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美人心计,媚行后宫

做客未央宫

美人心计,媚行后宫 七彩莲华 3063 2014-04-26 15:05:04

  瑾嫔与额娘正在说着等到腊月时,玉嫔宫中的红梅应该要开了,到时候她们一起去赏梅,然后再用红梅积雪煮茶一定别有一番滋味时,未央宫的宫女蝶梦求见。

听到徐福来报,瑾嫔有些许诧异,她和未央宫的云妃可以说只见过一面,而云妃对她的态度极为冷淡,此次遣宫女前来邀她,有何目的。

董氏和雪鸢均有些担心,现在瑾嫔不比从前,身怀有孕,稍有一个差事便后悔莫及,所以她们两个的意思是希望瑾嫔不要去。

云妃速来不与其他宫中之人有何来往,唯一来往的便是懿妃,她此次却遣人来传她,想来必定有些事情要找她,至于是何事,瑾嫔不得知,只有前去未央宫才能知云妃找她的原因。

见董氏与雪鸢担心,瑾嫔轻轻拍了拍董氏的手,“额娘,你放心吧,宫中之人定会知道我前去未央宫,如果我在未央宫中出事,云妃必定逃脱不了干系,我知云妃是极聪明一人,她绝对不会这么做。”

瑾嫔虽这么说,可是董氏还是有些担心,“额娘来宫中虽然时间不长,可是这宫中之事也听了不少,云妃和懿妃的关系非比寻常,万一她要是来一个同归于尽,那该如何是好?”

“额娘,你要是不放心的话,让雪鸢陪着我去,放心吧,我去去就来。”瑾嫔命雪鸢取来斗篷披在身上,又拿来手炉握在手中,待一切准备好,便走出静怡轩。

董氏还有有些不放心,远远的看着瑾嫔离开静怡轩,消失在宫门口。

在蝶梦带领下,瑾嫔和雪鸢一同进入到未央宫主殿,而云妃已经等在那里,云妃有些担心瑾嫔不会前来,然见到瑾嫔本人之后,悬着的心算是放了下来。

瑾嫔上前轻轻一福身,“臣妾参见云妃娘娘,娘娘万安。”

待瑾嫔行罢礼,云妃说道:“起来吧,瑾嫔,本宫有些事想和你聊一聊,不知你可方便?”

云妃是妃,瑾嫔是嫔,上下有别,既然来到未央宫,瑾嫔自然不会违背云妃的意思,便让雪鸢退下去,同时蝶梦也跟着出去,将大殿的门关上,原本光线便不好的大殿,因为大门的关闭而显得更加昏暗。

瑾嫔抱着手炉坐在云妃下手并不开口说话,云妃只是那么盯着她看,似是在思忖着什么。约莫一盏茶的功夫,云妃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听到云妃叹气声,瑾嫔微微抬头看了云妃一眼,终是没有开口询问。

云妃像是下定决心一般,将手上的佛珠放在身边桌子上,“本宫闭宫这么多年,本以为已经心如止水,不再为情所困,谁曾想,这只是本宫自欺欺人罢了。”

瑾嫔看了看孤零零躺在桌子上的佛珠,再看看云妃眼中一直闪动的情绪,这与她第一次见云妃时,已经大为不同,那时候的她就像是一朵莲花,让人不敢亵渎,而现在的她,就像是风雨中的竹叶,摇摆不定。瑾嫔心想,或许此刻云妃说的是她与皇上的事情,“娘娘言重了,娘娘一直潜心修佛可见娘娘对佛祖诚心,只是这尘世中之事,怎么可能说断就断,皇上是一个极为重情义之人,自然放不下娘娘。”

听瑾嫔如此说,云妃苦笑一下,知道她误会了她的话,却也并不解释,“皇上是一个极重感情的人,所以皇上最容不得的便是别人的背叛,本宫同皇上做了这么多年夫妻,对皇上也算是有一点了解,皇上一旦发现有人背叛了她,定然不会轻饶。”

瑾嫔心中一惊,知云妃话中有话,难道云妃发现了她与舒太妃的事,所以此刻才将她交到未央宫说教一番,想来又觉得自己可笑,她与云妃同是皇上的妃嫔,现在她又身怀有孕,云妃应该和宫中其他人一样,巴不得她现在失宠,怎么会出手相帮。“臣妾不知娘娘何处此意?”

云妃见瑾嫔并未接着她的话往下说,心中一笑,便不再拐弯抹角,“瑾嫔是不是很好奇皇上现在怎么像变了一个人一般,是不是?”

揣测圣意是大逆不道之事,瑾嫔自然不会在外人面前妄语,“皇上深沉睿智,臣妾愚钝自然不能猜透皇上心思一二。”

云妃本就不是一个爱拐弯抹角之人,自然不喜说话敷衍之人,听到瑾嫔如此说,云妃有些怒意,“瑾嫔为何事事提防本宫,难道担心本宫加害于你不成?”

