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美人心计,媚行后宫

疏散宫人

美人心计,媚行后宫 七彩莲华 2067 2014-04-26 15:05:04

  宁乐见众人不说话,安静地说道:“回贵人,奴婢虽然没有伺候过几位主子,但是奴婢心里明白,既然内务府将奴婢指派给贵人,那宁乐便是贵人的人,不管贵人得皇上宠爱,还是被禁足敬怡轩,宁乐都不会离开,忠心不二服侍贵人。”

众人听宁乐所说,齐齐说道:“奴婢(奴才)忠心不二服侍贵人。”

静姝见状,有些吃惊,他们四人虽指派给她,但是她并未对他们有什么好处,他们却对自己如此死心塌地,倒是自己枉做了小人。

“你们放心,本主绝对不会为难你们,你们在本主这,也得不到什么好处,不要因为畏惧本主,便强迫自己留下,想想家中老人、兄弟姐妹,不要这么草率回答。趁本主现在还有这个能力安排你们的去处,都好好想想吧。”

徐福听静姝如此说,说道:“回贵人,奴才早就没有家人,奴才愿意留在敬怡轩,望贵人不要赶奴才走,奴才伺候过几位主子,几位主子因奴才阉人身份,从不拿奴才当人看,贵人不但不责骂奴才,还担心奴才夜晚守夜着凉,送奴才新被子、新衣、新袜,有好东西定会赏赐奴才,奴才感恩,现在贵人有难,奴才就算是死,也不会离开半步。”

听徐福所说,静姝心中难过,没有想到自己只是稍微关心了宫人一下,宫人们竟然如此记恩,许是这后宫之中,对宫人有太多非人待遇,才会如此。“罢了罢了,既然你们全都不愿离开,留在这便是,但是本主把话说在前面,这几日本主知你们必定受了不少委屈,可是这只是开始,在往后的岁月中,怕是有更多委屈要受,那时本主自身难保,定保不住你们。”

“贵人放心,只要有奴才在,绝对会保护好贵人,要是他们想伤害贵人,也要先踏过奴才的尸体。”徐福拍了拍胸脯保证道。

宁乐看徐福一副信誓旦旦的样子说道:“呸呸呸,就你这嘴,一点遮拦也没有,咱贵人福大命大,怎会受什么委屈,想来皇上只是一时生气,等皇上气消了,定会想起贵人的好。”

“是,是奴才不会说话,奴才该打,该打!”说罢,拿起手便扇自己嘴巴。

“好了好了,本主知你们好心,都快起来吧,今儿好好准备准备,徐福早早将宫门落锁,我们围坐一起,好好吃点东西。”静姝知患难见真情,此番自己遇难,能知宫人对自己这般忠心,心中欢喜。

静姝好意安排,但是宁乐却低头不语,原本说笑的众人,全都低下头,不再说话,静姝知其中定有蹊跷,便问雪鸢,宫中发生何事。

雪鸢支吾着说不出话口,最后还是宁乐说出,原来御膳饭昨天并未送来蔬菜,敬怡轩中本就没有什么存货,雪鸢挑了挑前几天剩下的菜,昨儿晚饭时已经做给静姝吃,宫中其他人,昨晚全都饿着肚子。

静姝听宁乐所说,狠狠地拍了下桌子,站起来怒道:“简直岂有此理,本主现在还是贵人,皇上并未将我降为庶人赶入冷宫,他们竟然如此。委屈了各位,你们放心,本主绝对不会让你们饿肚子。”

“贵人千万不要动气,小心伤口,奴才命贱,饿一顿两顿不成问题,贵人消消气。”自徐福在敬怡轩服侍以来,第一次见静姝动怒,没有想到平时温文尔雅的静姝,生起气来,竟有如此气魄,吓得他跪在地上,双腿发软。

静姝发这么大的火,静姝在董府时见过一次,这是第二次,她知自己小姐是真的生气了。

“你们都起来吧,这件事本主自有安排。你们先出去,宁乐你留下。”

其余几人退出殿外,宁乐站立在静姝面前,静姝看向雪鸢,让她也出去,雪鸢虽心中不明,但是还是退了出去。

宁乐不知静姝将她留下来有何意,便问道:“贵人留下奴婢,可是有何吩咐?”

“宁乐,你可知罪?”

宁乐听不出静姝语气中的息怒,有些不明白,跪在地上,说道:“望贵人提示,奴婢不知做错了何事,惹得贵人生气。”

“不知做错何事?”静姝来到宁乐面前,俯视着跪在地上的宁乐,慢慢地说道:“御膳房既然断了敬怡轩的膳食,那你每晚送来的银耳莲子汤又作何解释?”

“回贵人,奴婢先前是未央宫的宫女,因未央宫不喜宫女过多,便让奴婢前来侍奉贵人,此番贵人禁足,不知为何未央宫的云妃娘娘便命人送来银耳莲子汤,奴婢见并无异样,便于贵人补补身体。”宁乐知此事瞒不住,便一五一十说道。

听宁乐所言并非有所隐瞒,便问道:“未央宫的云妃,本主怎么从未听说过?”

“回贵人,奴婢也只是听说,在懿妃娘娘未受宠时,云妃娘娘最得皇上宠爱,只是不知是何原因,云妃将自己关在未央宫,从不出宫。”宁乐到未央宫时,云妃已经将自己关在宫中,即便是皇上前去,她也闭门不见,皇上吃了几次闭门羹,便再也不去,但是赏赐却从未少过,后来云妃说宫中人太多,皇上便命内务府按云妃所说,将多余宫人安排到其他宫中。

宫中很少有人谈论云妃事情,所以静姝只知未央宫中住着一位云妃,其他便不得而知。

“你怎么知这汤是未央宫送来?”敬怡轩所有人不得出建福宫一步,对于宁乐所说,静姝还是有所怀疑。

宁乐回答道:“送汤之人不是别人,正是云妃娘娘宫中管事姑姑蝶梦,所以奴婢便知这是云妃娘娘意思。”

静姝想来宁乐没有骗她,许是她多想,只是晚上时候,她知自己不是一个熟睡后无法醒来之人,便心中暗自打算,说道:“此事不要告诉别人,如果未央宫再送来汤,你送来便是,切不可多说。”

“奴婢明白。”

见宁乐并未多问,静姝便挥了挥手,让她请黄忠前来,她本不想打扰河间王,但是宫中不能缺了吃食,只能麻烦河间王,让其送点先救济一下,剩下的,自己再想想别的办法。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