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忏魂曲

婚礼(一)

忏魂曲 单极世界 1664 2011-11-03 12:27:15

  在寝宫里呆了九十九年,没有出过殿门,没有再看过一帘幽梦,没有见过璎珞。

而在九十九年的最后一天,灵犀闯进我的宫殿,说:“小皇子,现在我可以解咒了。”

我似笑非笑地说:“灵犀,九十九年不见了。你想给我解什么咒?”我散乱的头发长长地拖在冰冷的地面上。

“小皇子,你忘了吗?是王者之咒。”

“哦,王者之咒,一百五十年前你不给我解,一百五十年后我不让你解。这样挺好的吗?至少我看透了这个世界。”我笑着说,说不尽的沧桑和悲凉。

“真的吗?那太好了,那么紫薇大帝可以闭一只眼了。可是小皇子,你知道吗?现在冬宫城里都在传皇太子和璎珞结婚了。”

“什么?你说什么?不可能,你在骗我,对不对?九十九年前就是因为你,银月才自杀了。现在你又对我说你皇太子和璎珞要结婚了,谁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我恶狠狠地举起金芒剑,架在灵犀的脖子上。“你要是骗我,我就杀了你。”

“风潋,要的就是这种气质。”灵犀镇定地说,“不过,璎珞约你今晚在獬豸山的悬崖上见面。你可以去问问她我有没有骗你。还有,小皇子,你真的不愿意让我替你解咒么?说不定还可以挽回。”

第八章天国的嫁衣

在一重天有一套世界上最奢侈最珍贵的嫁衣——天国的嫁衣,穿上天国的嫁衣的公主一定会是最美丽的公主。而今天我要为我最心爱的璎珞公主披上天国的嫁衣,而新郎是我的哥哥,皇太子。

——题记

我来到曾经和璎珞一起看北极星的悬崖上,璎珞说:“风潋,明天我和你哥哥在寰宇圜丘举行订婚仪式。”

我震惊道:“什么,璎珞,你说什么?你真的和皇太子要结婚啦?”

璎珞的话随风迅猛地挤进我的耳廓,然后破裂地顺着我的咽喉流进我胸腔,它的碎片在我心中割开一道道暗黑的血痕,鲜血破管而出,沿着那血痕,直冲咽喉,最后被我如熔岩似的喷出。

我的瞳孔里忽然出现了一幅画面,白色的天使羽毛不断的垂落,垂落着温馨的茫然,茫然如死亡般地砸在大地的心脏上。天边的云霞落在璎珞的后面,为她做最美丽的嫁衣。

璎珞说:“风潋,你哥哥是皇太子,冬宫城将来的王,我嫁给他就可以做太子妃,未来的王后了,你说这样不是很好么?你不应该为我和你哥哥祝福么?”

外边的天光忽然被切下一大块,天空布满了伤心欲绝的乌云。

我淡淡地说:“是啊,我应该祝福你们。放心,我会去参加你们的婚礼仪式的,还有你们的婚礼。”

我转身就走,天空的阴影斜照住我的脸。

璎珞却叫住我说:“明天我会穿着蓝色妖姬送给我的天国的嫁衣,我希望你能够亲自为我披上我梦寐以求的嫁衣,当我的伴娘。”

“什么?璎珞,你说什么?你要我为你披上嫁衣,当你的伴娘?”

“你在圣光魔法这方面绝对是一流的,我还希望你能用圣光把我装扮成最闪耀的公主。怎么,你不乐意么?那我就叫神语者布拉格当我的伴娘吧。”璎珞直直地望着我。

我强颜欢笑地说:“我怎么会不乐意呢?我会去当你的伴娘的。”

夕阳和最心爱的公主订婚去了,留给夜色寥落的绝望。

“嗅着血液的芬芳,我找到安魂的殿堂

一片破败景象,幽灵放荡歌唱

黑色迷迭香绽放,藤蔓蜿蜒生长

灵魂张望,信仰血色的月光”

我躺在獬豸山的悬崖上,反反复复地吟唱着樱狩的《忏魂曲》的第一部分。

樱狩的禁曲很能促动男孩的情怀,樱狩怎么能谱出这样忧伤到癫狂的旋律呢?

幽灵,迷迭香,藤蔓和吸血女王也会忧伤么?而冬宫城的月亮从来没有血色的月光。心爱的人啊,你是否还记得我模样,我入葬的晚上,你是否一直悲伤。璎珞,假如明天是我的葬礼,你会悲伤吗?

我紧闭着眼睛,将自己与世界的光明隔绝,阳光也有照不到的地方,我心中那太阳照不到的地方,或许只有月亮可以照到吧。太阳像一柄金芒剑,可以把男孩外层裹着豪气和霸道的玉璞削开,让每个男孩闪耀。但心中最柔软最阴暗的地方,经不起一点点伤的地方,或许只有月亮女神可以治好,她以那冰冷清澈的光再去刺痛着男孩,再以那美好的倩影幻化出心中的女孩,让男孩流泪。

就在泪水流下的时候,男孩那颗敏感而脆弱的心散落一地。在伤口即将愈合的时候,月亮呈现出圆满的光晕,祝福着将要结婚的皇子和不属于他的公主。男孩那颗裂痕纵横的心又开始裂痕纵横,手不住的颤抖,颤抖,似乎举着獬豸山,再也举不起,便索性在也不起来,趴在地上,让那张索寞的脸消沉,消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