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寻仙访道之煞魁劫

相遇

寻仙访道之煞魁劫 904306875 4803 2013-06-25 09:00:15

  在这繁华之城,真让人有些迷茫不已,到处皆是让人兴奋之物。杨依来的一条小街,虽比不上林陵城主街如此宽大气派,但也热闹不已。此街让杨依眼睛一亮,全街皆是卖吃的,什么‘巨虾小吃’,什么‘神螺’,什么‘水晶鸡’,什么‘凤鸟’,什么‘天蚕之豆’真让人看得目不暇接,眼花缭乱,蠢蠢欲动之感。杨依看着看着也不禁有些流口水,肚子也咕噜咕噜叫了几声,但他心里想到:‘这名字至于取得这么夸张吗?不就是田螺吗?干嘛取个‘神螺’而且还写了句‘天神之物,东方之螺’这也太扯了吧!我们那鱼塘里多的是。’杨依看着叹了一口气。

立即跑到摊前,嘻嘻笑道:“老板给我来两碗神螺,”老板笑道:“好的,客官,”然后便帮杨依盛着,嘴里还再说个不停,“小兄弟我们这神螺,可是林陵城极品,味道甚好,吃了包你满意”。杨依没怎么在意老板之话,只是露出笑意,无语。杨依稀里哗啦,吃完了一晚神螺,好像吃得太饿,没品出味,然后慢慢品尝了第二碗,“味道一般般嘛,味稍稍渗入肉中,口感也一般,还没有我做的好吃,”杨依摇了摇头,自言自语道。

杨依吃完了神螺,感觉有些没吃饱,便继续穿行于街上,寻找还有什么好吃的。突然杨依看着前方有一摊子颇大,上还有一面锦旗,上面写道:林陵特产,旷世之食,神欲难惹,林陵烤翅。虽有些夸张,但杨依也被深深吸引,立马跑了上去,大声道:“老板来十串,”老板一听颇有些吃惊,平常人买基本上只买一两串而已,这少年要十串,半刻后老板缓了过来笑道:“客官,马上帮您烤好。”又过了一会杨依拿着烤好之翅,便走便吃着,“还不错,比方才那神螺好吃多了,”其自言自语道。

杨依快要走过那条小吃街,到转角处,便要来到一条大街上。“到处都是人,城又如此之大,有的玩喽!”杨依甚是兴奋的自言自语道。但要走过转角处时,杨依却发现墙角边有一只小狗,两只手可将其整个躯体抱住,那只狗全是是棕色卷毛,尾巴甚短,但翘起来像棍棒般。杨依见它傻傻的蹲在墙角处,全身脏兮兮的,身上卷毛凌乱不已,眼眸中透出可怜之神。杨依看它之样像是被人抛弃了般,甚是可伶。便走过去轻轻抚摸它头上绒毛,小狗也甚是听话,先低着头,闭着眼后又将眼睁开,眼神中透出小狗可伶之前,像是要人施舍些吃的给它般,‘嗯,嗯’的发出可伶之声。杨依想小狗定是饿了,便从身上拿出些吃的喂给它。

小狗见杨依拿出吃的,立马站了起来,开始变得兴奋起来,其后面的尾巴也翘了起来。‘这个狗什么情况,竟然不会摇尾巴,尾巴翘起来像棍子般坚硬挺直,’杨依心中想道,还不禁用力捏了小狗尾巴,小狗感觉到有些痛,立即变得凶起来,欲要扭头咬,杨依立即把手收了回来。把吃到放在地上让小狗慢慢享用,小狗看似饿了许久,但吃起东西来,竟不像一般的狗,饿坏了都狼吞虎咽一般的吃相,这只狗却慢慢享受着美食,颇有狗中贵族之范。

杨依轻轻抚摸着这只狗,看它吃饭样,自己心中不禁乐了,让其想起了曾经自己养的那条狗,虽然已经死去,但那条狗对杨依来说就像逝去的朋友般,让其怀念不已。“小狗啊!小狗!你为何名啊!。”杨依低头对与小狗笑道。小狗视乎也通人性般,听到杨依的话语,吃着食还抬头看着杨依,‘旺旺’叫了两声,然后又继续低头进食。杨依见这小狗视乎回话了,不禁笑了起来,兴奋得把小狗抱在半空中,笑道:“以前我养了只狗叫‘欢欢’,今日我们两这么有缘,我就帮你取个名字叫欢欢吧。”小狗又:“旺旺”回了两声,视乎是喜欢这个名字一般。

杨依看着这只如中华田园犬般,落魄之狗,心有些不忍。但自己还有继续修仙,也没有办法带着这只狗,只能狠心离去。杨依趁小狗吃食之际,站了起来,转身离去,走了十几米远,还是有些不舍回望,却没见到那只狗。‘欢欢,怎么不见了,’杨依心中有些疑惑道,“难道是”杨依有些惊讶的自言自语道。突然感觉到有什么毛茸茸的东西在蹭自己的脚,低头一看竟是欢欢。杨依脸上惊讶之意没了,和他猜想的一样,看样子那狗要跟定他了,还是要铁心离去。

