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寻仙访道之煞魁劫

救活

寻仙访道之煞魁劫 904306875 3748 2013-06-25 09:00:15

  “依哥你怎么了,还带了个女的回来,这是什么情况。”

杨长看着衣着破烂,满是伤痕,一看就知道经刚刚历过了一场恶战的杨依。且怀中还很吃力般抱着个女人,不禁疑惑道。

“没什么,现在没时间跟你解释,救人要紧。石良现在怎样了。”

石灵看着杨依以伤痕累累,但其进来就想道救自己的爹爹,完全不顾自己的伤势,心中特别感动,眼眶不禁湿润了。

“比方才更严重了,露仙水拿到了吗?”

刘北叹道。杨依把花姬交给了杨柳,杨柳便将花姬抱于隔壁房间内休息,并向花姬体内输入了些真气,花姬只是与膚黒蛇大战中,被两股对撞之力冲击震到了而已,并未受到何严重之伤。

倒是杨依伤的还挺重,只不过是杨柳让其吃了不知是何丹药,不错很有效。且还往杨依体内输入了些真气,才短时间内缓解杨依之伤。

杨依拿出装露仙水的药瓶,并交给刘北,让其给石良服用。

“怎么了,”

杨依走到床边看到石灵湿润的眼眶,不禁疑惑道。

“没,没什么,只是爹爹有救了我颇为激动而已。”

石灵急忙拭去眼眶中之泪。

“你爹爹吉人自有天相,不会有事的,至少有我们在。”杨依对与石灵笑道。

“嗯,有你们在真好。”石灵甚是感激般望着杨依答道。

“大姐姐的爹爹的有救喽。”

刘山甚是激动般蹦蹦跳跳的笑道。众人的目光不禁居于这天真的孩子身上。但石灵看到杨依之伤,颇为其担心。

“你的伤势怎样,没事吧!”石灵担忧道。

“没事的,我乃修仙之人,这点小伤,司空见惯,不足为奇。”杨依颇有些自豪般笑道。

“我说依哥,你是不是又被打得狼狈不堪,被柳哥所救啊!”

杨长颇有些调侃道。杨依一听,这个该死的杨长天天皆自己之短,双眼顿时充满怒气,冷冷的,万分恐怖一般,直视于杨长,口中冷冷道:

“你说什么?”

杨长一看杨依之眼,顿时打了个冷颤,微微颤道:

“没,没什么,我只是说你真厉害,到露仙山那等险恶之地取露仙水,都尤物囊中取物一般,如此随意。”

杨依看着杨长,微微点了点头,嘴角还露出一丝笑意,视乎很满意杨长的回答一般。

“杨依哥哥,你遇到了妖怪吗?”

刘北甚是好奇一般问道。杨依只是微微点了点头无语。

“等等依哥,方才你抱回来那女的该不会是妖怪吧!”

杨长疑惑道。众人一听到杨长之话,一脸惊讶,杨依的也变得一脸肃穆。

“该不会被我说中了吧!那女的如此漂亮不会是狐狸精吧!”

杨长得意道。杨依一听,立即用力踹了杨长一脚,肃穆道:

“你才狐狸精,她又不碍你何事,少在这七嘴八舌胡乱猜忌。”

“我只是说说而已,你也不至于用这么大力踹我一脚吧!”

杨长颇受委屈道。“噗”的一声,从床上传来,众人又将目光聚于石良身上,只见石良嘴边流有一丝鲜血,且为深红之色,定是方才所吐。石灵顿时变得紧张起来,急忙道:

“我爹爹怎么了,为何会口吐鲜血。”

众人皆变得紧张起来,甚是疑惑般看着刘北,想听其解释,为何会如此。

“别紧张,他只是将体内淤血吐出,这说明露仙水之效缓缓发挥作用。”

刘北微微笑道。众人皆捏了把冷汗,紧张之情缓缓和下来,唯有石灵虽听了刘北老先生那般话,但其见爹爹久久未醒,依旧忧心忡忡的。

“老先生都说了没事的,”杨依轻轻拍了拍其肩膀安慰道。

“是的,石灵姐姐,虽然我爷爷这老头,其它方面不咋滴,但其医术还是很可靠的。”

