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罪爱·意阑珊

施以援手(四)

罪爱·意阑珊 陌淼淼 1336 2013-08-19 10:23:11

  与冉香蓉的不欢而散让冉冰凌有些垂头丧气。

寻思许久,还是去御花园找到喜乐,请他转告父亲:三人无恙!

从御花园出来,想到德嫔早上来请安的时候故意弄脏了帕子,要自己洗干净了送过去,冉冰凌头疼的揉揉脑袋,难不成媚荛那里又出什么乱子了?

站在兰馨堂门口,冉冰凌犹豫着不想进去,正好碰上从内务司取布料回来的待书。

“冉姑娘来了,怎么不进去,娘娘可等着呢。”待书看到冉冰凌,热情的迎上来,亲切的拉着她的手一同走了进去。

从待书的态度上看,德嫔找自己应该与媚荛无关,冉冰凌悬着的心顿时放下了。

“娘娘,冉姑娘来了!”

“娘娘吉祥!”

“你来了,快坐吧。”

德嫔挽住正要行礼的冉冰凌,笑意盈盈的赐了座。

“娘娘的丝帕。”冉冰凌摸不准德嫔突然对自己转变态度是为了什么,别又是穆贵妃变着法子让她来说服自己,想到这里,才放下的心又悬了起来。

“不是这丝帕,你也不会来本宫宫里。”德嫔说着瞟了眼待书,待书会意的放下手里的布料,领着其他几个宫女退了出去。

咬着嘴唇,冉冰凌不知该如何应答,只能沉默的低下头。

“那日你说,中秋夜要本宫穿身月白长裙,今儿我让待书把料子取来了,你到是替本宫想想,长裙做什么式样的好?”

原来为这个啊,冉冰凌长出一口气,看看堆在小几上的一叠布料,脑子里勾勒出许多场景。

理了理思绪,冉冰凌把自己想象的画面简单描述出来,德嫔听得仔细,最后选了一个她认为最曼妙动人的样式。

“你的鬼点子还不少,可惜了,要不是贵妃娘娘一定要把你留在身边,本宫真想把你要过来。”

要过来?我就是个东西吗,随便你们要来要去。

冉冰凌低头掩去眸底的冰冷,心底暗暗腹诽。

“你还有什么新鲜法子?”

“没了。”

“哦,那曲子本宫也学会了,你二妹琴技是好,不过打碎了我的送子观音,总得罚一罚的,看在你这次还算尽心,就让她打扫后院吧。”德嫔翻着布料,说的漫不经心,猩红的指尖落在月白的布料上,分外刺眼。

这算什么,过河拆桥?

“娘娘,”冉冰凌眉头紧蹙,身体因为怒气绷得笔直,“臣女一时的确想不出什么好法子,不如娘娘给臣女点时间。”

德嫔拿起一块布料搭在身上比划,带着嗔怪瞥了眼冉冰凌,语气懒散,“也好吧。”

“还请娘娘多照顾二妹,若是二妹过的不好,臣女难免心里牵挂,心里乱糟糟的,也想不出什么好法子。”

“你威胁我?”随意的把布料扔在地上,德嫔语带凌厉。

“臣女不敢!”

德嫔捏着冉冰凌的下巴,逼她直视自己,华丽的护甲刮的冉冰凌脖子生疼。

冉冰凌有些心虚,德嫔目光中的锐利,仿佛一把刀,带着玩弄缓缓的割在自己身上。

许久,德嫔冷哼一声放开了冉冰凌,嘴角轻扬,扬出一抹妖魅的艳丽,“想讲条件,就要先有个对等的身份,你配吗?”

冉冰凌一愣,屈辱和恐惧争先恐后的涌上心头,憋得眼眶也微微发红。

没错,她算什么,说好听点是个有名无实的女官,说难听点就是贵妃身边的一个宫女。

在这宫里,任何一个有点位分的人都可以叫她生不如死,何况是颇受皇上宠爱的德嫔。

“回去吧,本宫等着你的法子。”挥挥手,德嫔袅娜的进了内室,那神情,那动作,就像在赶一只癞皮狗。

冉冰凌使劲的咬着嘴唇,生怕自己一个忍不住,脱口而出那句已经想了很多遍的“以色侍人也得趁着年轻的好时候!”

看来,只要她们在宫里一天,父亲就会受到穆贵妃的威胁,而她,要想保全媚荛,就得接受德嫔的威胁。

冉媚荛,你千万不要辜负了我白受的这些委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