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回梦青春

到家了

回梦青春 梦时花开 3403 2014-03-06 12:42:59

  经过了一天一夜的颠簸在傍晚时分太阳正在西沉的时候,瑶梦终于到了上淮村,站在村口,此时正是稻谷丰收的时候,稻田里全是金黄一片,有些地方已经收割了,时不时地会空出了一格,有些凑不成画,闻着家乡的空气,脚踩在这片熟悉的土地上,瑶梦张开双臂深深地呼吸了一下,心里感叹着,终于回来了。

因为太久没回来,这个小山村如今也把以前进村的小路修成大路,只不过还是泥路,幸好这几天没下雨,不然瑶梦拉着两个大箱子很难走到家。跟着以前的记忆,瑶梦踏在这走了十多年的泥路上,深一脚浅一脚的往家里走去,两个行理箱拖出的两道尘烟。一路上看到几户人家里已经漂出了几缕炊烟,风一吹过还能闻到一丝的米饭香。时不时还看到有小孩在河边玩水嬉戏,大人则在岸边跟着照看,看到瑶梦走过也大多会和瑶梦点头微笑打招呼,瑶梦想起以前她小时候玩水时哪会有大人陪同,现在连这个小山村也知道小孩子玩水要有大人陪同了,不禁感叹着看来是时代进步,人也进步了。

瑶梦边看边慢悠悠的拉着两个大箱子咕噜咕噜地往家里走,经过桂花树前的一户人家时有一个妇女拿着一个喂鸡用的盘子走了出来,看了一眼瑶梦,略黑的脸上露出一排参差不齐的牙齿,冲着瑶梦来了一个微笑,一双黑眼在看到衣着光鲜的瑶梦时闪着亮光,“妹子,你是哪来的啊?这么晚了是想要住宿么?”

瑶梦停下脚步定眼看了看这个皮肤略黑妇女,脑子飞快地转了一圈后略显得惊讶,眼前这个不正是自己的三伯娘么,记得小时候自己和哥哥有一次嘴馋偷摘了她家的杨桃,被她拿着扫把追着满村跑呢,两个哥哥让她追恼火了,一气之下拔了她几十棵花生苗,那时候还记得她后来因着这个事便到家里来闹,后面讹了母亲的一枝银簪子才算了事。为人也是瑶梦众多伯娘婶婶里面最为精明从来都不会吃亏的一个,瑶梦的记忆中这个三伯娘是有什么对自己好的就会想尽办法要得到,是一个难缠的主,瑶梦心里对她的印象并不是很好,说不上一点的亲近,眼下看她虽然上比前老了但皮肤更是黝黑得有光泽,看来她过得还不错,她这么一问显然是没认出自己来,那双细眼睛还是和以前一样精明,在这夜里看得更是发亮,瑶梦把她的神情全看在了眼里当下也就淡淡地笑道,“三伯娘,你不认得我啦,我是小梦。”

“啥,啥,,,你说,,你是小梦老四的闺女,真的吗?来,让我看看,”说完三伯娘当下就把脸凑近,对着瑶梦左瞧右瞧的,瞧了一会后就向着屋里喊,“孩子他爸,你快来看看,他叔家的小梦回来了呢,好漂亮的呢。”三伯娘这大嗓门一喊,离着她家不远的几户人家也都凑了过来了,大人小孩围着瑶梦叽叽喳喳地问着说着,这么吵闹的一堆人弄得瑶梦头都大了。这时在她身后里屋走出了一个嘴上抽着烟杆的老年人,看上去忠厚老实应该也有六七十岁样子了,他也凑到瑶梦跟前仔细的瞧了一翻后,“啪”的一声拍了一下他的大腿,“真的是小梦啊,你好久没回来了,这下回来的好,老婆子快去告诉四弟去,说他家闺女回来了。”这个嗒叽地抽烟杆的男人就是瑶梦的三伯父,瑶志海。他边打量着瑶梦边对着围在瑶梦身后的三伯娘说道,三伯娘一听瑶志海说完应了声然后就拔腿往瑶梦家跑去,一边跑一边喊,“他四叔,你闺女回来啦。”入夜的山野正在回荡着三婶的唤声,给宁静的小山村带来一点的喜气。

“真的是瑶梦啊,你都出去工作好几年了,还真是长大了变漂亮了,一眼看去还真认不呢。”说这个话的是一个四十岁左右的女人,瑶梦看了她一眼便认她来了,是黄家的二媳妇,为人还挺不错的,完全的一个农村妇女,从没有出去打过工,大半辈子都是在和泥土打交道。

“是吧,黄二婶,几年不见,不知你家小如现在长大了,她现在在哪里工作啊?”瑶梦也随口的开始和黄二婶扯家长,她记得这个黄二婶有一个女儿,比自己小五岁左右的,小时候长得挺水灵的,好像到自己读大学时她就没读书了,所以便随口问下。

“她啊,前些年嫁人了,嫁到隔壁的十里村去了,现在已经是两个孩子的妈了,也还在家没去打工,那像你在外面过得那么好,都是我当初没能让她上学,是我害了她苦这一辈子啊。”黄二婶看到一身衣着亮丽的瑶梦,再和自家已经嫁人当妈的女儿对比,心头酸酸的,说的话也有些带酸味。

“去去,黄家的说这个干什么呢,你家小如现在也说没过得不好,你就别自己瞎猜了,瑶梦啊,你在家外有没有见过我家方子啊?”说这句的是一个五十岁左右身穿灰色短袖的大花衫,身材胖矮的妇女,这个正是村长王氏的老婆梁氏,瑶梦以前一直叫她王婶。

经王婶这么说,瑶梦才想她有个儿子叫王明方是和瑶梦同班的,也算是发小,就是考上大学后就没见过了,因为读的不是同一个学校,早就没有联系了,现在脑子里对他的印象也只记得小时候的,“王婶,还真不好意思,我最近都没有见过他,他现在在哪里工作啊?”

