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举世无双之:小心别中招

小诗 宴无好宴

举世无双之:小心别中招 兮然鱼西 2654 2014-03-15 14:55:51

  席间人人各施所长,文才武略,琴棋书画,好不热闹。

尹西然正自顾自的饮酒,忽然听到世子说:“尹三公子,该你了。”

尹西然正欲送入唇边的酒杯顿了顿,仰头喝下那杯酒,将酒杯随手一扔,行动间潇洒不羁,众位贵女竟都有些看的呆了。

他缓缓站起身,目光有意无意的朝景楚云的方向看去,口中说道:“在下不才,就作小诗一首。”

他说完来到案前,提笔在宣纸上龙飞凤舞的写了几行字。五皇子起身来看,口中念道:“羽扇纶巾凭栏处,铁骨车马没入泥。”

“好诗。”宁王叹道,“身在军营,铁骨铮铮,心中却不乏柔情之意,此二句说的倒是妙。军人合该如此。”

五皇子接着道出两句:安知红鸾星未动,巧笑嫣然抵万城。

世子笑道:“三公子竟是个如此多情的人,就是不知道你心中巧笑嫣然之人是谁啊?”

三公子微微一笑,潇洒的仍了笔,手中玉扇一拍道:“这个么,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哦?那必定是在坐的各位小姐中的一位了,啧啧,能得到三公子青睐,真是幸运啊!”慕容皎月摇头笑道,眼光却是望向了景楚云。

尹西然还没有走回到席间,就听尹若飞冷冷道:“该白公子了吧?”

白云锦坐在尹西然身边,紧挨着尹若飞。尹西然已经作过诗,当然是该他了。白云锦也不推辞,走出来道:“白某文采武略都不不能等大雅之堂,就为大家画一副吧。”

世子赞赏一笑,熟识白云锦的人都知道,他最爱画美人,画的极为生动,随身总是携带着笔,而他又将那笔视为珍宝,揣在怀里不肯轻易示人。众位贵女们一听到这白云锦要作画,有几个倾慕他的已经掩嘴吃吃笑起来,纷纷在心里猜测到不知道今日白公子会画谁呢?景楚云亦是淡淡一笑,眼里升起一丝丝的冷然,瞬间融化。

白云锦从怀中掏出随身携带的毛笔,正欲去蘸墨水,却不禁手一顿,笑容凝固在脸上,脸色蓦地变了,连忙跪到了宁王面前:“殿下,请恕罪,草民实在不知啊!”

宁王冷笑道:“不知?这笔可是从你白云锦怀中拿出来的,你岂会不知?”

“这?”白云锦道,“草民确实不知道啊!这并非草民随身携带的笔。”

五皇子看到那支笔也开口道:“这可真是稀罕,原来白公子竟不认得自己的东西吗?”

这句话说的实在是妙,一语双关,说的白云锦脸色一白。景楚云垂下眼帘,勾起嘴角,仿佛什么事都与她无关一样。

尹若飞大惊,和白云锦跪在一起道:“殿下,云锦随身携带的笔确实不是这一支,这是有人陷害!”

宁王咧嘴,皮笑肉不笑的说了一句:“快起来吧,扰了国公爷的寿宴可不好。”

白云锦这才松了一口气:“谢殿下不罪之恩。”

景楚云知道,白云锦最擅长美人,而且随身都会带着笔,可是他今日这只笔却是逾制了,看那笔端刻着明黄的五爪飞龙,栩栩如生,明明是皇家才能拥有的,难怪白云锦如此惊吓,他一定想不到在国公府附近遇到的小乞丐会在他俯身之际偷龙转凤吧?皇家多疑,单凭白云锦这一支逾制的笔,就能让慕容辰对白家生了疑心。所谓疑心易生暗鬼,白家的日子从此怕是要不好过了。想到众人那好看的脸色,楚云吃吃的笑起来。

这时,马车却停了,她听到前面景楚轩的声音响起:“原来是尹家三公子。”心里猛的一惊,想到今日筵席上的种种和那首缠绵悱恻的诗,脸红了红,他要认出自己并不难吧,毕竟他曾见自己的容貌,如今只是少了一点朱砂痣,怎么会认不出来呢?

