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寻仙访道之煞魁劫

景离门之威

寻仙访道之煞魁劫 904306875 3692 2013-06-25 09:00:15

  次日清晨,旭日缓缓东升,即将越过地平线,一缕缕阳光散于这宁静的小村落上。现以入秋,清晨天颇有些凉,但四处鸟叫虫鸣声还在不断,时不时还有几只大雁飞过。

林琪走出了袁嫂家门,站在门口不远处的一块空地上,看着眼前一片片金色的稻田,让人不得不心情一悦,虽比不上北方一望无际的麦浪,但此地一片片金灿灿的稻田也别有一番风味。

林琪看了看四处之景,不禁深深吸了一口气,闭上双眼视乎是在深切感受这秋天的气息一般。

现在正值农忙时节,这里的村民早已起来割稻子,捆稻草。林琪看到远处袁嫂等好几人在割稻子,不禁走到田边。

“早,林琪姑娘,干嘛不再多睡一会。”袁嫂边弯着腰,边对与林琪笑道。

“我以睡够了,”林琪微微笑道。

便走进稻田,轻轻摸了摸那打完的稻草,湿淋淋的,因为上面有许多露水。

“你还是别碰那些稻草,不然会痒的,我看你如此白皙,一看就不是乡下人,你还是站在田埂上看着吧!”袁嫂笑道。

林琪便又站到田埂上看着袁嫂等人割稻子,林琪一直盯着那稻子,视乎从没见过一般,其还是不禁走下去拿起一株,甚是吃惊般看着,口中还喃喃道:

“这便是稻子,百姓生活之本,没有它不知会饿死多少人。”

袁嫂见林琪凝视她手中那株稻子半刻未动,口中不知还在嘀咕什么。不禁笑道:

“难道没见过稻子。”

林琪点了点头,叹道:“稻子这般矮小,却能养活如此多人之命。”

“但现在命都难保。”

袁嫂身旁一人感叹道。那人是袁嫂家的小叔,大家都叫他大方叔,因为其辈数比较大,所以大家在皆喜欢以叔来称呼。

其也是一个明事理,读过一些书之人,特别痛恨飞龙帮灭霸等人,昨日要不是其到镇上卖货物,很晚才回,昨天之事其一定会出来制止。

听到大方说话之音,视乎万般无奈一般,林琪甚是疑惑般问道:

“何出此言。”

大方叔放下了手中的割草刀,缓缓站了起来,从腰袋中拿出了烟斗,抽了几口烟,颇有些无奈道:

“种田的农民不易啊!现在不仅收成欠佳,且还得缴税,以前是交给地上官府,但自从‘御龙门’将飞龙帮纳入麾下之后,这一带交的公粮皆交给飞龙帮,而且赋税比以前更为沉重,让我们这些百姓如何活。”

“别在谈论‘御龙门’之事,被他们等人听到会闹出事端来的。”袁嫂喃喃道。

林琪看了看袁嫂的表情视乎极为害怕‘御龙门’之人似的。

“对了,昨日是你出手救了我侄儿吧!真感激不敬。”大方叔立即转移话题般笑道。

“不用谢,举手之劳而已。”林琪道。

“我听他们之人说你甚是厉害,视乎未见你出一招,只一瞪眼灭霸等十余人击倒于地。我想你定是释放出了道力,将他们等一群非修仙之人震晕。”大方叔又吸了一口烟笑道。

“您怎么知道,难道您也是修仙之人。”

林琪颇为惊讶道,这一平凡的农民,竟然会知道自己释放了道力。

“我不是修仙之人,但我年轻之时,走出过这零云镇,在这中元州上游历过一番,认识过诸多修仙之人,不过那已是数十年前之事了。

我游历了十余年,遇到的修仙之人中,我最喜欢一位年轻人,他叫‘银鴿’不知你听说过否?”林琪摇了摇头。

“那年轻人,一身仙骨,年纪轻轻道行了得,且为人正直,大方,性情直爽,敢作敢当。”大方说说道此颇有些激动起来。

“但很不幸的事,数十年前他以丧生于煞魁劫中。唉!好人不长命,天妒英才,让人岂能相信世间有仙的存在。”