看着这只小狗,“看样子要使出杀手锏了,”杨依自言自语道,便拿出些吃的,向前迈半步,用力往前一扔,欢欢便快速去追,杨依脸上露出一丝狞笑,视乎其作战计划成功了一般,看了看欢欢几眼,便乘机转身就跑,速度不知有多少迈,反正能跑多快就跑多快,路上行人不断,杨依只能边跑边大喊道:“麻烦让让,麻烦让让。”惹得大家皆朝杨依出望去,好像有什么热闹可看般。

杨依跑了好一会,便停在一棵垂柳下,撑着弯着腰,视乎有些气喘吁吁了,汗流夹被。杨依不停抖着身上衣服,因为其一点也不喜欢这种汗流浃背的感觉,对他来说甚是难受。杨依扭头回望,不见那只狗追来,便吐了吐口凉气,擦了擦脸上之汗,脸上露出一丝笑意,但一会又变得有些难受,自言自语道:“看样子,要去洗洗澡,换身新衣裳了。”

想往前继续走,但刚迈出第一步就好像踩到什么东西一般,发出“旺旺”一声声惨叫,杨依一听到这叫声,立即把脚收回,不禁脸上冒出汗来,但不敢往下看,其也猜到自己踩到什么了。杨依甚是无奈般,长叹一口气。小狗欢欢不停在蹭杨依的脚,尾巴还是直直翘着那般,用甚是可伶的眼神看着杨依。杨依一脸无奈,看样子硬来也不行,得想想其它办法,杨依寻思了半刻后,便蹲下轻轻抚摸欢欢绒毛。然后对其笑道:“你还真聪明,且跑得那么快,”欢欢视乎听懂了杨依在表扬其一般,便第下头,像仆人一般,轻轻蹭了蹭杨依小腿,貌似好高兴,还不时发出,‘吱’‘吱’声。

杨依也慢慢明白,欢欢视乎很懂人意,听得懂人的话语。杨依便把其抱在怀中,对其说道:“欢欢,我修仙之路甚是危险,不能带你去冒险,你还是呆在这,看哪位好心人把你领走吧!”杨依又轻轻抚摸了欢欢的头,便把其方下,转身离去。欢欢也没有追,只是有些可伶般哀叫了几声,杨依也没有回头,只是举起拳头,挥了挥手,便继续赶路。这一次小狗没有追求,只是一直看着杨依消失在茫茫人海中。欢欢见已看不见杨依,便扭过头,缓缓走好垂柳下,伸了伸懒腰,缩成一团,继续睡觉。我想说真是只懒狗。

对杨依来说,那条狗勾起了其曾经诸多美好回忆,但事情已经过去,回忆总有一天也会淡去。

杨依走着走着突然看到,街道旁有一家店甚是气魄,门檐由两根红色大柱支撑着,门口有两具石狮,皆有两三丈高,门口还有六七名壮汉挺直站立着,像是看店的护卫一般,“看样子这店不凡啊!难道是卖古董,开商号之类大买卖的。”但当杨依抬头看看牌匾后,突然感到一股凉意袭来,心都凉了。大大的牌匾上写有三个大字‘林赌坊’。

杨依看着那三个大字差点摔倒,耐人寻味般擦了擦脸上之汗。“居然是赌坊,这也忒搞笑了吧!”杨依不禁捂着嘴笑道。行人皆朝杨依出望去,不知其为何发笑。杨依丝毫没有在意旁人眼光。又接着自言自语道:“还敢这么明目张胆,这也未免太嚣张了吧!”说罢!杨依摸了摸口袋,好像还挺厚重的,脸上便生出了一丝笑意。

“来来,买好离手,买好离手,”“我压大”“我压小”“好买好离手,”“大,大,大,大”“小,小,小”赌局正在热火朝天进行着。“来,最后一次,买好离手,”“你快点开吧,少在这罗里吧嗦的。”有些赌徒不耐烦道。杨依见眼前这张赌桌旁,各个人视乎心跳要停止了般,目不转睛直视着,桌上庄家中之碗,头皆直冒冷汗,握着银两之手,还抖个不停。“好开,三个六豹子通杀,”庄家大声道。

赌桌旁嘘声一片,有一年轻壮汉,像是习武之人般,甚是愤怒,居然把桌子一掀,单手将赌桌劈烂,便拔出腰中之刀,指着庄家,破口大骂道:“你等定是搞鬼了,不然岂会那么多局都是豹子。”旁边有其同伙七八人,皆拔出武器,其余输钱众人也跟其起哄,骂与庄家。庄家就此等情况,甚是淡定,好像见怪不怪。只是微微笑道:“年轻人,输不起啊!,输不起就别来此,你可知道,这是谁的地盘,竟敢来此闹事。”说罢!门口那群护卫冲了进来,楼上也下来了数十名护卫,将那帮拔刀闹事之人团团为住。