刘山见石灵依旧忧伤,便急忙安慰道。石灵听了这两人的安慰,眼眶再次湿润了,但其嘴角却露出了笑意。刘北对自己的小孙子真是万般无奈。

在石灵眼眶缓缓湿润之际,一只手突然放在石灵那白皙的玉手上,让其感觉到了另一股暖意的传来,便低头望去,发现是一双肥硕之手,但触感却是这般平易近人,如此熟悉一般。

石灵甚是激动的朝石良看去,发现石良以睁开了双眼,脸上还带有一丝笑意,正目视着石灵。石灵顿时激动的流出眼泪来,直接扑入向石良身上。

“大概以度过,最危险之期,只要在多休息一段时间就没事了。”

刘北笑道。杨依等众人皆激动不已,半刻后,杨依便向杨长做了做手势,微微笑道:

“我们等先出去吧!让他们父女两慢慢聊,也让石良好好休息。”

说罢杨依等人皆走出了房间。石灵眼眶甚是湿润的看了看离开的杨依等人,心中满是感激之情。

“刘老先生真的感激不尽,您这次有帮了我们一个大忙。”杨依甚是感激般对刘北拱手做了礼,又拜了拜。

“哪里的事,救人一命乃我医者之职,”刘北急忙扶着杨依笑道。

“老先生过谦了,我看今日天色以晚,要不与我们在此同住一宿?”杨依道。

“这,”刘北看了看刘山。

刘山颇为兴奋道:“爷爷我们就在此住宿一晚吧!天色一晚,回去多不安全,你又不是不知道这秋林国道上,匪类成群,害得你每次晚上行医回来皆有些提心吊胆。”

刘北一听,立即狠狠怔了刘山一眼,刘山则完全无视一般,对刘北扮了扮鬼脸。

“对啊,晚上出行如此不安全,还是住一宿明日在回吧。况且刘山也想留在此住宿一晚,我们晚上可以一同去逛逛这林陵城夜景,我来此地时听说,林陵城夜景不逛枉费此行。”杨依笑道。

“好好,林陵城夜晚非常好玩的。”

刘山甚是兴奋般拍了拍掌。刘北一脸无奈般笑道:

“那就在此住宿一晚,明日在回吧!”

刘山甚是兴奋的跳了起来,如猴一般模样,使得杨依等人不禁笑了起来。

“那我们等吃完饭后,就四处逛逛吧!那就这么定了。”杨依笑道。

“怎么要去逛夜景。”

杨柳从花姬的房间走出来,听到他们等好、对话后笑道。

“对啊!我们正想叫你一同去!”杨依笑道。

杨柳点了点头,“好,我们又去大吃一顿先。”杨长甚是兴奋般笑道。

“好啊!大吃一顿。”

刘山亦跟着起哄道。刘北与杨依等三人对这两人还颇有些无奈。

“对了,花姬怎样了。”杨依突然想道。

“我以为你把她给忘了,他没事,你先进去看看。”杨柳喃喃道。

“怎么会,她可是我的救命恩人。”杨依笑道。

“那现在你成了她的救命恩人了。”杨长笑道。

杨依做了个无奈的表情,并走进了花姬的房间。

“老先生你们两人先到楼下坐会,我与他(指了指杨长)一会就下去,到时我们在帮您安排今晚好住处。”杨柳甚是有礼貌道。

“嗯,我们爷孙俩就先下去,等一下就劳烦两位。”刘北笑道。

“哪里的事,举手之劳而已。”杨柳笑道。

说罢!刘北拉这刘山朝楼下走去,刘山视乎还不想下去一般,刘北并敲了敲其头,“啊!好痛啊!”刘山惨叫道。

杨依走进花姬房内,颇有些昏暗,虽点了一盏油灯。杨依轻轻走到花姬床边,坐于其身旁,双眼一眨也不眨般凝视着花姬。看着这抚媚之人,杨依此时不得不想道林琪,脑海中浮现出其靓丽之影。

