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海螺岩

第七十五章 真相2

海螺岩 灵岸 2470 2011-10-31 14:46:42

  在这远离大海的平台上,医务室的工作可谓清闲至极。每天,桑敬媛都是没事也要找点事情做。要嘛整理一下器材,该消毒的消毒,该盘点计数的盘点计数。要嘛就整理一下病例,认真归档,作好记录。又或者拿出一大堆药棉来,坐在那里做酒精棉、碘酒棉,直到把玻璃瓶塞的满满的。实在没什么可做的了,就里屋外屋的打扫卫生。今天,她里外晃了半天,实在找不到可以做的事情。林睿进来的时候,她正无聊的拿了本看过很多遍的小说,坐在床上翻看着。

现在并不是休息时间,桑敬媛很诧异林睿会在这个时间来找她。更奇怪的是,林睿在对面椅子上坐下后,什么也没说,就那么看着她。桑敬媛等了半天,合上书问道:“喂,你来找我干什么的,怎么不说话?”

林睿犹豫了一下:“我在等你说。”

“我说?”桑敬媛奇怪道:“说什么?好像是你来找我的,让我说什么啊?”

林睿看着她的眼睛,深吸了一口气,说道:“说你的病。”扭身拉开抽屉,拿出之前见过的那个药瓶,对桑敬媛说:“我上过大学的。虽然英语成绩很烂,但是基本的英文单词我还是认得的。”把手里的药瓶举在眼前:“这瓶药是用来治疗脑癌的,功用是抑制肿瘤的生长。”叹了口气,把药瓶轻轻放在桌子上,叫了一声:“媛媛。”

本来林睿有很多话想问她,刚才进来之前,也再一次鼓足了勇气,要把所有的疑惑都说出来。可是现在话到嘴边,他还是退缩了。或许是自己想多了,她只不过是一般的小病,根本没有自己想得这么严重。或许那瓶药在治疗脑癌之外,还有别的功效。而且不管桑敬媛得了什么病,说到底也是她自己的私事。她说或者不说,是她的自由。自己现在这样算不算多事呢?是不是杞人忧天庸人自扰呢?突然间,林睿又在追问她和等她主动说出来之间,摇摆不定起来。

林睿烦心的同时,桑敬媛也不好过。那晚林睿帮她拿药的时候,她很担心会被他发现自己的病。但是后来林睿的反应很平静,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这几天,她一直心怀侥幸,以为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没想到原来林睿早就注意到了药瓶上面的文字,就像林睿自己说的,他上过大学的。其实一开始她并不想刻意隐瞒,只不过和林睿不熟,没必要告诉他。等到两人熟悉起来,友谊也发展得很好的时候,又因为她的病引发了一些尴尬的事情。所以等到她可以说的时候,形势已经不允许她再说了。现在林睿一语说破了这件事情,事出很突然。桑敬媛先是惊讶,她没想到之前所有的掩饰,会是以这种方式被揭开,随后觉得浑身都凉了一下。看看林睿欲言又止的样子,桑敬媛长叹了口气。

“该来的,终究会来。”桑敬媛低声自语了一句,终于下定了决心。稳定了一下情绪后对林睿说道:“你猜对了,我确实得了绝症。我也不打算再瞒你了,”指了指自己的脑袋:“在这里,有一个肿瘤,学名叫星状细胞瘤。发现的时候,就已经是第二级了。由于位置特殊,瘤体又呈漫散射状,覆盖边界太过模糊,所以无法手术,只能靠药物控制肿瘤的成长。”伸手拿过桌上的药瓶:“这种药是特效药,能抑制肿瘤延缓病症。不过,我已经吃了两年了……。”看着药瓶,桑敬媛不禁停了嘴,发着呆。

林睿看她发呆,追问了一句:“然后呢?”

桑敬媛醒悟过来,对着林睿一笑:“我的身体开始对它产生抗药性,药效已经大不如前了……我快要死了。”

她就这么笑着,把这个坏消息说了出来。林睿什么也说不出,什么都想不到。看着她的笑,林睿只觉得揪心的难过一阵一阵的涌过来,就像窗外的海浪,前一波刚刚过去,后一波已经卷到面前了。内心的难过反映到了脸上,随即上行到了眼睛。不自觉的,林睿的眼睛红了,蒙上了一层水雾。

桑敬媛反过来劝解他,微笑着说:“你不用替我感到伤心。其实,你第一次带我去钓鱼的时候,我就已经想通了。刚知道自己这个病的时候,我很害怕死亡。我觉得我的命很苦,家人全都死了已经够惨了,没想到自己的死亡也近在咫尺。我拼命想要延续自己的生命,全部的工资几乎全用来买这种药了。如果不是因为平台上的饮食是免费的,我可能还没病死就先饿死了。可是那晚,你的话改变了我对死亡的看法。我觉得死亡不管是从精神层面,还是生命本身来说,都不是终结。对死亡的恐惧,不过是对未知事物的恐惧而已。其实即使是活着,仍然会发生各种未知的意外。所以我想通了,死亡,也不过是生命历程中的一个阶段罢了,并不比活着更恐怖。你放心吧,我现在已经可以很坦然的接受命运的安排,不会再强求什么了。这样的话,我一定能很快乐的过完剩下的日子。”

当一个人笑着告诉你他快要死了的时候,任谁都也不会觉得安慰。所以桑敬媛的话,并没有让林睿轻松多少。他的思路跟随着桑敬媛,回忆了带着她去钓鱼的那晚。当时他只知道桑敬媛没了亲人,一时义气想帮忙,才说了一番高谈阔论。今天才知道,原来她不是为了她的家人而难过,是为了她自己。

回忆这东西真的很奇妙,有专家说,回忆是有味道的。而且在这种味道的刺激下,会牵连出其他更加朦胧的记忆。林睿在回忆过去的时侯,突然感觉到了曾经感觉到过的,一股不安感。仔细回味后,终于让他想到了当初的不安感是怎么来的。急急开口问道:“我知道了。其实你当初为了躲避冯小悦来到这大海上,真正要躲避的并不是他,你也不是因为和他感情破裂才要逃的,对不对?”

桑敬媛听到疑问,又笑了:“你呀,总是这么聪明。真不知道和你做朋友,到底是万幸还是不幸。”

林睿终于忍不住了,大声说道:“你能不能别笑了啊!你快要死了,你这样笑着和我说话,真的让我心里更加觉得难受。还真不如哭出来痛快!”话还没说完,眼睛里又在发热了。

林睿的喊声还没落音,桑敬媛就已经绷不住了,失声哭了出来。越哭,声音越大。林睿先是惊住了,随后手足无措起来,然后才意识到,其实她的笑,是强忍着悲痛假装的。是他后来的大喊,让她惊愕之余,击碎了她的伪装,最终冲破了她的心理防线。这哭声,不知道是她压抑了多久多辛苦之后,才得以宣泄的。

林睿慢慢站起身,坐到床上,一手扶着她的小臂,一手轻轻地拍着桑敬媛的肩背,柔声说:“对不起啊,我不该这么大声和你说话,吓到你了吧。”桑敬媛一边低头痛哭,一边很大幅度的摇着头。林睿见她用手擦着眼泪,猛然想到了纸巾,赶紧手忙脚乱的在身上搜寻。未果,发现桌子上有一小包已经打开的纸巾,赶紧拿了过来,递给了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