见云妃有些恼怒,瑾嫔缓缓起身,福身说道:“臣妾不敢,臣妾只是实话实说!”

见瑾嫔如此,云妃无奈的摇了摇头,“罢了,你起身吧,在这后宫之中说话做事处处小心,才是生存之道,这点本宫不怪你,本宫知道这不是瑾嫔本性,本宫此次请你来,是有一事相求。”

瑾嫔起身重新坐好,听到云妃有事相求,有些许吃惊,“娘娘有事吩咐便是,只要是臣妾能办到的,一定会尽心尽力去办。”

云妃听瑾嫔如此说,心中终是拿不定主意,可是在这后宫之中,除了瑾嫔她也想不出第二个人,最坏的打算便是死,想到这,她便释怀了许多,“这事,对你来说确实有些难为你,甚至会让你丢了性命,你可愿意帮本宫?”

瑾嫔知云妃所说之事定是极为重要之事,她与云妃不是很熟,自然不会冒着生命危险帮助云妃。“臣妾只是一个妃嫔,娘娘做不到的事情,臣妾定然也做不到,受臣妾无能。”

云妃早就猜到瑾嫔不会那么容易便能答应帮助她,之前她曾派人前去查了瑾嫔底细,果然让她发现了一些端倪,虽然不知道瑾嫔和舒太妃之间有何阴谋,可她现在能利用的也只有这一点,“明哲保身?瑾嫔真的可以做到么,那么舒太妃呢,那可是瑾嫔的亲姐姐,瑾嫔进宫是何目的,不需要本宫一一说来吧?”

听云妃说到她和舒太妃的事情,瑾嫔大惊,差点打翻手边茶杯,她没有想到云妃竟然会知道她和舒太妃的事情,她与舒太妃在宫外的事情极少有人知道,云妃又是从何得知?她还知道多少?难道连她进宫的目的,她也知道?看着云妃淡然地端起手中茶杯,慢悠悠地品着茶,似是胸有成竹一般,这让原本就心虚的瑾嫔,更加不安。“舒太妃确实是臣妾的姐姐,本宫与舒太妃的感情并不算深厚,此次在宫中再见,也只是打个招呼罢了,毕竟她是太妃。”

云妃对于瑾嫔和舒太妃的了解也只是仅限于她们是亲姐妹罢了,其他的事情她自然没有查到,所以对于瑾嫔的话,她也只是侧面回答,“瑾嫔与舒太妃之间感情到底是好还是坏,本宫自然不会放在心上,只是这事要是让太后或者皇上知道,不知道他们心中会作何想法。”

瑾嫔因为云妃的一番话,此时心中大乱,她不知道云妃还掌握了多少消息,只知道她日日不出未央宫,未曾想到她竟然能查到她和舒太妃之事,这让瑾嫔不得不提防。云妃和懿妃关系复杂,瑾嫔不敢保证云妃是不是把这件事情也告诉了懿妃,如果告诉懿妃的话,那么懿妃便抓住她的命脉,懿妃看似不是一个心机这么深沉的人,如果她知道瑾嫔和舒太妃的关系,自然要大做文章,直到现在懿妃都没有说到瑾嫔和舒太妃的事情,可见懿妃并不知道此事。

云妃见瑾嫔一直不说话,知她此刻心中一定是在暗自盘算,“瑾嫔放心便是,这件事情除了本宫,再无二人知道,不知道本宫刚才说的话,瑾嫔考虑的如何?”

瑾嫔被云妃抓住把柄,自然不能拒绝,一旦被人抓住把柄,必会受到她不休的威胁,想要制止她的威胁,只有一个办法,那便是掌握着她的弱点,只有掌握住她的弱点,才有和她谈判的资格,而她对于云妃一点也不熟悉,平时根本没有机会靠近她,如果她答应帮助云妃的话,那么便会知道她一些事情,说不定能在蛛丝马迹中找到一些可以利用的东西,虽然此办法极为危险,可是也只能冒险一试,“娘娘所说,不知何事?”

云妃见瑾嫔是一个极为聪明之人,极为满意,“你放心便是,一旦你帮本宫办这件事情,那么本宫的命也就算是被你攥在了手里,你自然也就抓住了本宫的把柄,本宫保证不会将你和舒太妃的事情告诉任何人,那也请你发誓,绝对不会把今天本宫与你的谈话告之第二个人。”

云妃是极为聪明之人,对于瑾嫔心中想法,自然会猜中一二,只要她将那件事情告诉瑾嫔,她与瑾嫔便是互相抓住了对方的把柄,她必须要让瑾嫔发一个誓言。

现在的主动权全都在云妃手中,瑾嫔绝无选择,只有按照云妃的要求,“好,臣妾对天发誓,如果将娘娘与臣妾今天所说之事告诉于第二个人知道,臣妾定会遭五雷轰地。”

听到瑾嫔的誓言,云妃满意地点了点头,她接下来说的事情,确实超出了瑾嫔所能承受的范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