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举世无双之:小心别中招

第十章 离别 明明灭灭的情愫

举世无双之:小心别中招 兮然鱼西 2868 2014-03-15 14:55:51

  威武将军刘京一家灭门惨案在坊间传的沸沸扬扬。云畔一阁雅间里,鱼兮悠闲的喝着茶。嘴角噙着惬意的笑。尹若飞忍不住问道:“杀了无辜的人,你竟如此镇定自若!”当真是个狠毒的女子!

鱼兮看着他,缓缓说道:“哦?威武将军一家难道是我杀的吗?”

尹若飞面色瞬间变得铁青:“你可知我二弟已认了刘京做义父,如果他知道那毒是我下的,后果会怎样?”

“你放心,”鱼兮巧笑道,“如今我们已经是同坐一船,我岂会自断后路?尹惊天不会知道这事是你做的!”

尹若飞看着她,惊疑的问道:“你还有后手?”

“这是自然。殊不知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好戏还没开始呢!”

尹若飞一时语塞,他知道她不愿意说的事自己是无论如何也打听不到的。这个女人心思狡诈,只下毒这一次便叫旁人不会怀疑到他身上。是啊,谁会怀疑呢,那毒是失传已久的“美人泪”,无色无味,服下之后暴毙而亡,即便是开膛验尸也看不出是中了毒。放眼整个京城,任谁也查不出刘京竟是中毒而亡!下毒的方法更是高明,连他赛诸葛都不得不佩服,如果不是鱼兮亲自授予他法子,恐怕这桩奇案他是破不了了。

鱼兮咯咯一笑,直听得尹若飞毛骨悚然,鱼兮道:“连赛诸葛都破不了的案子,谁又能破呢!哈哈哈哈!”

尹若飞听着她狂妄的笑,心道这个女人是毒药,还是致命的毒药,自己可要留心了,免得陷进这温柔的陷进里去。

可是他二人都不知道,隔壁的雅间不知何时站着一个紫色的人影,她每说一句,他的身体就僵硬一分:原来,威武将军竟是你与大哥联手杀的!究竟为什么你要杀人?难道是你有什么深仇大恨,连我的大哥赛诸葛也未能逃掉你的利用!那你未尝不是在利用我接近我尹家。但是更令我心痛的是,你宁愿找上我大哥,也不愿意来找我,你以为我都不知道吗?你去府中都是趁我不在的时候,到底为什么这么厌恶我?还是你觉得我太弱,不配站在你身边?

烈酒直接从酒壶灌进口中,苦涩无比,尹西然无声的笑了笑,心道:让我帮你一次!我必会让自己变得更加强大,到时候除了我,谁也不配站在你的身边!

这是鱼兮数月以来第一次见到羞月公子,却被他惊住了。

鱼兮惊道:“幼之,你说什么?”

三公子道:“我是来辞行的。”

“你------”鱼兮眉心微动,“你要去哪里?”

他笑了笑,紫衣妖娆,但却仍是一副温润如玉的模样:“我要去游学!”

“游学?”鱼兮的心莫名的有些慌了,“去哪里?”

尹西然抬头看了看天,若有所思道:“不知道。”

“你父亲同意了吗?”

“我做事不需要任何人的首肯。这是我自己的意思!”

“你------”鱼兮一时语塞。

“你没有什么要对我说的吗?”

他充满希翼的看向她,眼波流转,灿如烟花,晃了鱼兮的眼睛。

鱼兮沉吟良久,走吧,走了也好,走了便看不到她在帝京即将掀起的腥风血雨,走了就可以远离是非,依旧保持那份天真的笑。从此两不相见,也少了牵挂。只是为何自己竟如此的不舍?如此的难过?泪水霎那间就要夺眶而出,却硬生生被她忍下。自己这是动心了吗?她苦笑:复仇,利用,尹家,从她选择尹家作为复仇的第一块踏板之时,她就断然不该再生出别的念想,也不该留恋那温暖的笑脸。走了也好!走了也好!!!想着,竟不知不觉脱口而出:“走了也好!”

他的眸子瞬间黯了黯:他还以为鱼兮对自己起码是不同的,她不与人亲近,却不拒绝自己叫她姐姐,偶尔看向他时,目光也不像看其他人那样冷漠,但此刻听到她说走了也好,这四个字如同尖刀剜了心肝一样令他疼痛不已。

“我真的什么都不在乎,除了你。”他喃喃道。

“什么?”鱼兮问道。

“没事。我今日就走了。水儿给你留下,让她照顾你。算作我的一点心意。”

“不必了,我----”

话未出口,鱼兮就惊觉自己被他揽进怀里,那副怀抱温暖中带着颤抖,鱼兮身体一僵,即将出口的话却全都说不出来了。

“别拒绝,求你了,鱼兮。”

这是他第一次喊她的名字,以前他都是唤她鱼姐姐,她颤抖了一下,道:“幼之,你怎么了?”

