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举世无双之:小心别中招

相见 羞月公子华丽而归

举世无双之:小心别中招 兮然鱼西 2422 2014-03-15 14:55:51

  只见身后十余名小厮鱼贯而入,清一色的白色衣衫,前襟上都绣着白家世家的标志。每人手里都有一个托盘,托盘上是罕见的深海皎鱼泪、赤红珊瑚株、拳头大的各色宝石、精致青花瓷瓶、栩栩如生的鲤鱼石雕,诸如此类,琳琅满目,光彩耀眼。刘国公微笑道:“白公子太客气了。”一个手势下去,旁边就闪出一位锦衣的年轻人,那是靖国公世子刘晟。国公道:“晟儿,快去陪陪白公子。”

刘晟对着白云锦抱了抱拳道:“白兄,请。”

二人有说有笑,显然是相交已久。交谈间来到后院,只见一派其乐融融,年轻男女分左右坐着,男宾上座端坐着宁王和五皇子,女宾则是众多名门闺秀。正中间摆了一把琴,端坐在前的正是玉然儿,此时她十指芊芊抚着琴弦。众人皆屏息聆听,莫不露出惊讶之色。那锦衣卫指挥使是粗人一个,身份并不高贵,其女如今竟俨然一位大家闺秀,行动间无半点粗鄙之气,琴棋书画样样精通,面容秀美,妆容精致。一曲终了,她起身行了个礼道:“小女琴艺粗陋,献丑了。”

说罢,腰肢转摆,轻轻走向女宾席位,紧挨着景楚云坐下,此时她二人已是名副其实的手帕之交了。

刘晟见状,拍手道:“玉小姐真妙人,这琴弹得动听之极。”

玉然儿脸色一红回了个礼道:“世子谬赞了。”

景楚云低头沉吟,心中了然,刘晟这是对玉然儿上了心。

此时她已经看到和刘晟一同站在门口的白云锦,看向他时,白云锦也正在打量她,二人微微点头,算是打了招呼。白云锦心中正纳闷,不知道是谁家的小姐,刘晟已经耳语道:“那弹琴的你认识,是玉麒麟之女玉然儿。她旁边的就是景家的三小姐景楚云了。她们二人是手帕交,要不要为你引见一番?”

白云锦不免一番惊讶,叹道:“听闻景小姐体弱多病,现在大好了吗?”

“是啊,听说为了治病容颜尽毁,这副容貌是一名神医所至。”

白云锦这才记起,他确实是听说过景家小姐的事,原先还嗤之以鼻,对改颜之术非常不屑,没想到这景小姐容貌如此惊人!

二人在男宾席位坐下,却忽然听到一声通传:“尹若飞公子到,征西将军到,尹西然公子到!”

报毕,从门外进来三位公子:尹若飞今日换了锦衣,皮肤黝黑,衬得凤眼分外醒目,尹惊天则一身劲装,武将打扮。而最令人心惊的就是尹家三公子尹西然,他身着紫衣,眉目冷淡,桃花眼透着冷情,嘴唇紧紧抿着,透出不屑的神请,手中玉扇发着幽幽的冷光,让人不敢直视。即便如此,他的出现仍旧引起女宾的一阵骚动。景楚云听到玉然儿小声对自己说:“这便是那羞月公子吗?听说出去游学了,怎么今日倒回来了?”

景楚云此时说不清自己是什么心态,明知他已经回京,在这样的场合碰面只是迟早的事,可是现在真正见了,却是心如擂鼓,惶惶不安,一颗心似乎要从嗓子眼冒出来一样。将近一年未见,他身量高了许多,几乎要与尹若飞一般高了。紫衣穿在身上,透出一股邪魅之气,再不复那个温润如玉的模样,眼角眉梢尽是凉薄之意,偶尔勾唇一笑,便要惊了众位贵女的心魄。

这一年中他到底经历了多少事,竟有了脱胎换骨的变化?景楚云暗暗心惊,唏嘘不已,面上却不露声色,在尹西然没有发现自己之前微微垂下了头。

尹西然扫过对面的女宾席,只一眼便看到景楚云低垂的头,嘴角笑意更深浓,他举起酒杯,朝她的方向抬了抬,也不管景楚云有没有看到就一饮而尽,而众位贵女尽皆露出讶然之色,难道这景小姐就这样引人注目,竟然连羞月公子也对她青眼相看?为何京城中的贵公子一个一个都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几个小姐已经面露嫉恨之色,礼部尚书之女李莫凌从之前便对景楚云与七公主亲近十分不喜,看到景楚云竟然风头尽出,不由得醋心大发,她凉凉的说:“咱们只喝酒多没意思,不如比比技艺如何?”

刘晟身为宴席的主人,自然不能冷了客人的面子,他笑问:“哦?李小姐要比什么?”

“女子当然是琴棋书画,而你们男子么,十八般武艺皆可。”李莫凌露出一抹甜笑。

而玉然儿却低声对景楚云耳语道:“你看那模样,狐媚入骨,真是不害臊。”

景楚云刚刚并没有抬头,却注意到了尹西然的动作,尚在心惊中,听她这样说,忍不住笑了。玉然儿表面一副大家闺秀的模样,与她母亲的教养息息相关,可骨子里却是桀骜不驯,十足的武将之后。对待朋友更是以诚相待,景楚云十分喜欢她。

玉然儿道:“你笑什么?难道不是吗?”

景楚云低声打趣道:“是。然儿说的对极了!世子是决计不会被她这样子勾去的。”

玉然儿瞬间红了脸,轻轻打了她一下,羞的不再言语。景楚云静了静心,想起即将出场的好戏,不禁呵呵一笑。却引来数道关注的目光。李莫凌听见她笑,问道:“景姐姐笑什么?难道是想先献艺一番吗?”

这话说的,玉然儿抬头,露出怒意,什么叫做献艺一番?难道是将景小姐当作歌妓了吗?小嘴一张,就要厉声出口,却被景楚云一把拉住,她看了看楚云,只见楚云脸上笑意不减,对自己摇了摇头,瞬间明白了她的意思,玉麒麟的地位不如李尚书高,惹怒了她是没有好果子吃的。

坐着数百人的院子瞬间寂静,人人都睁大了双眼,看看李莫凌,又看看景楚云,一个是尚书之女,一个是丞相之女,且都与七公主交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众人正在沉默间,一个脸色红润,圆圆面庞的小姐气不过道:“李小姐真是多虑了,谁不知景小姐才情并茂,若是说到献艺,倒是从未见李小姐当庭展示过呢,主意既然是李小姐出的,不如李小姐就做个表率,先行展示如何?”

一席话说的李莫凌脸色青红交加,接不上话来。景楚云对着刚才那个苹果脸的女孩微笑颔首,表示谢意,又听到刘晟哈哈笑了一声,站起身来对李莫凌一抱拳道:“李小姐,小妹年幼不懂事,冒犯了。即是要比才艺,在下就先献丑了。”原来那女子是国公府的小姐刘舒雨。

刘晟说着,抽出腰间长剑舞起,一套花剑舞的行云流水,赢得满堂喝彩,偏偏每每舞至玉然儿身边就停顿身形,含笑而立,惹得玉然儿双颊微红,娇羞不已。景楚云心道:看来这世子是确实相中了然儿,只是世子已有正妃,然儿只能屈居妾室了。

反观上座的宁王和五皇子,二人虽同坐一席,却是极少交流。不必抬头景楚云也知道,他二人一直对她心有怀疑,因此那目光也是灼灼的看着她的。而尹西然似乎是注意到了他二人的目光所在,不悦的皱了皱眉,喝下一杯酒。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