那年轻壮汉大笑道:“老子管你谁的地盘,敢搞鬼赢老子的钱,老子就要把此处猜了。”说罢举起刀准备要动手,庄家依旧一脸蔑视之意,对其笑道:“就凭你等,一群山野村夫,连我们店都不识,此处可是由秋林五剑客之一,人称‘鬼剑’的叶少大人开的,”杨依听到此,心中颇有些激动,“传说中的秋林五剑客之一,人称‘鬼剑’,真该会会此等高人,看看是不是像传说中那般厉害,且还能更好提高修为,岂不为一石二鸟之计,我看中。”杨依不禁自言自语偷乐道。

那年轻壮汉一听到秋林五剑,脸色立即变得铁青,手脚有些不自然的晃动,身体开始颤抖起来,直冒冷汗,其呼吸变得急促起来,甚是困难的咽了下口气,低声颤道:“叶,叶,叶少”,话音未落,就听见‘啪’‘啪’的一声声做响,壮汉手中兵器竟掉于地上,其手下众人也不一不像其那般吃惊,兵器皆掉于地上,如见了阎罗王一般,立即转身,不要命般,疯狂逃窜。原本起哄之人皆被吓得铁青,不敢做声。

杨依心中有些疑惑,不知为何,那群护卫不拦住那群人,皆放他们等出去,或许是不想打坏此处物品,然则在此打斗,还真会被人认为他们赌坊搞鬼,故意出老千,这样既影响声誉,又影响生意。杨依不解,看着庄家,庄家对与楼上一年轻人,点了点头,那年轻人,背后有一把青剑,视乎也为修仙之人。年轻人便顷刻间消失在杨依视线中。杨依寻思了半刻,便知道方那群人定在劫难逃,死于此年轻人之手。

楼上一人缓缓走下来,手持一把山水扇,颇像赵李书那般模样的书生,但其打扮又颇像大官贵族一般,还带有许多名贵配饰,杨依细看后,叹道:“赵李书岂会这么有钱,与别人相比其就是一穷鬼,方且连书生也不像,看看别人这书生装多气派,改天回景离门遇到其,定要笑其一番才行。”杨依不禁点了点头。

“诸位,诸位,方才是一群无知痞子闹事,我等原谅他们等无知,便让他们离去,诸位继续玩吧!”如书生模样之人,大声道。‘这么做作,分明是故意放别人走,再神不知鬼不觉将那帮人干掉,真是卑鄙,小人,还如此信口雌黄。看样子为人比赵师兄差多了,虽然师兄也有些做作,但不像其那么装。’杨依心中甚是不爽的想道。

书生模样之人,走下来后,拍了拍庄家肩膀,将嘴付与其耳边,像是要说些什么见不得人的话般,低声道:“手脚不要太明显,让他们也尝些甜头,”庄家点了点头。赌坊又恢复正常,坏桌子已丢弃,换上了新桌,所有人又开始目不转睛般看着赌桌上之碗。杨依瞟了瞟,那书生一般模样之人,其视乎发现杨依在看自己,也回来回头,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便又走上楼去。

奸笑,狞笑,反正不会是恰意之笑,杨依也不想理会此等奸人,反正看不惯,懒得理,还是继续玩自己的。杨依走到墙角,一处最不起眼的赌桌前,其去赌坊一项如此,视乎自己是一个风云人物一般,深怕别人认出来。“大,大,大,大”赌桌前众人异口同声的叫喊着,“小,小,小”仅有一人在大声喊着,齐声视乎要改过喊大的众人之声。’‘这声音怎么如此熟悉,该不会是’杨依心中想道。“开,四五六,大”庄家无奈摇了摇头,大声喊道。“怎么会是大,害得我又输了,怎么这么霉,钱又输光了。”一个眉清目秀,颇为俊朗般少年,抱着头在仰天抱怨着。

一只手轻轻从其背后,拍了拍其肩膀,少年甚是愤怒大声道:“谁啊!”猛的一转身,一看见杨依,眼眸视乎有些湿润般,甚是激动的把杨依抱了起来,大声笑道:“依哥,怎么会是你,居然能在此地遇见你。”说话声是如此洪亮,刺耳,赌坊众人,皆被这洪亮之声给吵到一般,皆投来诧异的目光。

杨依一脸无奈之情,对其喃喃道:“我说杨长啊!你还是老样子,喜欢激动,且声音还是如此刺耳,震耳欲聋,想要人老命啊!”杨长不好意思般笑了笑,“抱够了没,你能否先把我放下。”杨依一脸无奈道。杨长一听急忙把手收回,害得杨依没做准备,直接一屁股脑儿摔于地上,杨依变得更加无奈。

一只手伸在杨依眼前,杨依一把拉住,握住其手站了起来。两人面面相窥,对视了半刻后,皆笑了出来。此时此刻,有何事能比得上在他乡遇到,与自己一同长大的兄弟,更让人振奋。

乡门之树成何样,转眼不见已数年。漫步归路犹今日,多年不行已成凉。乡土乡气已不再,同城同坊遇故人。出门在外皆兄弟,千里一遇难禁泪。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