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寻仙访道之煞魁劫

萤火

寻仙访道之煞魁劫 904306875 3620 2013-06-25 09:00:15

  李翔左手在做决,巨扇中又冒出水来,源源不断融入水之盾上,顷刻间水之盾上形成诸多水锥。“这次定要你去见阎王,小子。”李翔狞笑道。“那小子死定了,居然逼得翔二哥使出此招。”“没错,还未见翔二哥失手过,”其手下之人,皆在谈笑纷纷,视乎李翔使出此招,杨依便到了末日一般。杨长见势头有些不对,不禁冒出冷汗来。

推回火球离杨依越来越近,杨依不得已,再次发力。杨依火炎之气突然间泛起,便将全部火炎之气集于双手,杨依大喝一声‘哈’强行强火球推向右方高空中,水之盾也跟着转向右方,此刻后,火球被蒸腾而尽,顿时化为乌有。但水之盾还犹在,李翔一使法,顷刻间水之盾散成无数水锥,皆朝向杨依。

“快逃啊!如果被打中必死无疑。”杨长打叫道。“你是逃不掉的,此法岂是形同虚设一般,让你尝尝万箭穿心之痛,”李翔狞笑道。“杨依依旧镇定自若,一脸肃穆。其余一人此刻皆露出狞笑,视乎杨依必死无疑了一般。“万箭穿心,”李翔左手一挥大叫道。

无数水锥,真如其所说有万箭一般,由高空中飞速袭向杨依。密密麻麻的水锥,如万箭一般之势,从空中袭下,此时此刻高空之中像是要下雨一般,黑压压一片,什么也看不清,只有密密麻麻之点,犹如雨点一般。‘嗖,’‘嗖,’‘嗖,’一声声水锥快速划下之音,此时此刻汇集而成,如同暴雨时,雨水落下之音。

疾速万锥袭向杨依,杨依漂于半空之中,想躲也多不掉。底下之人一一露出狞笑,唯有杨长紧张不已。然而杨依在这面临死亡,面临万箭穿心,万分为难之既,却依旧镇定自若,自信满满一般,还露出一丝诡异之笑。

‘嘭’‘嘭’‘嘭’一声声爆炸之声,此刻汇成‘轰’的一声巨响,如打雷声一般震耳欲聋。只见高空之中漫天烟雾,像是什么东西相撞爆炸了一般,什么也看不清。李翔手下之人皆狂啸不已,视乎杨依还粉身碎骨了一般。但李翔却一脸惊愕,口中还吞吞吐吐有些不敢相信一般,自言自语道:“怎,怎,怎么会是如此。”“漂亮,真不愧是依哥尽如此厉害。”杨长甚是高兴般兴奋道。

半刻后,水锥尽化成了雨水,从从中落了下来,犹如下雨一般。烟雾皆散,只见杨依满身方才爆炸产生得烟气,从空中缓缓落下,杨依一个华丽之势,完美落下。但其满脸黑气如叫花子一般,衣服还被烧焦了一些。“依哥,你这时闹哪一出,怎么如同刚从火堆了跑出来一般!”杨长不禁笑道。杨依拍了拍衣服,擦了擦脸。笑道:“失误,失误,第一次使用此招。”李翔等人皆加惊讶不已,但谁也没有看清方才杨依使用了何法术。

李翔此刻冒出了冷汗,就有人能破自己独门之技‘万箭穿心’。连看都没看清对手是如何出招,如何施法,如何做到。李翔开始有些心慌意乱,接连后退了好几步,还差点摔倒。‘要乘胜追击,在其心乏意乱之时将其干掉。’杨依心中想道。“刚才之技,你定没看清,现在我就在展示一遍,让你好好看清楚。”杨依大笑道。

杨依又快步迈行,后一空翻,凌空踏步,一刹那就来到李翔头顶上空。杨依右手张开五指对与李翔,顿时间杨依右掌前金光闪闪,李翔身旁数丈之内,皆出现无数点闪光,如同萤火虫一般。李翔虽还有些慌乱,但其一发现情况不对,便立即祭起手中巨扇,全身泛出蓝色之气,想以手中之扇为心,做好防御之盾。

但其视乎慢了一步,还未等其使两者相合,杨依便快速将右手以我,刹那间掌中之光,消失殆尽,只见如萤火虫一般的点点闪光,皆释放出高热之光后瞬时爆炸。‘轰’的一声巨响,震耳欲聋,李翔四周浓烟妖娆,久久不散,除了那爆炸声外,为听见还有任何声音,谁也不知其怎么样了。杨依从空中摔了下来,杨长立即将其接住,杨依见杨长便微微笑道:“我没事只是有些困乏,看样子用力过度,你把我放下吧!”

杨长见杨依脸色有些苍白,看样子方才那招太耗其法力,杨长便笑道:“可别太逞强,还是让我扶着你吧!”杨长将其放下,但还想伸手去扶一下杨依,杨依便一打将其推开,喃喃道:“我什么时候落魄成要人扶。”杨长将收回,便摸了摸头笑道:“真拿你没办发,还是和一起一样爱逞强。”

杨长看着杨依憔悴样,不知想到了什么,便从腰间布袋中,拿出一小瓶,从中倒出一粒青色药丸。“你先把这颗药丸服下吧!专治因法力消耗过多,造成的虚弱状态,特别有效。”杨长将药丸拿到杨依胸前说道。杨依二话不说,瞟了其一眼,便轻轻一拍杨长手掌,嘴一张,药丸便吐入了杨依腹中。半刻后杨依便觉得,精神大振,全身变得有力,体内血液流淌加快,真气不断涌出,法力视乎一下恢复了大半,脸色渐渐红润起来。