大方叔变得颇有些伤感般叹道。林琪看着大方叔一脸忧伤之情,一时无语。

“世道已变,修仙之人以不是为弘扬正气,修炼成仙而寻仙访道,如今而是为割据势力,独霸一方,不断争斗着。最终受灾受难的还是我们等平常百姓罢了!”

大方叔吐了吐烟气,便将烟斗抖了抖后,放回了腰袋之中,继续蹲下割稻子。林琪一时不知说什么好,只是低声说了句:

“可能是吧!”

说罢!林琪便转身回到袁嫂家门口的空地上,继续放眼望着这美好的秋景,但心中还在不断回想起大方叔那番话,‘世道已变’,林琪不禁仰望于苍穹自语道:

“世道从变过,变的只是人心而已。”

“就在前方不远处。”

林琪视乎听到了,昨日灭霸的声音,便轻轻一跃,跳到了空地旁那颗十余丈高的桦树上,林琪站于顶端,朝声源处望去,视乎看到了昨天那群人,但今日还多了好几倍人,且还有两人颇有些不同,林琪感觉到那两人定是御龙门修仙之辈。

林琪又看了看袁嫂与大方叔处,不想打扰到他们等。林琪便一凌空踏步,快速落到灭霸他们面前,灭霸等人被吓了一大跳。

“是她,昨日闹事之人就是她,她竟敢蔑视我御龙门”

灭霸被突然出现的林琪下了一大跳般,双腿颇有些发抖,口中微颤道。

年轻人一见眼前是如此貌美如花的姑娘,心动不已,连忙走上前去笑道:

“在下,周凌,御龙门新一辈弟子。不知姑娘芳名,师出何门。”

林琪看着这般爱装斯文之人,早已司空见惯,久久未答。

“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不给我御龙门周凌兄弟面子。”灭霸愤愤道。

“你们这般无止之徒,为何要给你们等面子。”林琪冷冷道。

“无耻,”

周凌听到林琪之话,开始变了脸色,又狞笑道。

“不是看你长得漂亮,我现在就将你碎尸万段。”

林琪无语。灭霸等人快速将林琪围了起来。

“昨日不是我们等,未做好准备被你打到,今日定要了你之命,让所有人知道此处是我御龙门的地盘。”

灭霸甚是狂妄一般狞笑道,今日他只是仗着有两名御龙门修仙弟子在此,而狐假虎威而已。

林琪镇定自若,面无表情般,依旧站立不动。周凌与那中年人皆后退了数丈之远,视乎要先观察一番,好知晓对方实力。

数十人早已将林琪围得水泄不通,个个手持利器,皆发出狞笑之声,视乎林琪以成为笼子困兽,插翅难逃一般。

“给我上。”

灭霸一声令下,全部人蜂拥而上。林琪微微叹了一气,双眼猛的一怔,只听到灭霸甚是吃力般说了一句:“怎么又是这样”后,灭霸等人顷刻间接二连三的倒于了地上,无法动弹。但他们等意识还在,只是浑身变得无力而已。

“其看起来只是一名历练之人,但道行修为还挺高。”中年人道。

“我周凌可是御龙门新一辈弟子中的佼佼者,岂会输给她这门派不明之人。那不是丢了我御龙门之脸。”周凌激动道。

周凌与中年人皆画出一卦阵来挡住林琪的道力。林琪轻轻一跃跳出了人群中,站在周凌面前。

“看她之样亦为新一辈弟子,就不知是何不三不四的门派而已,我足以对付的了她,李师叔你就在一旁看好戏吧!”

