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又见未央,花落

什么叫非礼勿视2

又见未央,花落 i am queen. 1265 2013-06-28 14:52:08

  风萧萧,雨细细,微微凉,晚风之中,点点滴滴的思绪,一如这纷纷零落的花瓣,带着凄凉,带着曾经的幽香,慢慢的堆砌,成了剪不断理还乱的情愫,迷离了曾经的记忆。

转眼间过了五年,他从她一无所知。开始悉心教导,教她琴棋书画,教她天文地理,教她如何使用自己的力量,总而言之,该教的基本上都教了。

至于...不该教的,某人今天居然没有缠着他。

难得今天这么清静倒是有点不习惯了,无奈地摇了摇头,随手从架子上取出一本书。

正打算翻开的时候,“夫君夫君!!!”传来一阵清喉娇啭的女子声音。

门口乍然站着一妙龄女子,看似十三四岁,却已渐显绝色之貌。一身白色的拖地长裙,宽大的衣摆上绣着粉色的花纹,臂上挽迤着丈许来长的烟罗紫轻绡。芊芊细腰,用一条紫色镶着翡翠织锦腰带系上。乌黑的秀发用一条淡紫色的丝带系起,几丝秀发淘气的垂落双肩,将弹指可破的肌肤衬得更加湛白。脸上未施粉黛,却清新动人。特别是额间活灵活现的紫莲花印记,生动逼真附和着少女那双神秘高贵的紫眸,清纯中透着妩媚却一点也不唐突。

此刻她手里正拿着一本书,眸含秋水但眸底尽是藏露不住的喜悦,嘴角嫣然一笑似是开尽了盛世繁华。她笑是因为她看见某男虽然装作一本正经。可是呢,手里拿的书却是反着的。

他以为遮住脸就没事了么,敢情刚刚那句“夫君”有作战成功哦!这么失态她还是第一次看见。谁让他老是装作一本正经,却从一开始就骗了自己。

不过她也不当面戳穿,拿起手里的书本慢悠悠读了起来:“父母孔爱,妻子嬉兮。见其伴侣甚为满意,真正是妻子好合,如鼓瑟琴。妻问夫君家住几日...夫曰:...”清脆婉转的嗓音平平仄仄,如玉珠散落在地,分外好听。

帝连君知道这丫头一向喜欢捉弄自己,这回也不知道她从哪寻来的书本。

随眼一撇,那可不是他年少时有一回去往人间游玩,随手给捎回来的一本民俗故事么,真是误事。

他恼自己的不慎,放下书,一拍桌案,一声厉响回荡在书房里,使得原本寂静的氛围又凭添了几分紧张。

“胡闹!夫君只有嫁作人妻的女子尚可叫,你跟着瞎掺乎什么。还是我把你宠得太惯了?!”

见形势不对,莲姬立马乖顺低头,但眼里的倔强确实不服气“我不该口出狂言,但是我认为我没说错!”

当初不是他先骗自己的么,他对自己的情感难道都是假的?

“我知道当初确是我提议的,可那时我只当戏言罢了。而你当时又是什么都不懂”轻叹口气,走前两步,手轻抚起小丫头的下颚,见她一副泫然泪泣的样子,不禁心一软“我希望你能做出正确的选择,你懂吗?”

莲姬似懂非懂地看着他,明白好像是为自己好。硬是收回几欲崩涌而出的泪水,用衣袖擦了擦。眨巴眨巴着眼睛,“那...我可以再问你一个问题嘛?”

正好他还不知道接下来应该怎么说,刚刚那番话半真半假。而她现在还小,该拥有这个权利的,不应该被自己束缚住。

收了心神,见她一副刚刚还故作逞强泪汪汪的样子,这会儿却明媚得又如当初那般。

不由轻笑“问吧。”

“什么叫非礼勿视?”某女半敛眸子,隐藏着笑意,勾起的嘴角却是遮不住,终是笑出声来了。

某男“...”他错了,什么明媚,眼前那只笑得像个狐狸一般的小丫头。哪里是刚刚哭过的柔弱样,这几年,她倒是把自己身上的老谋深算给学了个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