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美人心计,媚行后宫

中秋佳节

美人心计,媚行后宫 七彩莲华 2003 2014-04-26 15:05:04

  今儿是中秋佳节又是辰年,按族制皇上约酉时亲去月坛祭月。祭月之后,皇上便会在御花园中设宴,到时后宫妃嫔、朝中群臣都要参加,其热闹可见。

一早敬怡轩上下便开始忙活,内务府将一大盆盛开的桂花,命人送到敬怡轩,静姝觉得香味甚是好闻,便收了下来,命徐福将之放在院中。宁乐领着众人坐在院中桂花树下,准备月饼,皇上在中秋这一日极为繁忙,静姝也算是得空与宫人一起学做月饼。

玉嫔在宫中无事,也来到敬怡轩,看着静姝与宫人说笑,心情大好。中秋佳节,后宫之中虽说布置的极为喜庆,可是每个人心中却各种滋味,中秋本是团圆之日,自打进后宫那日起,便已经失了这种奢望。

静姝见玉嫔面露寂寞,便将刚摘的一朵秋海棠别在她发髻中,衬托的小脸,愈发红润,“姐姐可是想念家中亲人?”

玉嫔见静姝脸上并无感伤,叹了一口气,有些幽怨的说道:“入宫这些年,不曾再见额娘,阿玛虽日日前来早朝,可是却不能相见,为人子女,实属不孝!”

“今儿皇上会宴请群臣一同赏月,到时姐姐便能见到阿玛,岂不是该高兴才对?”静姝想到玉嫔还能远远看到自己的阿玛,心中便想起自己的阿玛和额娘,他们根本不够资格前来,不知此时他们二老在做什么。

玉嫔并不知静姝心中所想,对于皇上宴请群臣之事,并不觉得对自己是多好的机会,“那又如何,只是远远看着,却不能上前说话,与不见又有何分别。”

“即便是远远看着,至少知道阿玛身体是否康健,不像妹妹,恐怕是连这远远的看一眼,也已经不可能了。”

玉嫔只想着自己的事情,倒是将静姝的情况忘记,现下看到她有些落寞的小脸,轻轻拉起她的手说道:“妹妹无须感伤,想来总有一天,皇上会因为妹妹,而升了妹妹阿玛的官职,到时候,妹妹定能与阿玛相见。”

静姝知玉嫔是在安慰自己,她怎么会不知道,阿玛只是一个小小的文官,即便皇上有心提携,也不可能。“但愿吧,妹妹等着那一天。”

两人虽面带微笑,但是脸上的落寞却掩饰不住,为了不让自己沉浸在这种悲伤中,静姝拉着玉嫔一起做月饼。徐福见两位主子心情欠佳,便讲了几个笑话,逗得两人暂时忘记了刚才的悲伤。

月上枝头,皇上也祭月回宫,命人给每个宫中送去自来红小月饼,各宫中收到皇上赏赐的月饼,谢恩之后,便往御花园走去。

往年皇上会在景仁宫同后宫之人共度中秋,今年皇上兴起,想同诸位大臣一起共度中秋,便将中秋宴会设在了御花园。

御花园中,盛开的秋海棠耀眼繁茂、五彩斑斓,玉簪花碧叶莹润、花色如玉、幽香四溢,众人皆都穿着华丽的吉服,一同赏月饮酒。

皇上自月坛祭月回宫后,便同皇后一起来到御花园,皇上身穿月白色朝服,脖上带着绿松石朝珠,腰间系着龙纹白玉腰带,更显风流倜傥、英俊不凡。皇后身穿明黄朝服,带着绿松石中间贯穿珊瑚朝珠,指套景泰蓝甲套,脸化精致妆容,面露喜色,与生俱来的贵气,与皇上站在一起,极为般配。

众人见帝后同来,纷纷跪地,恭请帝后。皇上牵起皇后的手,在众臣朝拜声中,走上龙椅、凤座。

皇上于龙椅之上做好,抬手说道:“平身!”众人才起身,纷纷坐到自己的座位上。

“今日是中秋佳节,诸位无须多礼。”

“谢主隆恩。”

皇上与臣子之间互相说着客套话,推杯换盏,场面可谓是君臣同乐,好不热闹。

静姝坐的离皇上有些远,虽说她极得皇上宠爱,可是毕竟只是一个贵人,贵人便该坐在属于贵人的地方。

皇后左边下首处,以往坐的都是懿妃,而今儿却不见懿妃的影子,那个位置便被淑妃坐着,只是位置相对于之前的懿妃来说,要靠下许多,虽如此,淑妃仍是满面春光,极为得意。

戏台之上正表演着《丹桂飘香霓裳献舞》,众人看得津津有味、乐不思蜀,想来承乾宫中,懿妃一人,独自流泪。

静姝端起手边酒杯,一饮而尽,不知是心情作怪,还是这酒本就极为辛辣,酒顺口而下,像是一道火石,划过胸口,极为疼痛。静姝皱了皱眉头,心中极不是滋味。

雪鸢见静姝心中不快,将蒲叶包裹的螃蟹,轻轻撬开,轻巧的取出里面丰嫩的蟹肉,沾了些许醋,放在静姝碗中,静姝拿起筷子,夹了起来,吃了一口,蟹肉鲜美的味道遮挡住酒水的辛辣,口中舒服许多,只是刚才划过的疼痛,却极难消失。

大阿哥和小格格围在皇上身边,其乐融融,皇后和淑妃笑看着这一幕,这中秋晚宴,要属此二人最为得意。

静姝看向玉嫔,见她频频往下首坐着的群臣中望去,便知她在寻找阿玛,只见玉嫔所看之处,正是顺天府尹佟佳德康,远远看去,佟佳德康虽是一文官,却面黑身正,一身正气,顺天府尹多接收地方诉状,想来玉嫔阿玛定是一清官。

见父女二人相对一笑,静姝心中一酸,想起自己的阿玛只是一小小城门使,终是再也无法相见。

心中沉闷,静姝独自一人离开晚宴,独自走在悠长的路上,此时宫人大都在自己宫中过中秋,并不外出,原本热闹的道路,竟无一人。

雪鸢紧跟在静姝身后,一语不发,雪鸢虽没有家人,也不知道思念家人是怎样一种滋味,但是看到静姝,便心中极为难过。

“雪鸢,你不用陪着我,先回宫吧,我随便走走。”今儿是中秋,雪鸢陪着自己,一直未吃东西,想来此刻宁乐他们已经开始在宫中吃起早先做的月饼,便想着让雪鸢回去也吃一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