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海螺岩

第九章 夜钓1

海螺岩 灵岸 1811 2011-10-31 14:46:42

  一转眼,已经是林睿海上生活的第二十五天了,还有三天这次的轮值就结束了。按照制度,在平台上轮值以四周为一个轮期。这么长的时间呆在这偏远的地方,除了工作时间之外,业余生活是极其枯燥的。每一期轮值的的职工刚上平台的时候还行,随着时间的推移,对枯燥生活的忍耐力越来越脆弱。越临近值班结束的那天,急躁的情绪越强烈,总觉得时间过得太慢,恨不得闭上眼睛再睁开就是离开平台的日子。

不过林睿却没有这种感觉。也难怪,前半个多月基本是魂不附体的状态,对时间根本就没有概念。后面这几天是在积极工作的状态下过来的,每天都过得很充实,所以也没觉得时间过得有多慢。对此,赵寒很有意见。面对嘲笑他没耐性的的林睿,“恶狠狠的”撂下一句赌咒:“你先别得意,你这不过是第一次来值班。咱们走着瞧,等你多值几次班再说。等你哪天你忍受不住这种枯燥,跑来向我发牢骚的时候,咱们就调过来,你管我叫哥哥我管你叫兄弟!”林睿则是一脸的不屑加鄙视,用充满鄙视的眼神结结实实的斜了他一下,转身吹着口哨就走了。

今天又是繁忙的一天,下午临歇班前,林睿先安排好了晚上值班的人员名单,然后去储水罐看了看淡水的储存量,又去食堂了解了一下存粮情况。溜溜儿又忙了一个多小时才完事儿,顺便就在食堂把晚饭解决了。走出食堂已经是傍晚了,阳光不再炙热,海风一吹让人觉得非常舒服。林睿决定暂时先不回船了,反正刚刚吃过饭,就站在平台边上看看日落,顺便消化消化食。

夕阳西垂,一层薄云把太阳隔开,原本耀眼不能直视的太阳,变成了温柔许多的金黄色。阳光被云彩折射后产生扭曲,使得太阳看上去像是一个煎破了的荷包蛋。不光云彩被染成了金黄色,下面的海水也被映成了金黄色,随着波浪的荡漾闪烁着粼粼的金光。

林睿努力往远处的海岸线方向看过去,试图看到岸边。看了半天,除了没边没际的海水以外什么都看不到。想到再过几天就要回到陆地上了,心里忽然莫名的生起了些许怅然,竟然有些不愿离开这儿。当初自己是在失落和茫然之下,逃离了原来的生活来到这里,在小寒耐心的关注之下才决心走出低谷。此后为了转换心情,每天都在努力工作。虽然办法很笨,效果却很好,对以前那些种种不快的记忆已经淡化了不少。可是一回到岸上就是长达四周的休息期,虽说可以三天两头地去小寒家蹭饭什么的,可是其他无所事事的时间还是太多,难保无聊之下又会增加对那些事情的回忆。这怎么办呢,想点什么办法充实一下空暇的时间呢?

想着想着就想到桑敬媛了。这段时间,林睿和桑敬媛已经逐渐熟络起来。有时工作累了,他会溜到医务室去喝点水,和桑敬媛聊会儿闲天。整个平台除了赵寒,就数和她最熟了。如果到时候去约她出去四处逛逛,应该没什么问题的吧?转念又想到之前赵寒告诉他的那个流言,不知道那个流言有没有传到她的耳朵里。她毕竟是个女孩子,会不会被流言所困扰很难说。又想到她自从来到这儿,算上这次已经五个月没下过平台,这次的轮休她会不会还是不换班呢?

正在胡思乱想,就听到背后传来几声咳嗽声,听声音就知道是桑敬媛。林睿很淡定的转过身打了一声招呼,说:“听你这动静,你是怕又吓到我是吧?”

桑敬媛笑着说:“是啊,你上次被吓到的那个样子我还记着呢,再来一次的话我怕你会犯心脏病。”

林睿翻翻白眼,故作一副不屑的表情,说:“我切,那次是因为我完全没料到屋子里还有别人,这才被你吓到的。不过话说回来,你怎么走路一点声音都没有的,你这是习惯偷偷摸摸的做事了是吗?”

桑敬媛抗议道:“谁偷偷摸摸的了,我刚才故意使劲跺着脚走过来的,还咳嗽了一下,就是要提前通知你背后有人。”

林睿夸张的拉了个长音:“嚯~,你刚才是跺着脚的吗?没听见什么动静啊,你是属猫吧。”

桑敬媛伸出手来,挥舞着假意要打:“去去去,你才是属猫的呢,你再说小心我挖花你的脸。”

俩人说笑了几句,桑敬媛也走到平台边趴在护栏上,看看太阳调侃道:“怎么,现在不看日出改看日落了?”

林睿叹了口气说:“哪呀,我正发愁呢。”

桑敬媛奇怪道:“发愁?怎么了?”

林睿说:“这不是再过几天就要轮休了嘛,连休二十八天呐,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打发这段时间。去找小寒瞎混吧,他家里有老婆孩子,我又不能天天去捣乱。出去旅游吧,大夏天的到哪玩都是一个热。首选的地方自然是海边,可是我在这值过班后对大海有了厌倦感,现在都开始晕蓝色了。一个人去就近游玩一下吧,又觉得没意思。想找人一起吧,我又才来不久没什么熟人。我刚想去问问你打算怎么安排假期,你就过来了。正好,不如我们约好到时候我找你一起逛街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