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忏魂曲

布拉格

忏魂曲 单极世界 2012 2011-11-03 12:27:15

  灵犀教授火魔法,亡灵魔法,水魔法和雷魔法。而神语魔法,剑魔法和射日魔法分别由神语者布拉格,剑士句芒和神射手羽羿指导。

灵犀喜欢带我们到冥凫海上修行四个魔法。

七皇子说:“灵犀法师,你一个人怎么通晓四种魔法?”

五皇子说:“七皇子,你是在怀疑灵犀法师的力量么?”

七皇子对五皇子说:“五皇子,我根本就没有怀疑他,我根本就是不信任他,我怕他教不好我们,到最后我们几个都得流放到四重天,就算去了四重天,最好也不要去四重天的雾隐林,那里面的雾隐占婆长得极丑,跟灵犀法师差不多。”

灵犀的右脚搅动着冥凫海的海面,海面上出现一个巨大的海眼,周围的空气不断地流向海眼,天空的几只飞鸟和一条冰龙立马被吸了进去,我感到一只无形的手要把我拉进海眼里。然后气流变得平缓,海眼也缩小了许多。

灵犀说:“紫薇大帝和你们的父王都是我培养的,教你们我还是蛮自信的。”

七皇子说:“你干嘛不教授我们七个魔法项目?”

灵犀淡淡地说:“那是我的本领还不够高,以后我不允许你们质疑我,我现在就是你们的神,你们要完全听我的。”

修行了一天火魔法,亡灵魔法,水魔法和雷魔法,我们七个早已累得躺在冥凫海边,听太阳女神螺唱禁曲。

七皇子不屑地说:“灵犀不就仗着会点魔法吗?等那一日我登基了,我要在灵犀身上割五百刀。”

五皇子在冥凫海边站起来,他说:“你还想当国王,你能熬过天神魔法就不错了,要是你得不到四十面以上的锦蛇旗,你就得去三重天和四重天当国王了,你当雾隐占婆的国王也不错啊。”

“怎么可能呢?就算我一面锦蛇旗我都没有得到,只要我在千年盛典获胜,成为皇位的继承人,我就不需要什么锦蛇旗,就可以呆在二重天了。”七皇子笑着说。

“可你确定你能胜过皇太子吗?”五皇子不相信。

“那得靠我们的风潋小皇子啊。”

我站了起来,握紧金芒剑,说:“你想说什么?”

清凉的海风徐徐吹来,吹干我脸上的海水。

七皇子说:“哇,好凉的海风啊。”然后他面向我说,“风潋,我真正忌惮的只有皇太子和二皇子,他们是我成为的冬宫城的王的最大劲敌,你呢?几招之间让二皇子英年早逝,你呢,能不能也在几招之间让皇太子也——”

七皇子的话还没说完,我的金芒剑已经指在七皇子的咽喉上。而七皇子右手的火焰刀抵在我的小腹上。

六皇子说:“我的神功尚未练成,你们就先别死,在千年盛典上再被我杀死嘛。”

“嗅着血液的芬芳,我找到安魂的殿堂

长发的吸血女王推开尘封的窗

枯树枝影照她的脸庞,清纯如少女一样

她幽怨的声线与亡灵一起咏唱

心爱的人啊,你是否还记得我模样

我入葬的晚上,你是否一直悲伤”

歌声像一只无形的手,触摸着天空中的那轮巨月,巨月里装着二皇子的脸,脸上充满不屑与怨恨。

我对天空的巨月说:“二皇子,我听说《忏魂曲》在冥界流传甚广,每一个鬼魂都会唱,《忏魂曲》是它们的神曲,以后我想它们会在你耳旁为你唱歌。”

我在寝宫里展开一帘幽梦,在一帘幽梦中我看到璎珞满脸的笑容如莲花般绽放,周围的皇子们用高级魔法在空气中拉出绝美的莲花,与璎珞的容颜相映。他们站在宇宙之巅上修行,触手可摘的星星在跳舞,俯首可望的白云在跳舞,仰嘴可亲的月亮在跳舞,剑齿龙,烛龙,天龙在璎珞一行中跳舞,只剩下落寞的梵天谷——妖兽之谷在寥落的绝望。

“风潋,我终于见到我最崇拜的女皇蓝色妖姬了,她国色天香,风华绝代,是我见过的最美的女孩,她竟然比我还年轻,女皇很器重我,这里的皇太子,魔画师,和巫乐师也都非常的喜欢我,我觉得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公主。”

清秀的笔迹泛着莲花的清香,沁人心脾。

“璎珞,我望着天空中的北极星,看到了北极星的眼泪不禁地从北极星的瞳孔中弦落,落进我的瞳孔里。我的眼泪轻盈地陨落在用犀牛角,祖母绿,还有海星钻石铺砌成的道路上。这路上到处萤光闪闪,好似大地哭了。天上的星星哭了,大地的宝石哭了,周围的爱与痛的边缘哭了,那我呢?拥有流星萤的男孩,会哭吗?不会哭吗?”

我附上第二幅画:宫灯的火焰一下子变得翠绿,将一个皇子的瞳孔射破,伤痛彷徨在皇子看不见的阴暗处流血,然后血痕在皇子的心里划出一圈圈年轮,年轮不断地向皇子的心褶皱,褶皱,年轮的左侧会划得很宽很凸,凸向皇子的喉咙,直到他到喊得流血,然后继续肆掠到皇子的眼睛,皇子的浓密的剑眉会在眼泪的滋润下冰凉而湿润。而在年轮的左侧会很狭很凹,紧紧地将男孩的心禁锢。

我们皇子八个在冬宫城的城墙外等待神语者布拉格。

我望着锈迹斑斑的老城门,它守卫了冬宫城几十万年了,当初二皇子,皇太子和璎珞是从这扇城门离开冬宫城的。

七皇子对五皇子,说:“五皇子,不知道布拉格长得怎么样,长得国色天香,就让她做我的妃子算了。”

五皇子说:“是啊,她是中最年轻也最顶尖的神语者,我们得尊重她。”

七皇子飞上一株爱与痛的边缘上,摆弄着树上的流星萤,他说:“要是她长得和雾隐占婆一样,那我的神语可就完了。”

六皇子走到七皇子面前,说:“你完肯定是要完的,但你得等到我神功练成才能完。”

七皇子跃下爱与痛的边缘,说:“是吗?那让我见识见识你的神功啊。”

“两位皇子,你们在切磋神语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