励的话,封灵香就扶着爹爹走出餐馆。

第三天早上,傅仕桐来与封秀宗一家告别。

封灵香告诉傅仕桐:“我爹前日晚上喝醉了,昨天睡了一天,晚上起来喝了一瓢凉水又睡下了,直到现在还叫不醒……我妈说,她前日晚上是把欠了十好几年的酒都喝了……真是对不起,他本来是想送送你的。”

于萍说:“这老东西,看来是不中用了,他年轻时一个人不吃菜就能喝一斤多哩……仕桐你这就走吗?”

“是呀,家里的事儿都办完了,可南边的事儿还等着我哩。我得走了,再见了,于婶!”

“仕桐,可记住帮我们找找灵芝啊!托付你了,一路保重!……灵香,你送送仕桐吧。”

封灵香点点头,送傅仕桐出门。

到了镇街,傅仕桐对封灵香说:“回去吧,别送了,街头人多嘴杂,总说些不好听的……”

“我才不怕!他们爱说什么就让他们说去!我又没做什么错事!”封灵香洒脱地笑笑。

傅仕桐觉得她这性格倒是蛮大方的,一点儿也不像山里长大的女孩。殊不知,当年封灵香随父母天南海北流浪,除了没城市里生活经验,一些方面可比她的姐姐封灵芝还强。只是从没机会好好学学文化,成为她致命的缺陷。

两人在街上走了会儿,封灵香就不再言语了,开始低头想心思,傅仕桐几次提醒她别再送了,封灵香仍然无语地朝前走,直到转过十字街,方停下脚步。两个人挥挥手说声再见。傅仕桐向东走了,走到街的尽头,还看见封灵香站在路口。那情景有十分的孤独和凄凉。傅仕桐忍不住又向她招了招手,这时便想起她姐姐封灵芝来。暗道:回到中城一定得设法儿找到她……可是,找到她以后,我和继哥以后怎么面对她呢?……不过这还是很遥远的事儿,找到以后再直面这个问题吧……如果有可能,过一两年就把封灵香也接去。但他现在还不想让她去,他心中还有许多事在缠缠绕绕,没理清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