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与子为邻

第80章 仁者之乐

与子为邻 诺亚水滴 1879 2013-08-08 10:43:17

  “仕桐,我有个想法儿。”

“什么想法儿?”

“去韩城之前,我们先到姑嫂岭。”

“怎么会产生这种想法?”

“古怪是吧?,我忽然想到的,就是想去……”

“唔!让我想想,如果去那儿,怎么走?……”

这时女老板正好盛了米饭走过来,他们向她打听路径,女老板说:“巧了,你们想去的地方正好要经过我老家那个镇。”当下给他们详细介绍了走法。

女老板走后,两人各吃了一碗大米饭。

封存灵芝放下碗说:“我们就乘公共汽车到出山镇,再从那儿上山……不过还得在这儿住一晚上,明日早晨乘五点的车。”

“好的!就按你说的办。”

“听话的男人就是招人喜欢……”

?

他们回到金盾宾馆,续交了一晚住宿费。

下午,还有半天时间,封灵芝说:“就这么耗着没什么意思,你出个题目,干点什么?”

“干吗让我出题目?您说干什么,我陪着就是!”

“这样不好,男人不应该这样儿。在女人面前,不但应该是男人出题目,而且要出得令女人满意。你,就试试吧!”

“这是什么逻辑?第一次听说……”

“就当第一次听说好了,想想看!”

傅仕桐摸了摸下巴,说:“城里的街道我们都走过了,电影么,好像也没什么意思。倒是有几家录相厅,那玩意儿砍砍杀杀的你也不喜欢,咱们到城郊去玩玩吧,感受一下家乡大自然的气息。”

“唔,这主意有品位。”

“那就走?”

“等等,我去买点矿泉水。”

“我去吧!”

“别!总得让我付出一点吧,这样心里平衡一点儿……”

“好吧!”

傅仕桐话刚说完,就有一辆黑色轿车开到他们跟前,慢慢停下来。车门开处一位面孔黑瘦,头发灰白的五十多岁男人走下车来。

男人走到傅仕桐跟前站定,“请问,是小傅同志吗?”

“是我,您是——金书记,金局长?”傅仕桐迟疑了一下,还是认出他来。这可不像六年前那位在韩城志得意满,一跺脚到处都动的金鹏程了啊!才六年多,就老成这样儿啦!显然都是他那个宝贝儿子的事折腾的。”

“谢谢你还认得我……对不起呀!小傅,听说你已经回来好几天了,今天才和你见面,实在对不起!对不起!”

傅仕桐连忙道:“金局长,您怎能这样向一个小辈说呢?这可是让我担当不起呀!”心里说:你现在来,和程局长的时间才安排得适当呀!

“我是专门来向你致歉的,衷心地向你表达我的歉意!感谢你对我家猛子的宽容……”

封灵芝提着一塑料袋东西,好奇地走过来。她差不多已经猜想出这个男人是谁了。

金鹏程向封灵芝打量了会儿,问傅仕桐:“这位姑娘是——?”

“这是封灵芝,封姑娘,我们一起回来的。”

“啊!你就是封姑娘!”

“我猜得不错的话,是金局长吧?”

“什么局长……真是惭愧。两位这是打算干什么?能不能委屈一下,我们一起去宾馆坐坐,晚上我做东,请两位宵夜……”

“金局长您千万别这样儿,您的心情我是非常非常地理解,意思我也明白。您既然来找我了,我觉得您已经是真诚的了…我就再重复一边,我们都得往前看,过去了事,就过去吧!一切都结束了。像我们这种情况,请恕我直言,实在不便去吃饭,请您原谅。”

“那,这个…这个……”

“关于我对程局长说过的话,我重申一遍,我会永远记住的!”他只是不想把自己的话当成一种承诺,他不想承诺什么,在别人不刻意找他的麻烦之前,他会按自己说过的话做:让一切都过去。

“看来,我是请二位不动的了。那好吧,打扰二位了,请原谅!再见!”

金局长十分落拓地慢慢上了小车,停了会儿,小车才开走。

由于金鹏程这一搅和,傅仕桐的心情大不如刚才。

两人默默地走到城郊,傅仕桐才将昨晚和程局长的谈话告诉封灵芝。

末了,封灵芝说:“看来我们先前分析的都应验了。”

“还是你老到。”

“当然了,比你多吃两年苦嘛!”

“那封认罪书怎么处理?”

“不需要处理。留着它,这些人不找你的麻烦便罢,如若再有意加害,也算有张底牌在手不是?有些人为了自己的私利,翻云覆雨,什么事都做得出来。留一手吧!但愿这张牌永远别打出才好……”

现在他们已经站立在一个叫十里岗的西头,离县城六里多路,在岗上能居高临下看见县城的整个轮廓。

他们坐在一块突出的石头上,向县城看了许久。

后来,有个放牛的老婆婆走过来,打量了他们一会儿,笑笑准备走开。

封灵芝跳下石头问:“大娘,您老刚才笑什么呢?”

“我是为你们高兴呀,姑娘!”

“为我们高兴?”

“是呀!多年轻呀!正是快乐的年龄…要珍惜呀!像我老婆子年轻那阵,就不知道快乐,我就没记得快乐过。一转眼,老啦。五年前,跟我吵了一辈子的老头子也撒手走了,现在就剩下我一人了。这时候,人才后悔……不知道,什么都不知道啊!……”

“老婆婆说的不知道,是指不知道快乐吗?和老伴吵了一辈子架,可见她是后悔了,没有珍惜生活……”封灵芝在那儿痴痴思想时,傅仕桐赶上老婆婆,掏出四百元钱塞在她手里,说:“给您老买点东西吃吧……”老婆婆瞠目结舌的功夫,傅仕桐已经挽着封灵芝的手,走下了岗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