落玉见她红着的脸,狡黠一笑,尹家三公子一到,小姐就脸红了,这代表了什么再明白不过。只是小姐以前与三公子素未蒙面,想必是今日一见钟情了。不过,像尹西然那样的容貌,一干贵公子都是无法攀比的,怕是没有人能抵抗的了了。

“景兄。”尹西然淡如水的声音传来,“别来无恙。”

“三公子不是出去游学了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景楚轩笑问。

“游学的目的已经达到,所以就回来了。”三公子道。

“是吗?”景楚轩道,今日席间这尹三公子的一举一动他都历历在目,莫非是对云儿有意?“不知道三公子拦下我的马车有什么事?”

三公子呵呵一笑,拿扇子指了指景楚云的马车,道:“我是为楚云小姐而来。”

景楚轩脸色瞬间阴沉,心中恼恨无比,心道:好你个羞月公子!今日在宴席上的动作真当我景家人都是瞎的吗?此刻不顾礼数的前来拦车,真是不知羞耻!心里这样想着,口中冷声道:“尹西然,你到底是什么意思?你若有意于我妹妹,就该遵守礼数,送上拜帖。而不是这般等徒浪子的行为!你作的那种淫词艳曲只哄你那些小女孩去吧!我景家的女儿不是你能招惹的!”

三公子听他这么说,却不生气,只是对着后面的马车朗声说道:“楚云小姐,尹西然求见!”

景楚轩一个箭步上去,抓住他的一只手腕怒道:“本公子岂能容你放肆!”

景楚云双手握在一起,松了又紧,紧了又松,正思忖着要怎么才能躲过尹西然的纠缠,忽然听到外面传来打斗声。她挑帘子探出头,却见那一身紫衣翩飞,已经和景楚轩打在一起。景楚轩手持长剑招式凌厉,专挑空门刺去,而三公子却是玉扇在手。只见银光一闪,景楚轩的长剑抖花而来,“唰”的一声,三公子手中玉扇开启,硬生生挡了一剑。景楚轩的剑落在玉扇上,锵锵一声响,一个不稳,竟后退数步。景楚轩未免有些吃惊,没曾想传闻中的文采无双的羞月公子竟是会武功的,眼下自己竟有些招架不住了。

景楚云在车里看的真切,亦是和自家大哥一样吃惊,他离去时尚且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公子,怎么时隔不到一年就能这么厉害了?看那一招一式,景楚云愈发觉得诡异和眼熟,好似在哪里见过一样。但见他差点把景楚轩打到在地,她却再也坐不住了,旋即下了马车。

此时景楚轩是背对马车,而尹西然是站在景楚轩对面。景楚轩重新提起长剑,朝他身上刺去,他堪堪躲过一剑,胸口却渗出殷红的血迹,应声倒地。

景楚云刚刚下了马车,就见尹西然倒在地上,心头猛然一缩,血液好像一下子凝固住了。她连忙跑去扶住他问道:“你怎么样?”

她看着那道伤口,伤口十分的深,此时皮肉外翻,十分骇人。不由得瞪了景楚轩一眼。景楚轩退后两步,心里忐忑又有疑惑,这人的武功明显在自己之上,怎么会这么轻易中了自己一剑?这时他看到妹妹正伏着身子给他检查伤口,而尹西然那凉薄的唇角勾了起来,对他露出得意的笑容,才知道这小子是故意的!他心中更恼了,拉起楚云就要走,却不料被楚云用力甩开。只见自己的妹妹满脸无法抑制的怒意,对他冷冷道:“哥哥太过分了,怎么能伤人呢!”

景楚轩十分吃惊,景楚云自病好后一直温柔沉静,面上时时都带着笑意,让人捉摸不透,怎的碰上尹西然的事就乱了方寸?难道妹妹喜欢的不是尹家大公子,而是三公子吗?不过,他可不知道这两个人以前相识啊!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见景楚轩露出这样若有所思的模样,景楚云才惊觉自己的异样,心中有点恼怒,又瞪了尹西然一眼,才转过头对景楚轩和声道:“大哥,尹三公子伤在你手上,难道我们就不管不问了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