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海螺岩

第十章 夜钓2

海螺岩 灵岸 1922 2011-10-31 14:46:42

  桑敬媛听到‘轮休’的时候,呆了一呆,低低的声音说了一声:“真快呀。”等林睿说完,沉思了一会儿,说道:“我还没想好要不要轮休呢,等我再想想,有了决定再说吧。”

林睿虽然预料过这种情况,不过还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问道:“你不会还不打算换班吧?加上这次你已经连续上了五个班了。我真想不到谁能在这地方连续呆上五个月,也不知道该佩服你呢,还是应该对你感到恐惧。”说完觉得话可能说得重了点,打岔一句:“你看小寒,前两天就想怂恿我开船把他偷偷送回去,我还说让他自己游泳回去呢。”

桑敬媛被逗笑了:“游回去?不淹死也累死了,你也太恶毒了吧。海里可是有鲨鱼的哦,你不怕他做了鱼食?”

林睿撇撇嘴说:“无毒不丈夫嘛,大不了我送他一件救生衣,这算是仁至义尽了吧。再说了,不都说大海母亲吗,他能死在母亲的怀抱里也应该是件幸福的事情,就让他大胆地去死吧。”说完哈哈大笑起来。

桑敬媛在一旁,笑容却渐渐没了。沉默了一会儿,说:“轮休的事情我暂时还没决定,给我点时间想一下吧。我有点不太舒服,先回宿舍了。”说完没等林睿答话,转身走了。林睿愣住了,对桑敬媛的这个反应有点不知所措。因为刚才自己在笑,没看到她的表情,所以不知道是她真的觉得不舒服,还是自己什么地方说错话惹她生气了。呆站在那里,看着桑敬媛慢慢走进了医务室。

低下头,林睿回想着刚才的一幕,努力试着从刚才的一言一语中找出一些端倪。想了半天也没个头绪,只得做罢。心想不管她是不是真的生气了,等会儿去她宿舍找她聊聊天,想办法逗她笑笑就是了。又看了一会儿落日,忽然想到轮休前应该控制一下淡水和食品消耗,要是没能撑到换班的那一天就太尴尬了。于是径直去了赵寒的宿舍,打算和他仔细商量一下。

从赵寒那儿出来的时候天已经擦黑了,平台上的各种灯都亮了,把平台点缀得像繁华的灯市一样。第一次见到这景象的人一定会觉得很壮观,但是对在平台上生活的人来说,就和家门前的门廊上的灯光没什么区别。林睿看看时间,决定去找桑敬媛聊聊天。走进医务室没看到人,走到小隔间前敲了敲门。桑敬媛在里面应了一声,开了门,把他让进了里屋。

林睿还是第一次进来这里。一眼望去,屋子里的摆设很简单,一打眼先看到的是一扇向着大海的窗户。窗台上放着两小盆花,一盆仙人球,一盆文竹。窗户下面放着一张小书桌和一把椅子,桌上放着几本书和一台小微风扇。桌子旁边是一张单人床,床内侧的墙上挂着一面镜子,床底下放着一个大行李箱,紧靠着床尾放着一个简易衣柜。房间的另外一边还有个小房间,应该就是洗手间了。整间屋子也就这些东西,看上去很简单、很整洁的感觉。按惯例,空气中飘荡着一股女孩子房间特有的香味儿,不过在这香味儿里还掺杂着一丝淡淡的药香。

林睿往椅子上一坐,问道:“怎么样,身体还不舒服吗,有没有好点?”

桑敬媛慢慢坐到床上,答道:“嗯,已经好很多了,没什么事了。”

林睿一眼就看出她是随口应付自己。他是个直性子人,没什么城府,很不擅长委婉的说话。琢磨一下,干脆开门见山地说道:“你不用敷衍我了,你之前明显是不高兴了才会那样。是不是我说错什么话了?我们已经这么熟了,你就对我直说好了,没必要这么遮遮掩掩的。”

桑敬媛还真没料到林睿会说的这么直接。愣了一下神,片刻之后又笑了笑,说道:“既然这样我就实话实说了。其实我身体没什么问题,也没有生你的气。我只是不喜欢谈论死亡的话题。直接制止你的话,虽说是熟人我也觉得不太好。不制止你,又不知道你下面会说出什么来。所以我才会做了那样的举动。让你担心了真不好意思。”

林睿听她这么说才放心:“原来是这样啊。你看你,哪来这么多顾忌呀。我这人就这样,有时一兴奋起来就会做些没脑子的事情。以后再有这样的事情,你大可直接对我说,不用这么客气,我不会怪你的。”

桑敬媛笑着说:“那没问题。以后再遇到这样的事,我就直接对着你大喊‘闭嘴’,你看怎么样啊。”

林睿见她有心情开玩笑了,很配合地做出一副领导的架势,大大咧咧的说:“嗯,我批准了。”

一阵笑声之后,林睿再次提起了之前的话题:“我说,你想好了没,这次轮休到底是休息还是继续值班啊?”

桑敬媛轻轻摇了摇头,说:“我还没想好。”

林睿忍不住了,问道:“我觉得很奇怪呀,你为什么会这么长时间在这值班,你自己不也说过这地方的生活是很无聊寂寞的吗?到底是什么让你能坚持这么久啊?还有哦,你这么久不回岸上,难道就不想你的家人吗?你也应该回家看看了吧。”

一说到家人,桑敬媛的表情又凝重了。低头犹豫了半天,才幽幽地说:“我的家人都不在了,只剩下我一个。”

林睿听到这话,感觉真的像是被雷劈中一样的震惊,脑袋里空白了几秒钟后才重新开始思考。心想,怪不得她之前会那样,原来她竟隐藏着这样的秘密。一时间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踌躇了半天才说了一句:“对不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