杨长见杨依脸色红润了许多,便用力拍了拍其后背笑道:“效果怎么样,还不错吧!这可是我独家炼制,‘复神丹’你很幸运,这是最后一粒。”“这么好的药丸难道就没了,”杨依有些疑惑道。“不是,其配制需要诸多罕见药材,目前是做不出来了。”杨长笑道。两人谈着话,视乎把李翔他们那一伙人给忘了。

爆炸声之后,烟雾迟迟不散去,也不见李翔走出来。马通等人皆有些害怕,心有余悸不敢上前去探明,李翔怎样了,皆傻傻的凝视着烟雾中的一举一动。半刻后烟雾慢慢散去,马通等人皆瞪大了眼睛,凝视着前方。只见李翔单腿跪于地,右手持扇撑于地上,巨扇又恢复原来大小。不仅其发型蓬乱,染有诸多血迹,脸上也血迹斑斑,七窍皆流血,全身破烂不堪,伤痕累累,血流不止,其脚下已流有一大滩血,看样子伤得甚重。

杨依一脸惊讶,见其双眼已闭,已失去意志,不是晕了,就是死了,但其为何不倒下,还跪于地,如一具石佛一般,一动也不动,且万般稳固,立而不倒。当烟雾散尽之后,才揭开了其一层层面纱揭开。

李翔身旁站有一人,且带着一面具,看似像书上与民间画像中鬼神一类像,其面具之样如鬼,对是鬼,道家之中,民间相传之鬼像,长有两具长长尖牙,面貌狰狞,眼睛甚大,鼻子与嘴皆不成比例。此人还穿着一身橙色衣裳,上镶有诸多宝石之类,衣裳纹饰也颇有特点。一看就像雍容华贵,大官贵族之类人,其比李翔看起来更高贵。最主要还是其背后之剑,长长剑柄,柄上铸有骷髅头一般形状之物,细长细长深褐色剑身,如不是此人高大一些此剑定会着地。

马通等人一见其人,便一脸惊愕,皆冒冷汗,不敢直视。“老,老,老大,您怎么来了?。”马通甚是惊慌道。其人未会话,轻轻一甩手,跪于地上的李翔变被甩到后面,马通急忙上前去将其接住。老大挥了挥衣袖,马通便抱住李翔快速离去。其余之人还在看着,各个视乎没有老大命令皆不敢乱动,都站于原地,甚是惊恐般看着。

“此人器宇不凡,该不会是秋林五剑之一的‘鬼剑’吧?”杨依颇有些振奋道。“管他什么秋林什么剑客,反正与我们无关,”杨长若无其事般噘嘴道。好像别人名声很大,自己名声没人知晓,其心里很不平衡,很不爽一般,才表现出若无其事之样。杨依将其这般回答,便拍了拍其肩膀笑道:“你亦为老样子,毫无变化。”杨长噘嘴道:“哪有。”

“年纪轻轻,道行不赖,孺子可教也。”鬼剑叶少道。视乎有些在夸奖杨依,但其人之声甚是沙哑沧桑一般,说出此话来颇有些让人听了变味,颇有些让人感到恐怖惊憟。“还真与其装不配,于其人倒是挺配,鬼剑此外号无与伦比般配。”杨依听到其声后,附于杨杨长耳边悄悄说道,杨长不禁笑了笑。

杨长便以泼妇一般语气回道:“儒什么子,我等皆不信什么儒,”。“你们这等小人,这般不讲道义,只许自己赢钱,别人赢了,还要将其赶尽杀绝,一点人性也没有,只会不择手段。”杨依甚是愤怒吼道。

“道义,何为道义,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现在为何世代还讲道义。年轻人别以为名门正派,就不会干一些见不得人的勾当,可笑,实在是可笑。”叶少冷嘲道。“我们景离门可不会干此等勾当,与你们此等人同流合污。”杨依甚是愤怒的反驳道。‘景离门’叶少一听到这三个字,不知想道了什么,嘴中不停嘀咕,‘景离门’这三个字好几遍。

“好一个景离门,无用之辈。”叶少嘲讽道,“你竟敢污染我景离门,我跟你没完。”杨依变得更加愤怒道。“你知道煞魁劫否,”叶少道。“不太清楚,视乎听说。”杨依有些懒得理会道。

“不太清楚,身为景离门弟子你竟不知煞魁劫,可悲,可悲。”叶少冷嘲道。“有什么可悲的,不知就是不知,有什么大不了。”杨依愤怒道。听到杨依之话,叶少不禁大笑起来,视乎在笑杨依孤陋寡闻一般,使得杨依火冒三丈,亦想使出萤火让此人尝尝苦头,但被杨长一把拉住,让其不要激动。杨依最恨别人说他孤陋寡闻,特别是那些及其看不顺眼之人,自以为了不起,什么都知道一般。

“煞魁劫五十年一劫,不知有多少英雄好汉,修仙之人命丧于此劫,此劫亦为修仙命中之劫。景离门,难道你未曾听你师父提过,你们上一劫中损失惨重,伤亡甚大,那时我还以为景离门灭门之日到了,谁知道才灭掉一峰之人,使得现在景离门元气大伤,更可惜的是,曾经一度被认为数千年难得一遇之‘逆才’也丧命,实为可惜,可惜。”听到此杨长甚是惊讶,拍了拍杨依道:“这是真得吗?景离门丧生了如此多弟子。”

“我不太清楚,未曾有人提及过。”杨依有些疑惑道。此番话不得不然杨依想起苑菊峰上空空如也,甚是凄凉之景,菊花台上插在那无数菊花祭与逝去师兄弟之花,大师兄那一日伤痛之情,一幕幕在杨依脑中浮现,杨依此时此刻陷入了痛苦的沉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