“无事。”他留恋的放开了她,手一抬,小厮陌乾便从一旁拿出一副画卷,他道:“送给你的,等我走了,再打开看。”

鱼兮接过画卷,正要开口,他又说道:“你应该已经安全了。我走的也可安心。保重!”

鱼兮愕然,显然不明白他这是什么意思!望着他远去的背影萧条落寞,再难掩饰心头的异样,半天,仍然回不过神来。

水儿第二日便从尹府搬进了医馆,这让习惯凡事亲力亲为的鱼兮有些不适应,倒是又行十分开心。水儿比又行大了六七岁,但毕竟是年龄上最与又行接近的人。从小在练功学医的枯燥生活中练就的少年老成,在水儿到来以后竟大有改观。虽然平日坐诊时依旧不苟言笑,但私下里却是真正的小孩心性。鱼兮不禁笑了笑,直教水儿感叹:“小姐真是美!若是把面纱摘了,不知要惊艳多少人呢!”

鱼兮的脸蓦地僵了僵,水儿也知道自己说错了话,正惶惶不安中,又行挑帘子走了进来。

鱼兮道:“行儿,怎么了?”

“娘,尹公子来了。”

“哦?他来做什么?”这段时间她倒是没有叫他又做什么,杀了刘京之后,最重要的人物居然没有出现,这让鱼兮有点懊恼,是不是自己动作太快,打草惊蛇了?那皇帝虽说受了一惊并让五皇子严查,可是竟连一丝蛛丝马迹都没有查到,皇帝一怒之下杀了当天宴会上所有碰过食物的奴才。鱼兮冷笑,下毒根本无需人动手,她只是放了几只蜘蛛进去,便人不知鬼不觉的下了毒,更遑论那放蜘蛛的人根本连厨房都不需要进就将蜘蛛放进去又拿出来。只是令鱼兮不解的是那人却凭空失踪了一样,这让她又有些不安。但现在许久过去都未见那人踪影,可见是有人在帮她善后了。只是这人竟不是尹若飞,还真是让人吃惊!

“他说有要紧事,就在前厅等着呢。”

“水儿,请进来吧。”

水儿这才松了口气,快步退了出去。

“不欢迎我吗?”尹若飞见她爱理不理的样子笑道。

“若无事我们还是少见面为好!反正你我的交易已经结束了。”鱼兮冷道。

“当真是过河拆桥,无情的很哪!”尹若飞也不生气,自顾自的坐下,看了看一旁站着的水儿道:“啧啧,三弟对你真好,连水儿都给你了。”

“大公子!”水儿嗫嚅道,那模样倒是像有几分怕他。

“水儿,”鱼兮道,“现下你已经不是尹府的丫头了,害怕他做什么?说罢,你到底有什么事?”

“无事不能来看看你吗?”尹若飞道。

“若你不怕再次被我利用,我欢迎的很!”

“怎么,这次动手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生气了?”

“哼。”鱼兮冷哼一声。

“我有新的消息,想听吗?”

“说。”

“你真无情。”尹若飞摇头道。

鱼兮脸色未变:“我的耐心有限。”

尹若飞见她似乎是真的生气,正色道:“半个月后宁王和五皇子将代替皇上去敬国寺一趟。”

“你肯帮我?”鱼兮疑惑道。

“以我一己之力怕是帮不到你。你的势力太弱,即使宁王和五皇子落单,你也无法下手。”

“为什么帮我?”

尹若飞叹了一口气,心道:我是真的疯了,竟要帮她弑君!“你不信我吗?”

“当初救你二弟时,你信我吗?”鱼兮问。

尹若飞摇头,这个女子太过聪明,不好拿捏的很:“你的机会很多,但是,你需先积累实力,京城中贵女贵妇何其多,你可先向她们下手,铺好后路方可全身而退。”

鱼兮摇头道:“我何尝没有想过,只是------”

“只是你担心你的容貌会给你带来杀身之祸!”尹若飞笃定的说。

“是。”鱼兮点头,“你不是不知道,这百里二字是皇帝的禁忌,更何况我顶着这副容貌,更是必死无疑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