“他在南湾工作,他也有半年没回来了,你不是在南湾吗?”王婶很是奇怪地问道,在她眼里从这个村出去的人都应该是在同一个地方工作的啊。

瑶梦淡淡地笑了笑,她知道王婶九成是以为这个村出去的人都就都会在同一个地方,“我不是在那,我在连城,从这里去比南湾要远很多,”

“那里大吗?坐车要多久啊?是不是也有很多的车,听说南湾有外国人,那里也有吗?”王婶很是兴奋的问道,她是第一次听到除了南湾以外还有另一个城市的,而且比南湾还要远,他儿子当时之前就对她说南湾很漂亮,她一直以为南湾就是最大的城市了,没想到今天听到瑶梦说出另一个地方来,但要问个仔细了,下次打电话好和儿子有新话题聊。

“是啊,是啊,瑶梦,你多说说外面的新鲜事给我们听听。”

“对啊,让我们也长长见识,”

“。。。。”

瑶梦被一堆堆热情的乡亲围着问长问短的,弄得瑶梦答也不是不答也不是,正在陪着他们呵呵笑的时候,一个身材略瘦的高个子中年男人和一个身材略胖的女人跟在大嗓门的三婶身后向瑶梦走来了,没错这两人正是瑶梦的爸爸瑶志云和母亲杨家环,杨母一走到瑶梦身边一把搂着瑶梦,带着哭腔说道,“梦儿啊,你总算回来了,妈天天盼夜夜盼,总算把你盼到了,”

“妈,我回来了。”瑶梦也反搂着杨母,她知道母亲对自己的牵挂,这时的她也是双眼泛红,母亲的臂弯是那么的温暖那么的舒服,瑶梦就感觉自己好像回到了刚上大学时离开家的那个时候,当时自己也是恋恋不舍的和母亲拥抱过之后才走的,现在回来了也还是先投入母亲的怀抱,感觉时光在倒流一样,一样的瑶志云看到杨母和瑶梦拥在一起,他的眼里也泛起了雾汽,但是看到瑶梦还背着行理,便道,“好了,好了,阿环,梦儿才刚回来还进家门呢,她也累坏了吧,我们把行理搬回家,让梦儿好好的休息一下,再慢慢的聊,走吧,你哥他们现在肯定在家等得急了,我们快回去吧,他们也应该做好饭了,”说完便拎起瑶梦的行理箱,然后又转身对着围观的乡亲道,“呵,这天也黑了,大伙也回去吃饭吧,明天早上有空就来家里窜窜门到时再让梦儿和大伙说说吧。”然后踢着拖鞋大步向家走去。

围观地看到瑶志云已经这样说了,也就不好意思再留下来围着瑶梦问了,也都纷纷地副散去了,只剩下瑶志海夫妻和瑶梦母女,三伯娘走过来拉着瑶梦的手道,“小梦啊,今天你刚回家,伯娘也就不留你在我家吃饭了,明天我你伯父去你家窜门,到时我们娘两再好好聊聊啊。”三伯娘拉着瑶梦的手说着套近的话,眼光时不时就落在瑶梦的背包上,瑶梦知道她这是想打自己身上找好处呢,不过今天是不会如她的愿的,瑶梦根本就没想过在要外打开行理,就算是预备了送乡亲的礼物也得到了家才能分,瑶梦只是笑笑地抽回手,没有什么说什么话。

“老四,赶快带小梦回家啊,这天黑没灯不好走,我这有电筒,你等下我给你拿来。”一旁吧叽着抽着烟的瑶志海,这个忠厚老实的庄稼汉,他还是以诚心对待瑶梦,而他这样做晚上肯定免不了要让三伯娘骂一顿,因为三伯娘的东西从来不外借的,只有她借别人的没有别人她的,瑶梦看了眼站在旁边的三伯娘,见她的脸色不太好看。。

当下瑶梦怕瑶志海会回为一个电筒而受骂,便道,“三伯父,不用麻烦了,现在天也还没黑透呢,能看得着的,你不用拿来了,我这就走了,明天记得来窜门啊。”

瑶志海本还想说什么的,但看到瑶梦身边的老婆脸色不好看,也便没有再说什么,只道,“那好吧,你们小心点,快回去啊。”

杨母听后松开了瑶梦,伸手就想把瑶梦背上的背包拿来下来,“梦儿,把包包给我帮你拿,你都背了一路了应该还很累吧,让妈帮你拿着回去吧。”

但瑶梦没让,她知道杨母是心疼自己,可瑶梦也是心疼母亲的啊,挽着杨母的手臂便道,“妈,这个包包你就不用帮我拿了,我已经长大了,这个我能扛得动,走吧,我很想见哥哥和嫂子他们呢,我们快去追上爸爸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