“好几没见到她了。”杨依不禁自语道。

“怎么了,为何让他们两人先下去。”杨长甚是疑惑道。

“你不知道我们此地被监视了吗?我怕连累他们爷孙俩。”杨柳肃穆道。

“被监视了,被何人。”杨长甚是紧张道。

“秋林国之人吧!”杨柳不确定道。

“不会是冲着我与依哥来的吧!不至于我们赢了他们点钱就要将我俩赶尽杀绝吧!”杨长喃喃道。

“应该不是,或许是冲着我来的。”杨依疑惑道。

“那就好,”

杨长低着头轻轻松了一口气道,但当前抬头时,发现杨柳用一个冷冷的眼神看着自己,让自己颇有些不自然,杨长急忙笑道:

“你道行如此之高,怕什么,倒是我与依哥皆为半桶水,初出茅庐的修仙之辈,修炼还不到家,道行甚低,随便来一名强劲之敌皆可将我们两解决掉。”杨长无奈道。

“别把你们两说得这么一无是处,这般窝囊,没用。希望是来监视我的,不然,或许还有更重要之人。”杨柳道。

“那还有什么比你这水月门弟子,出现在此地更让人放心的,一定是来监视你的一举一动,或许他们还想杀了你。”

杨长自己一说到是来杀杨柳的,脸色立即大变。

“不可能,以神州现在这般格局,想杀我,他们就不怕有灭顶之灾,且我又不是随便之人就能杀得掉的。”杨柳笑道。

“你这么一说也对,秋林国之人也不是不知你们水月门一贯作风。”杨长笑道。

“我只是在想那对父女,身上到底有何秘密。”

杨柳疑惑般,将声音放低,怕让石良父女两人听到。

“秘密,会有何秘密。”杨长也甚是低声般道。

“很有可能是关于朱雀之事。”杨柳寻思道。

“朱雀,难道?”

杨长一听到朱雀变得颇为激动,甚是大声道,杨柳一脸无奈。此时杨依从房间中走了出来,一脸疑惑的看着杨长,笑道:

“朱雀,怎么了。”

“算了没什么,看看有何情况在说吧!”杨长低声道。

杨依用手指了指杨长与杨柳,笑道:

“肯定在讨论什么大事,瞒着我,且还是我现在最敏感的朱雀之事。”

“我们只是刚刚说道朱雀这一词而已,你可别整天想着朱雀之事,到时候会丢了你性命。”杨柳肃穆道。

“我们去吃饭吧!”杨依故意岔开话题般,笑道。

杨柳真是无奈了这个弟弟,从他的态度,就知道他会不会了。

“那石灵姑娘怎么办?”杨长道。

“等我们吃完了在送上来给她吧!现在不宜打扰。”杨依道。

说罢三人便走下楼去。

“灵儿,”

石良甚是吃力般低声道。

“怎么了爹爹。”石灵颇为紧张道。

“让你担心了。”石良道。

石灵轻轻拭去眼眶中之泪,急忙笑道:

“爹爹现在没事就好。”

石良脸上微微露出了一丝笑意,凝视了石灵半刻甚是犹豫般道:

“灵儿。”

“怎么了,”

石灵甚是紧张道,石良一看石灵紧张之情,又将嘴边之话咽了下去,半刻无语。

“到底怎么了,爹爹。”石灵甚是疑惑道。

石良还是忍不住道:

“那盒子还在吧!”

石灵点了点头,立即从衣襟之处拿出一盒,甚是精美,刻有诸多图纹,看似皆为灵兽般,依旧泛出淡淡粉光。

“这盒中有何宝物。”石灵甚是疑惑道。

“相传为一件神器,我们祖辈代代相传之物,但其用途不详,并不像一般法器,能有超强之力,增强道行。到底该如何使用我也不知。”

石良自己也颇有些疑惑道。石灵一听为神器,脸上立即露出一脸惊讶之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