周凌对与中年人自信满满道。李师叔点了点头,便向后退了十余丈之远,视乎是怕伤到自己一般。周凌自己亦后撤了半步,蔑视道:

“就让你见识见识我御龙门‘御龙诀’的厉害。”

林琪一跃跳出十余丈远出后,便提高了警惕,凝视着周凌。周凌左手做诀,口中念咒,顿时泛出青色之气,右手亦画出一卦阵来。

周凌猛地一发力,将青色之气附于卦阵之上,随即卦阵中散出青色之气,如雾一般。

“这小子难道要使用那招。”

中年人颇有些惊讶道。林琪面对攻势镇定自若,只是右手稍稍泛出些火炎之气,欲要画出卦阵来防御。

“就让你尝尝我得意之技,‘巨龙之爪’的威力。”周凌大声叫道。

卦阵中不断散出的青气,刹那间聚成了龙爪一般,甚是凶猛般袭向林琪。

“想不到他真的用此招,这‘巨龙之爪’在我御龙门新一辈弟子中,周凌是练到最高境界之人,不得不说他亦是我御龙门不可多得之才。连我们这些老一辈之人,挡此招还颇有些吃力,更何况是个小姑娘,真是杀鸡用牛刀,大材小用了。”

李师叔看了看林琪,视乎颇为其感到悲哀一般。

“轰”的一声巨响,青色之爪一散而尽,顿时尘土飞扬,什么也看不清。

“真可惜,如此漂亮的姑娘死于我手,我真不懂得怜香惜玉。”周凌狞笑道。

“这等年轻之辈岂会是你的对手,你可是我御龙门不可多得之才。”李师叔笑道。

“师叔过奖了。”周凌道。

说罢两人欲要转身离去,“嘭”的一声,一道小小的火柱击于这两人前方半丈处,两人一时愣住了。

“难不成她还活着,”

周凌口中吞吐道,随即两人一跃后撤了数丈之远。周凌哽咽了一下,狠狠咽下一口气,凝视着前方尘土飞扬之处。

周凌突然发现尘土飞扬之处有一物在燃起,且有数丈之高,数丈之宽呈原形,但一时看不清是何物。

“这难道是,”李师叔吞吐道。

“师叔,是什么?”

周凌看到李师叔一脸惊愕之情,不禁疑惑道。但还没等李师叔回话,那燃烧之物就飞速袭来,让他们俩防不胜防。周凌最后看清这是一巨型火球,欲想画出卦阵来抵挡,但已为时已晚。

“轰”的一声巨响,火球四散而灭。周凌直接被击中,浑身伤痕累累血迹斑斑,头发还被烧焦了许多。

但视乎林琪还收了些力,不想置他们于死地。李师叔道行比周凌高多了,自然不会一击就打倒,但其双手颇有些发麻,不禁低头看了看,皆被震得红肿起来。

“咻”李师叔突然感到一阵凉风袭来,立即抬头一看,林琪出现在其面前,正在凝视着自己。

吓得李师叔颤了一下,差点摔倒,全靠有只手称着。随即颤抖道:

“敢问女侠是否为景离门之人。”

“是又怎样?”林琪冷冷道。

“女侠早说是景离门之人,我们等就不会有所冲突了,我御龙门可是很敬仰景离门,这事全是误会。”李师叔顿时变得甚是恭维般,笑道。

“误会,你们等如此霸道,欺压一方百姓还是误会。”林琪依旧冷冷道。

“我好好教训他们等,让他们等不得对百姓无礼。”李师叔甚是恭维般笑道。

“你就叫他们飞龙帮等人,帮帮此地的老百姓,好好干农活吧!农民百姓多不容易,若日后回来还是这般模样,我景离门之人是绝对不会放过你们等,特别是你们御龙门之人。”林琪冷冷道。

“一定,一定。”

李师叔道。说罢!林琪看了看袁嫂处后,便渐行远去,消失在这旭日的柔光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