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罪爱·意阑珊

争奇斗艳(一)

罪爱·意阑珊 陌淼淼 1274 2013-08-19 10:23:11

  领头的内监一走,队伍迅速散开。

各家的女儿三五成堆的凑在一起,喜气洋洋。

“可是户部尚书冉大人家的千金?”一个大眼圆脸的小太监凑过来小声问道。

冉媚荛抢在冉冰凌前面答了话,冉香蓉偷偷扫了一眼冉冰凌,见她面无表情的看着自己,又忙低下头去。

小太监打了个千儿,笑嘻嘻的看着冉媚荛道:“三位小姐安好,冉大人已经打点好三位小姐的住处,请随我来。”

冉媚荛又一次抢在冉冰凌前面跟了上去,冉冰凌无所谓的耸耸肩,心里涌起丝丝暖意,想必父亲为了她们进宫不受委屈也费了许多心思。

“蘼芜院!”几人在一座宫院门口站定,冉冰凌念着门上的匾额,心情好了许多,她最喜欢蘼芜,淡雅,脱俗。

院里迎面是块墨黑的大理石插屏,绕过插屏便是正屋,右手边几棵桂树枝繁叶茂,左边一个小苗圃里蘼芜摇摆着身姿,翠绿的藤萝顺着抱厦蜿蜒而上,一派生机勃勃的好景象。

站在正屋门口,小太监恭敬的对着冉媚荛道:“小姐先进去看看里面可否合心意,若是觉得缺什么,只管告诉奴才,”说着扭头对冉冰凌她们两个一笑,“二位小姐住在侧间,原本该一人一间的,只是这院子里统共只有两间房,冉大人说,这间主屋让大小姐一人独住。”

冉媚荛一只脚已经跨了进去,闻言身子一震,愣在那里,脸上的得意之色还没退去,愤恨嫉妒的表情便堆了上来,再加上有些羞惭泛红的颜色,整张脸煞是好看。

“谢谢你了!”冉冰凌客气的点点头,笑着走进屋子。

小太监年纪虽小,在宫里见识的多了,只一瞬间就明白了怎么回事,看向冉媚荛时,喜庆的圆脸上挂满鄙夷。

“这位小姐,宫里有宫里的规矩,嫡庶尊卑分的清清楚楚,不管小姐在家如何受宠,到了宫里,就得守着宫里的规矩。”

一席话,臊的冉媚荛脸皮红涨的发紫,不甘的瞟了眼冉冰凌,低下头溜溜的走了。

从小包袱里摸出一锭碎银子,冉冰凌笑眯眯的塞进小太监手里,回身关上了房门。

这是间三进的屋子,正中是客厅,挂着一幅《烟波垂钓图》,楠木方桌两边的椅子上铺着簇新的猩红蟒纹褥垫,墙角立着一个紫檀木的花架,花架上有盆微栽松柏,地上是红底流云卍福花样的地毯,左边是间小书房,用琉璃珠子串起的珠帘隔着,右边是卧房,挂着葱绿撒花的软帘。

挑开珠帘,冉冰凌先进了书房,右手墙上是副对联:烟霞闲骨格,泉石野生涯,遒劲有力的字体定是出自名家之手,对联下的酸枝花梨木条桌上放着一个大观窑的大盘,盘里盛着娇黄玲珑的佛手,书桌上垒着名人字帖,两方山东紫金砚,墨玉笔筒,旁边有张镂空雕花的矮脚短塌,旁边的洋漆描金小方几上是成套的什锦珐琅杯,汝窑美人斛里竖着几枝素兰,旁边一盏玻璃绣球灯。

咋咋舌,冉冰凌移到卧房,拔步床上垂着葱绿双绣虫草花卉的纱帐,摆着两床百碟穿花紫红锦被,正中的酸枝木圆桌上是海棠蕉叶杯和乌银梅花壶,梳妆台的镜子嵌在四面雕空的紫檀木里,上面放了一个捏丝戗金五彩盒子,盒盖是打开的,看得见里面的宣窑瓷盒,床头有明瓦灯,床尾有熏了百合宫香的铜质鎏金玉蟾报喜香炉,一水儿银红色的阮烟罗窗纱。

冉冰凌重重的躺进铺着厚厚衾被的大床,没形象的翘着脚,嘴里念念道:“奢侈,太奢侈了!怪不得那么多人削尖了脑袋想进来!”

~~~~~~~~~~~~~~~~~~~~~~~~~~~~~~~~~~~~~~~~~~~~~~~~~~~~~~~~~~~~~~~~~~~~~~~~~~~~~~~~~~~~~~

PS:谢谢观赏,喜欢请收藏鼓励,有意见请留言,一定努力改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