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罪爱·意阑珊

各怀心机(二)

罪爱·意阑珊 陌淼淼 1185 2013-08-19 10:23:11

  今儿个是才艺比赛的日子,喜乐照旧早早的领了轿子候在门口。

冉冰凌和冉媚荛的心情都格外好,尤其是冉媚荛,不再计较只有冉冰凌一个人有轿子,眉眼含笑的走在后面。

至于冉冰凌,她认为自己已经进入了落选倒计时,美滋滋的期待着被送回家,甚至闻到了母亲熬的粥香味。

昨夜仔细想了很久,她觉得自己根本没必要做什么功夫,论琴,她不如冉媚荛,论画,她不如冉香蓉,更别提待选的女孩里更是藏龙卧虎,她落选,是必然的。

慧芳苑。

冉冰凌站在门口扫了一眼,见苑中殿檐下一溜楠木大椅,中间夹着高脚小几,小几上碗盏齐全,美人耸肩的插瓶里竖着各色花枝。

莫云汐端端正正的坐在中间的位置悠悠的品着茶。

两人目光交接,莫云汐点头微笑,冉冰凌顿了顿身子,终是挑了最靠边的位置。

她们俩,始终不是一路人。

比赛马上开始的时候,一身黑衣的岑一眠从侧门走了进来。

他一进来,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他身上,他却仿佛不觉似的,翩然而立。

白衣飘逸,红衣邪魅,黑衣神秘,冉冰凌十分好奇,岑一眠到底有着怎样的故事,可以如此随意的多变。

不自主的,她俯身看向了坐在中间的莫云汐。

莫云汐依旧端坐着喝茶,嘴角噙抹浅笑,嫣然娴婉。

院中,一个女孩轻挑琴弦,《月咏兰花》自她指尖缓缓泻出。

末了,女孩抬头,期盼的看着岑一眠。

“尚可。”清冷的声线不含任何感情。

女孩羞红着脸让到一边,眸中水光晶莹。

像是较劲儿似的,后面的每一个女孩弹的都是《月咏兰花》,这一下,就连不懂音律的冉冰凌也可以轻易分出弹奏者的好坏高低。

眉头轻蹙,冉冰凌很是反感这样不择手段的争强好胜。

“姐姐认为自己的琴技与她们比如何呢?”冉媚荛笑靥如花,“千万不要丢了我们冉府的脸面才好。”

“我自然是不行了,祝愿妹妹拔得头筹。”

冉冰凌说的十分真诚,这是她的心里话,她是冉府的嫡女,又是长女,要想落选,就必须要一个非常出色的妹妹盖过她才好。

轮到莫云汐上场了。

听到还是《月咏兰花》,冉冰凌失望的瘪瘪嘴,心底里,她对莫云汐含了一丝期望,总觉得她和那些女孩子还是不同的,没想到。。。

转头觑着神色坦然的岑一眠,这两个人还真是绝配,一样的沉得住气,一样的不动声色。

“我不擅弹琴,特意画了一幅画,可以吗?”

该冉香蓉表演的时候,她站在原地,手里捧着一个画轴。

小太监看见岑一眠点头,忙上前接过画卷。

徐徐展开,画的竟然是昨日慧芳苑中的情景。

人物栩栩如生,景观错落有致,笔画工整,笔风细腻。

冉冰凌讶然,先不说画如何,单是这份心思,就已经胜了众人。

再看冉香蓉,大大方方的站在院中,神态自若,哪里还有平日唯唯诺诺的小气模样。

早就知道她心机颇深,却没想到这么有城府,怕是连和她住在一起的冉媚荛都不知道她什么时候画了这幅画吧。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放在冉香蓉和她的画上,以至于没人注意后面的冉媚荛弹奏了什么,琴技如何。

这让一心想出风头的冉媚荛又气又急,阴狠的目光死死的定在冉香蓉身上。

~~~~~~~~~~~~~~~~~~~~~~~~~~~~~~~~~~~~~~~~~~~~~~~~~~~~~~~~~~~~~~~~~~~~~~~~~~~~~~~~~~~~~~

PS:谢谢观赏,喜欢请收藏鼓励,有意见请留言,一定努力改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