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美人心计,媚行后宫

晚宴

美人心计,媚行后宫 七彩莲华 2150 2014-04-26 15:05:04

  晚宴时,皇上与皇后坐在正上方,懿妃坐在皇后左边偏下一些,皇上右边偏下坐着的便是今日所见河间王。

依次便是嫔妃所坐之处,静姝同玉嫔坐在一起。

静姝看向玉嫔时,发现已经变成原来的样子,再也看不出下午时的模样。

“姐姐下午定是没有吃多少东西,趁现在皇上不注意,多吃一些。”静姝拿起筷子为玉嫔布菜。

“多谢妹妹,你也多吃一些。”玉嫔并未客气,微微一笑夹起盘中菜,极为优雅的慢慢吃起来。

看着中间的歌舞,想着下午玉嫔所说之话,静姝难免多喝了两杯,有些面红头晕,看向皇上正和王爷谈的正欢,便低头对玉嫔说:“姐姐,妹妹贪吃了几杯,有些头晕,出去透透气,如果皇上问起,姐姐便说去去就来。”

看到静姝有些绯红的脸,玉嫔担心道:“那妹妹小心,可千万不要走远,雪鸢,要照顾好你家小主。”

“是,奴婢遵命。”雪鸢扶着有些摇晃的静姝离开宴席,在行宫中随意走着。

“小姐,注意脚下,别摔着了。”看到静姝摇晃的身体,雪鸢不明白,今晚为何会喝那么多。

“放心吧,你家小姐我酒量好的狠,这点小酒对我来说,一点问题都没有,你要是不相信的话,我走给你看。”说罢甩开雪鸢的手,要独自一人往前走,可没走两步便摔倒在雪鸢怀中。

看着静姝一脸倔强的样子,雪鸢只好搀扶着静姝慢慢走着,正好看到前面不远处有个凉亭,“小姐,前面有个凉亭,我们去那坐一会。”

“好啊,去那坐一会。”雪鸢将静姝扶到亭下坐好,看了看四下无人,想来也不会有人看到她如此失态,“小姐,你在这等我一会,我去给你弄些茶水,醒醒酒。”

“恩,你去吧,我没事。”静姝挥了挥手,将雪鸢打发开,雪鸢一步三回头的看着静姝,总是有些不放心。

夏风一吹,静姝倒是有些清醒,看着这一处安静,隐约听到宴会上传来的阵阵丝竹声,心中有些淡然,原来热闹与安静竟然隔得这么近,近得竟有些恍惚。

抬头望去,漆黑如墨,如此黑暗让人有种压迫窒息感,一声闷雷,毫无征兆下起了雨,电闪雷鸣间,静姝往亭中央缩了缩。

随着雨水降临,原本燥热之气渐渐变的凉爽,夏天衣服有些单薄,在亭中站了许久,静姝竟感觉有些凉意。雪鸢此时还未回,这雨看样子一时半会也不会停,如果一直站在这亭中,难免会感染风寒。

环顾四周,左右无人,再听大殿中丝乐声,想来宴会也不会这么早结束,现在淋雨回去,换上一套衣服,再回到宴会上,应该不会被人发现。

想起自己的想法,勿自掩嘴偷笑,未进宫之前,她总是喜欢在下雨天时赤着脚踏着雨水和雪鸢一起嬉戏,阿玛和哥哥便在旁边着急的喊她回屋,以免着凉,可她总是嬉笑不听。现在想来,这场景恍如昨日。

四下无人,静姝有些调皮的脱下鞋袜,将玉脚慢慢伸出亭外,雨水落在脚上凉凉的,让燥热的心也清爽许多。待脚适应了雨水的凉度,便迫不及待的冲到雨水中,欢快的转着圈,与雨共舞,欢快的笑声在这后宫中显得格外动听。

雨水顺着脸颊滑至脖颈,很快头发和衣服便已经被淋湿,看到自己如此模样,想来接下来的晚宴是不能再回去了。

“贵人好心情,如此这样,就不担心皇上寻你?”

被突然传出的声音吓了一跳,循声望去,只见河间王手执雨伞,一脸笑意看着在雨中踏雨的静姝。

“王爷不陪在皇上身边,来这作甚。”看到他一脸笑意,与这黑夜格格不入,引起静姝一阵怒意。

感觉到静姝话中怒意,河间王并未理会,“本王可不曾记得有什么地方得罪了贵人,惹贵人如此不快。”

“王爷多想了,臣妾告退。”说罢便准备离开。

“虽是盛夏,贵人如此淋雨恐怕不好,还是打伞回去吧。”说罢向前几步,将伞放在静姝手中,自己淋雨消失在雨夜中。

握着手中还有余温的伞柄,静姝倒觉得自己失礼了许多。

“小姐,小姐,你怎么一个人出来了,看看你,身上都湿了,快点回去擦干净吧。”雪鸢本打算给小姐弄点茶水醒醒酒,谁曾想会下雨,便寻了把伞来接她,此时才看到她手中竟然多了一把伞,“小姐,你手中伞哪来的,难道刚才有人在这里,小姐,你没事吧?”

“没事,回去吧,换件干净的衣裳,再不回去,皇上该寻了。”本打算不回,可现下被河间王发现,恐怕不好,想着便加快脚步往听风斋走去。

待静姝回到宴会时,皇上喝得已经有些多,看向皇上手边坐着的河间王,两人目光一触,河间王笑了笑,静姝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

“妹妹怎么现在才来?”玉嫔看到静姝回来问道。

“本打算出去醒醒酒,谁知竟然下雨,便回听风斋换了身衣服,有些耽误时间了。”随后低声道:“皇上可曾寻我?”

“刚才问了一句,本宫照你话说了,皇上便没有多问,咱皇上因为河间王甚是高兴。”玉嫔看了看河间王,对静姝说道。

听玉嫔所说,静姝看去,果然看到皇上频频举杯与河间王碰杯,脸上笑意一直未曾消失,“这河间王和皇上关系很好么?”

“河间王的母妃因为身份低微,无法教养王爷,太后便向先皇讨了河间王。”看静姝有些不明白,玉嫔继续说道:“皇上还是小阿哥时候贪玩偷跑出去,爬到树上掉下,河间王正好看到,便毫不犹豫冲过去,皇上掉在了河间王身上,身上只是有些擦伤,而河间王受伤极为严重,自此之后,皇上便时常寻河间王玩耍,两人感情极为深厚。”

“原来如此。”静姝看了看两人。“妹妹入宫一年多,怎么从未见河间王进宫?”

“不只是妹妹,姐姐也很少见河间王进宫,河间王自及笄之后,便请旨出宫,四处游玩,极爱琴棋书画,从不问政。”

看玉嫔眼中别有深意,静姝明白几分,生在皇家,如果有夺位之嫌,必定不会像现在这般,坐在皇上身边谈笑风生,可见河间王也算是一个极为聪明之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