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忏魂曲

冰麒麟

忏魂曲 单极世界 1218 2011-11-03 12:27:15

  祭魂节过后,父王允许我们七天不用去修行天神魔法。

我在冬宫城的那株爱与痛的边缘上等布拉格。

那爱与痛的边缘的叶子由原来的深黄变成了淡淡的银色,一片一片地埋葬在大地的窀穸中。一串一串透明的流星萤早已失去了眼泪的光泽,黯然地萎缩着躯体。

璎珞,你知道吗?我也在黯然地萎缩着躯体。

璎珞,你知道吗?有时候我会傻傻地认为我是你的牵绊。

璎珞,你知道吗?此刻我好想你也很无奈。

“风潋,你在想什么?又在想璎珞公主吗?”

布拉格站在我面前,微笑地望着我。

我说:“我在想如何布拉格是一个怎样的圣地。布拉格,你们的城堡那么远,你就准备飞去么?”

布拉格说:“在二重天只有王族才有资格拥有神兽,我们神语者就只有飞去。”

我召唤出冰麒麟,说:“布拉格,你和我一起骑冰麒麟去布拉格吧。”

“不不,只有璎珞公主才配和小皇子你同骑冰麒麟,我一个小小的神语者怎么可以如此大胆呢?”

我的脸上凝结着一团暗黑色的乌云,我说:“布拉格,那你听我的话吗?”

“当然听,我不敢违抗你的任何命令。”

“那好,我现在命令你和我一起坐上我的冰麒麟。”

冷飕飕的风割向我,并狰狞地我的脸颊驻留下风的刃痕。

“风潋小皇子,风潋小皇子,风潋小皇子。”我朝下望去,冬宫城的子民在呼唤着我。

我忽然想到我和璎珞相见的第一个夜晚,我也听到我的子民也这样呼唤我。

“小皇子,冬宫城的子民都非常喜欢你。”风携着布拉格的话砍在我的右耳上。

我说:“我只是平和些,所以他们都比较喜欢我。”

“小皇子,我可以斗胆问你一个问题么?”

这个时候,冰麒麟的雪毛突然全部竖起,里面不断下落着冰刺,眼睛里也噙满冰块。

布拉格十指相扣,樱唇上默念神语。

不一会儿,从冰麒麟的眼睛里飞出几只细小的冰虫,冰虫迅速地被冷风吹得四分五裂,面目全非。

布拉格说:“这是冰麒麟的克星玄冰虫,它们沉睡在埋葬着雪狱神妖的先祖的万年冰棺里。玄冰虫每隔百年出来一次,不过数量都很小,它们会依附在冰麒麟身上,吸干冰麒麟的冰气。不过一旦失败,玄冰虫就会分崩离析。”

我说:“幸亏有你,不然我还真的不知道冰麒麟会有这样的克星。”

“不,我也不知道,我通过用神语才知道的。”

我抚摸着安定的冰麒麟,说:“你刚才想问我什么?”

“小皇子,关于流星萤的神谕是真的吗?你真的会到一个男孩的天荒地老吗?”

我说:“我也不知道,但是我喜欢流星萤的神谕和一个男孩的天荒地老。一个男孩,在诞生之后,如果眉角撷颗流星萤,他就会拥有宇宙中至高无上的爵位,整重银河的圣光会永恒灼射着男孩,男孩将成为单极世界的主宰,彪炳千古。可男孩一生都会流泪,泪水,会成为男孩瞳孔中的魂,时而滂沱,时而无意,哭是男孩今世的爱,泪是男孩来世的痛,直到那个男孩身心逝去,直到这个世界的天荒地老,亦是一个男孩的天荒地老,男孩的泪水才会枯竭。你不觉得这像樱狩的《忏魂曲》一样伤感么?”

“你知道什么叫做一个男孩的天荒地老吗?”

“我不知道,不过凡事跟男孩有关的事情我都喜欢,所以我很喜欢一个男孩的天荒地老,那你知道什么叫做一个男孩的天荒地老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